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人间失格(最新修订精装典藏本)(精)

作者:(日)太宰治|译者:烨伊 出版社:武汉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武汉
  • ISBN:9787543063822
  • 作者:(日)太宰治|译者:烨伊
  • 页数:220
  • 出版日期:2013-07-01
  • 印刷日期:2013-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本书是太宰治灵魂深处无助的生命*唱,同时也是村上春树*望凄美的灵感源泉。
    透过主人公复杂的内心,我们可以窥视到我们内心那个曾经懦弱而又渴望实现的自我。
    《人间失格》是一部充满迷茫与*望的永恒的青春文学,是献给正在以及曾经在迷茫中挣扎的人*好的心灵慰藉。

  • 太宰治编著的《人间失格(最新修订精装典藏 本)(精)》是日本著名小说家太宰治最具影响力的小 说作品。《人间失格(最新修订精装典藏本)(精)》又 名《丧失为人的资格》,发表于1948年,是一部自传 体的小说,纤细的自传体中透露出极致的颓废,毁灭 式的绝笔之作。 本书蕴藏了其短暂一生的种种遭遇和内心的迷茫 挣扎。即使时移世易,最深的绝望依旧源自内心的迷 茫,而这种迷茫和彷徨几乎贯穿了太宰治以及我们每 个人的青春。因此,《人间失格(最新修订精装典藏 本)(精)》是一部残酷而永恒的青春文学。只是,在 迷茫的灵魂破碎之后,有人选择在喧嚣中继续生命, 而太宰治诗意地离去了。从他的作品中,你可以读懂 曾经的彷徨与绝望,看到我们内心那个懦弱而又渴望 实现的自我。
  • 太宰治(1909-1948),本名津岛修治(つしま しゅうじ),日本无赖派文学大师。出生于日本青森县津轻郡首屈一指的富豪之家,父亲同时也是位政治人物。他是家中排行倒数第二的孩子,14岁起便与友人自办同人志,发表小说、杂文及戏剧,对芥川龙之介、泉镜花的文学十分倾心。19岁时他迷上马克思主义,但明白马克思主义与自己的出身落差甚大,所以他与相关人员的往来并未持续太久。 1930年他进入东大法文系就读,1933年开始用太宰治为笔名写作,1935年以短篇《逆行》入选第一届芥川赏候补,1937年起,正式投入小说创作。自1936年发表《晚年》后,被推崇为天才作家,并于1939年以《女学生》获第四届北村透谷奖。但始终与他最想赢得的芥川赏无缘。他五次自杀未遂,最后于1948年,在《人间失格》发表后,和女读者于玉川上水道投水自尽。 太宰治在短短15年的写作生涯中创作了三十看多部小说,早期包括《晚年》、《虚构的彷徨》、《二十世纪旗手》等深受注目,另有《满愿》、《快跑!梅乐斯》、《越级诉讼》等多部名作。为了生活,他曾以“黑木舜平”的笔名写了心理悬疑小说《断崖的错觉》,但太宰本身以此作品为耻。在他战后的作品中,短篇《维荣的妻子》(1947年)、中篇《斜阳》(1947年)、《人间失格》(1948年),被认为是最优秀的代表作品,引起无数年轻人共鸣,《斜阳》与《人间失格》更堪称是日本战后文学的金字塔之巅。
  • 人间失格
    Goodbye
    维庸之妻
    阴火
    满愿
    候鸟
    心**者
    秋风记
    雪夜的故事
    美男子与香烟

  •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总是无法理清人类生活的头绪。我从小在东北 的乡间长大,初次见到火车,是年纪稍大后的事了。
    我在火车站的天桥上爬上爬下,满以为它是为了把车 站建得像国外的游乐场一般复杂有趣,而特地打造的 新潮设施。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此深信不疑。在天 桥上爬上爬下,曾是我*拿手的游戏。我原以为,那 是铁路局*为贴心的服务之一。后来我发现,天桥不 过是供乘客跨越铁路而设,只是一段实用性的阶梯, 于是顿感索然无味。
    不仅如此,幼年的我在绘本中见到地铁,也不以 为它是为实际需求而建,竟自认为比起地面上的车, 地底下的车别出心裁、乐趣非凡,这才是地铁出现的 缘由。
    我自幼体弱多病,长期卧床在家。躺在床上,我 笃定地认为这些床单、枕套、被套都是单调乏味的装 饰品。将近二十岁时,才得知这些竟也都是实用品。
    我颇感意外,对于人活于世的简朴,不禁产生了一种 悲情。
    还有,我不懂得饥肠辘辘的滋味。我倒并非要傻 乎乎地说明自己成长在不愁衣食的大户人家,只是我 的确不曾体会饥饿之感。这样说来或许有点奇怪,但 我是那种即使饿了,也无法自察的人。中小学时,每 当放学回家,周遭的人总会七嘴八舌地吵着:“肚子 饿了吧?我们都是过来人,放学回家的时候肚子总会 饿得够呛。来点甜纳豆如何?还有蛋糕和面包哦。” 我总会发挥自己与生俱来的讨好人的精神,嘴上说着 “我饿了”,顺手把十颗甜纳豆扔进嘴里。但其实, 那时的我对于饥饿一无所知。
    当然,我的食量并不小,记忆中却几乎不曾因饥 饿而进食。我吃人们眼中的山珍海味,也吃众人艳羡 的奢华之食。外出用餐时,总会勉强自己尽量多吃些 。年幼之时,于我而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在自 家用餐的时候。
    在乡下家中,每逢用餐,总是全家十几口人分成 两列排开而坐。身为幺子的我,自然坐在末座。用餐 的房间光线暗淡,午饭时,十几人默默坐在桌前扒饭 ,这光景总是让我不寒而栗。我家是传统守旧的乡下 家庭,菜色大都墨守成规,我渐渐对山珍海味或奢华 之食不再抱有期待,*终竟觉得吃饭的时刻是可怖的 。我坐在那幽暗房间的餐桌末端,因恐惧而寒战连连 ,把饭食一点点强压进口中,闷想着:“人为何** 非吃三餐不可?”吃饭时每个人都表情严肃,用餐俨 然某种仪式:一家人须每日三次,准时聚集到一间幽 暗的屋中。餐盘的顺序要摆放正确,即使不饿,也须 沉默着低头咀嚼饭食。以至于我曾以为,这是在向家 中蠢蠢欲动的亡灵们祈祷。
    在我听来,“人不吃饭就会死”这句话不过是可 恶的恐吓之词。然而,这种迷信的说法(到现在我仍 觉得这像是某种迷信)却总能带给我不安和恐惧。人 不吃饭就会死,所以必须劳动、吃饭——对我来说, 再也没有比这*让我觉得艰涩难懂、*具有胁迫感的 话了。
    因此,我对人类的行为,至今仍无法理解。我的 幸福观与世人几乎大相径庭。为此,我深感不安,夜 夜辗转反侧、呻吟不止,甚至精神发狂。我究竟能否 称得上是个幸福的人呢?自幼时起,就常有人说我幸 福,我却总觉得自己有如身陷炼狱,那些说我幸福的 人在我看来反而比我幸福许多。
    我甚至曾认为,自己背负着十个灾祸。若将其中 任意一个交与旁人背负,恐怕都足以令其丧命。
    总之,我不懂。旁人承受的痛苦的性质和大小, 我**捉摸不透。现实生活中的痛苦,只是吃个饭就 能化解的痛苦,或许才是莫大的痛苦。也许,我刚才 所说的那十个灾祸在这些痛苦面前,不值一提。也许 那些我无法理解的痛苦才是凄惨的阿鼻地狱。果真如 此吗?我不知道。但即使如此,那些人依然不想轻生 、不会发狂,纵谈政治、毫不*望、毫不屈服,继续 与生活作战。他们不觉得痛苦吗?他们变得自私自利 ,甚至视其为理所当然,难道他们从未怀疑过自己? 若真如此,那真是快活。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吧?真 的都满足于此吗?我不知道……在夜里酣然入睡,一 早醒来就会神清气爽吗?他们做了怎样的梦?走路时 想些什么?想着钱的事情?不会仅此而已吧?我似乎 听说过“民以食为天”,却从未听过“人为钱而活” 。不,也许因人而异吧……我还是搞不懂……思绪渐 感困惑之时,我越发惶恐不安,仿佛自己是这世上的 异类。我与旁人几乎无法交谈,因我既不知该谈些什 么,也不知该从何谈起。
    于是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用滑稽的言行讨好他 人。
    那是我对人类*后的求爱。我对人类**恐惧, 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人类死心。于是,**滑稽这根 细线,维系着与人类的联系。表面上,我总是笑脸迎 人,可心里头,却是拼死拼活,以高难度的动作汗流 浃背地为人类提供*周详的服务。
    我的家人有多痛苦?为了生计他们在思考些什么 ?我对这些事一直一无所知,只是畏缩着,不堪承受 家人之间的隔膜,因此从小就练就了取悦他人的本领 。换言之,不知从何时起,我成了一个不说半句真话 的孩子。
    翻看那时与家人的合照便可发现,其他人都一本 正经,只有我总是笑得诡异而扭曲。那是我取悦他人 的一种幼稚而可悲的方式。
    而且,无论我被家人怎样责怪,也从不还嘴。哪 怕只是戏言,于我也如晴天霹雳,令我为之疯狂,哪 里还谈得上还嘴?我深信,他们的责备才是亘古不变 的“人间真理”,只是我无力践行真理,无法与人共 处。因此,我无力反驳,也无法为自己辩解。只要被 人批评,我就觉得对方说得一点都没错,是我自己想 法有误。因此我总是黯然接受外界的攻击,内心却承 受着疯狂的恐惧。
    P6-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