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警犬拉拉/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系列典藏

作者:沈石溪 出版社:吉林美术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吉林美术
  • ISBN:9787538637922
  • 作者:沈石溪
  • 页数:233
  • 出版日期:2010-04-01
  • 印刷日期:2010-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4千字
  • 1.jpg

  •    沈石溪编著的《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系列典藏(全四册)》介绍了,动物小说之所以比其他类型的小说*有吸引力,是因为这个题材*容易刺破人类文化的外壳和文明社会种种虚伪的表象,可以毫无遮掩地直接表现丑陋与美丽融于一体的原生态的生命。    人类文化和社会文明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新,但生命中残酷竞争、顽强生存和追求辉煌的精神内核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因此,动物小说*有理由赢得读者,也*有理由追求不朽。

  •    沈石溪的动物小说从人类整体生命的制高点上, 为少年儿童提供生命力奔放与灵魂提升的艺术载体, 重在自然人格、生命人格、原始人格的启悟与烛照, 使儿童在走向“社会人”生命的同时葆有“自然人” 生命的基因与力度。    沈石溪编著的这部《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系列 典藏(全四册)》中主客观的对立和人物内心矛盾都非 常激烈;痛苦,凶险,狂狷,粗犷,野趣,一切都如 此强烈;冲撞,捶击,淬砺,一切都如此壮烈!它向 时代和心灵的纵深处召唤壮美的感觉,召唤思索和奋 发。

  •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祖籍浙江慈溪,1952年生于上海。1969年赴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勐混区曼谷大队曼广弄傣族村寨插队落户。在云南生活了整整36年。现为中国作协会员,上海作协理事,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

  • 《我们一起走迪克》
     A、丑狗被主人遗弃了
       a、苦命的瞎子师徒
     B、被卖唱的盲少年收养
       b、它开始了导盲犬的生涯
     C、战胜拦路的狗群
     c、盲少年被剥夺了卖唱的权利
     D、茶馆风波
       d、被迫离乡背井
     E、穿越雪山死林
       e、红娜暴露豺的本性
     F、被迫大义灭亲
       f、帮助地质勘探队
     G、从丽江来到春城昆明
       g、夜宿桥洞
     H、街头卖艺
       h、神秘的陌生阿姨
     I、狗也学会了乞讨
       i、冒冒失失闯进红蕾剧场
     J、病倒在桥洞下
       j、母子咫尺天涯
     K、为了钱甘愿挨揍
       k、迟来的爱
     L、危险的武术陪练
       l、巧遇知音
     M、比武场上九死一生
       m、宋经理的小九九
     N、小主人一曲成名
       n、乖巧的白狮狗变成了迪克
     O、逃出牢笼大闹舞台
       o、制造阴谋
     P、黑狗白狗生死对决
       p、永远的流浪
     阅读卡
     获奖记录
    《睡蟒边的雪兔》
     银背豺守斋
     赤斑羚搬了两次家
     小气鬼猴的诞生
     神獴效应
     狼羊同笼的启示
     一山容得下多虎
     北极熊飘逝的母爱
     受异性青睐的雄狐猴
     小孩掉进了豹窝
     皈依牢笼的斑灵猫
     斑马和橄榄枝
     懒猴的婴孩转移
     泣血苇莺
     杜鹃从良记
     猴王宝座的争抢与谦让
     褐马鸡的宜斯策略
     红嘴相思鸟昂贵的彩礼
     狒狒的阶级斗争
     睡蟒边的雪兔
     善良的狼和凶恶的鹿
     撞笼的金雕
     孔雀开屏的利与弊
     象的种族歧视
     老年山魈=悲惨世界
     狮子驱雄
     黑熊的代沟
     疣鼻天鹅的自我心理调节
     小熊猫的铸定式记忆
     妹妹狐变色
     猩猩的地狱
     猫头鹰的计划生育
     犀牛与犀牛鸟
     单臂猿的末日
     奴隶黑猩猩的翻身史
     阅读卡
     获奖记录
    《老虎哈雷》
     老虎哈雷
     板子猴
     狼种
     罪马
     大象的反抗
     美女与雄狮
     阅读卡
     获奖记录
    《警犬拉拉》
     沉重的追逐
     平息暴乱
     神秘导盲犬
     失重的荣誉
     死亡游戏
     为谭老板站岗
     女警员午夜被害案
     拯救雌虎蓝蓝
     智破拐婴案
     阅读卡
     获奖记录

  •    一    拉拉的眼光落到那只蓝色蝶状发卡上,狗心一阵 欣喜,就像看到了一位亲密的朋友,它伸出尖尖的嘴 吻,在蓝色发卡上嗅闻。狗的视觉虽然不错,但狗的 嗅觉*加灵敏,在狗的大脑左侧有个气味记忆库,能 储存数万个不同的气味。拉拉的鼻翼翕动两下,立刻 闻到一股十分熟悉而又亲切的气味。
       “汪,汪汪。”拉拉朝身边的主人大漫发出欢快 的吠叫,叫声柔曼圆润,并冲动地朝门外蹿跃,那是 在明白无误地告诉主人,它已经辨别出蓝色发卡上的 气味,假如需要的话它现在就可以带着大漫去见佩戴 蓝色发卡的人。
       警员大漫又从办公桌抽屉里取出一只装有白色粉 末的小塑料袋,和那只蓝色发卡一起摊在手掌上,送 到拉拉鼻翼下让它嗅闻。
       小塑料袋虽然**密封,但拉拉立刻闻出这是一 包***。它虽非专业缉毒犬,却多次参加追捕毒犯 的战斗,它知道这些看起来像粉笔灰一样名叫*** 的白色粉末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无法原谅的罪孽, 必须侦破的恶性案件!狗脑虽然没有人脑发达,却也 具备粗浅的逻辑思维能力。拉拉的眼光在蓝色发卡和 那袋***之间跳了跳,很快明白大漫将这两样东西 放在手掌上一起让它嗅闻的用意,是在用形体语言告 诉它:佩戴蓝色发卡的人,就是在逃的毒犯,要尽快 缉拿归案!    拉拉的一颗狗心咯噔了一下,它轻吠呻吟,就像 被火焰灼伤了一样。
       “出发!”大漫抖动牵引索,下达了战斗指令。
       以往,拉拉*喜欢听的就是从大漫唇齿间进溅出 来的“出发”这两个字,大漫是名**的警员,天生 军人素质,下达战斗指令时,那声音气势磅礴,** 饱满,斩钉截铁,很有煽动性和感染力。拉拉已经形 成了条件反射,只要大漫嘴里吐出“出发”这个词, 它全身的狗血就会沸腾起来,浑身狗毛髭张,产生遏 止不住的冲动,响亮地吠叫数声,循着气味样本所提 供的气味线索,箭一般蹿出去,把套在它脖子上的牵 引索拉扯得比弓弦还紧。可这一次,拉拉听到大漫说 “出发”后,却一点也激动不起来,只发出半声散淡 的吠叫,也不见风风火火的劲头,而是碎步小跑着走 出了警察署大楼。
       警员小金和另两名武警战士头戴防暴钢盔,肩挎 微型冲锋*,跟随在大漫和拉拉后面。
       小金似乎看出了蹊跷,小声对大漫说:“奇怪, 平时执行任务,它总是急不可耐地冲在前面,牵引索 拉都拉不住它,**是怎么啦,懒懒散散不像条警犬 了。”    大漫抖动松松垮垮的牵引索,用皮带指着拉拉的 脑袋,严厉呵斥道:“我们是去缉捕毒犯,不是带你 去遛腿逛大街。你听清楚了,全速前进!”    拉拉仿佛聋了一样,仍闷着脑壳,无精打采地往 前小跑。
       警员大漫咬紧嘴唇,两条剑眉也拧成了疙瘩。
       二    这起贩毒案件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省公安厅得 到线人密报,境外毒枭与境内毒贩将在距省城30公里 的跑马山森林公园进行大宗**交易,缉毒武警迅速 出击,结果却迟了一步,赶到犯罪现场时,毒贩已完 成交易不知去向,拉网式仔细搜索,在灌木丛枝桠上 找到那只蓝色蝶状发卡,显然,贩毒分子中有位女性 ,仓皇撤离时不慎将头上的发卡挂在树枝上了。这是 犯罪分子留下的**线索。省厅调集好几条缉毒犬来 侦破此案,遗憾的是,那些缉毒犬在野外尚能辨别方 向,可一进入省会城市,便迷失了追踪目标。
       几百万人居住的大城市,就像人体气味海洋,要 想找到一个特定气味的人,一点不夸张地说,就像是 大海捞针,确实是**困难的。
       有人提议让拉拉来试一试。拉拉是条**的狼狗 ,身上有十六分之一狼的血统,嗅觉比普通警犬*为 灵敏。它是条老资格警犬,在**队服役已有五年, 曾参与破获大大小小几十起刑事案件,积累了丰富的 破案经验。有一次,**大队侦破一起十六年前发生 的凶杀案:丈夫因婚外恋而残忍地将结发妻子杀害。
    狡猾的凶犯拒不交代藏尸地点。没有确凿的证据,就 无法给凶犯定罪。拉拉来了,闻了闻16年前遇害的妻 子遗留下的一件旧内衣,冲进寨子背后一条荒沟,15 分钟就找到埋藏在一棵黄杨树下的尸骨,16年的沉冤 得到雪洗,凶犯被绳之以法。拉拉名声大振,被评为 年度*佳警犬。
       拉拉引导着四名全副武装的警员,向坐落在北市 区的和平医院跑去,越接近目标,它的表情越显得沮 丧,脚步也越变得滞重。到了医院门口,它在原地徘 徊良久,想进去又不愿进去,迟迟疑疑,犹豫不决。
       “你**是怎么啦?你为啥表现得这么反常?看 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大漫蹲在拉 拉面前,捧住拉拉的脑袋,人眼与狗眼四目相对,柔 声问道。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对狗同样适用。拉拉 心里有“鬼”,目光躲闪着,不敢与主人大漫的眼光 对视。
       此时此刻,拉拉心里矛盾极了,狗的情感与警犬 的职责正发生激烈冲突。它早就认出来了,那只蓝色 蝶状发卡是和平医院外科住院部那位名叫小燕的护士 遗落在犯罪现场的,而小燕护士与它曾有过一段深厚 的友谊。
       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在追捕一伙抢劫银行的 歹徒时,它被警员小陈误伤,身上挨了两*,左耳朵 豁裂,肚子被洞穿。不幸中的万幸,**没伤着要害 。它忍着伤痛,跋山涉水好几十公里,找到正躺在和 平医院205病房的主人大漫。当用爪子划响病房门时 ,拉拉的力气已经耗尽,它终因流血过多而瘫倒在地 。迷迷糊糊间,它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把它抱了起来 ,它感觉到自己倚躺在温暖的胸怀里。它睁眼一看, 是位穿白大褂的护士,它艰难地做了个深呼吸,把对 方的气味镌刻进大脑的气味记忆库,就两眼一黑昏死 过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它苏醒过来,有了知觉 后闻到的是温馨而又亲切的气味,重新睁开眼睛后映 入它眼帘的就是她那张清秀和蔼的脸。它在医院里躺 了整整一个月,她天天陪伴它照顾它,给它喂食,替 它换药,带它遛腿。狗是重感情的动物,它把她视为 自己的第二主人。
       它能昧着良心把她当做犯罪分子来追捕吗?    “我看出来了,你有心事,你有烦恼。哦,不管 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影响执行任务。你是警犬,你 的天职就是寻找并擒获犯罪分子。”大漫一字一顿严 肃地说道。
       拉拉是条训练有素的警犬,天天和主人厮混在一 起,虽然不能准确听懂人类语言,却能从大漫声调、 语速和神态中,猜出大概的意思。
       它一甩尾巴,终于跨进和平医院大门。P1-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