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传记 > 其它

大道当然(我与万科2000-2013)

作者:王石 出版社:中信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08641089
  • 作者:王石
  • 页数:410
  • 出版日期:2014-03-01
  • 印刷日期:2014-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27千字
  • 《大道当然(我与万科2000-2013)》是2013***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王石*新亲笔自传。《大道当然》是一位**商业思想家的人生心路,*是一个世界**企业成长的真实记录。《大道当然》堪称一部**企业和企业家故事的商业史传,展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经济大时代的缩影。
    张五常、宁高宁、周其仁、胡舒立、吴晓波、秦朔等专文**。
  • 《大道当然(我与万科2000-2013)》是2013全球 最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王石最新亲笔自传。 大道当然,这既是王石和万科的目标,也是他们 的担当。在一个尚待成熟的行业中,选择规范是要付 出代价的。一直以来,王石引领的万科把对经济规律 的遵从,对人文精神的弘扬,作为万科建立并巩固市 场化的核心竞争优势和实现持续发展的根本。选择尊 崇规范,万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他们还是义不 容辞地选择了承担时代的责任。 1999年,王石卸任总经理,万科选择专业化、精 细化,开始走向更为广阔的空间。但这也意味着更多 的变局。万科能否继续乘风破浪,扬帆沧海?随着公 司快速大规模的增长,万科能否完成新阶段的变革, 打造竞争优势,保持高速成长的同时,担当起时代的 责任?退居幕后的王石,登山、游学,不断挑战自我 极限,又如何让灵魂跟上脚步,让管理思想进一步发 展并成熟,让个人爱好与公益事业互有融合和助益? ……一切事实证明,大道当然,是勇者和能者必然的 抉择。 《大道当然(我与万科2000-2013)》这部全新的 作品,真实记录了王石以及万科近13年来面临的放下 与坚持的选择,披露了风云背后王石和万科的思考、 故事、情怀,堪称是个人传记和企业成长的完美融合 之作。
  • **序1 担当与奋进/胡舒立
    **序2 “疾病的隐喻”与“身份焦虑”/吴晓波

    **部分 2000~2004年
    2000年 变化
    进入涡流区
    辞任总经理
    “不怕华润把你炒了?”
    老东家,新东家
    恐惧与**
    二林事件
    海盗行动

    2001年 新路
    开年好兆头
    创建中城联盟
    为普通人盖好房子
    雪山伦理
    王石Online
    中南巴士风波
    登山的几何学
    转让万佳

    2002年 精神
    乞力马扎罗的雪
    强迫自己改变
    危险地带
    下跌后的反弹力
    山鹰精神永存!

    2003年 珠峰
    雪山热身
    6500米上的冲突
    生命在高处
    盲童爱与信
    假定善意
    直面死亡
    学习帕尔迪
    悲观的企鹅

    2004年 荒野
    青春的欢歌
    有质量增长
    地产骇客
    给自己加码
    武汉垃圾场事件
    SEE民主选举
    煮泉论扶桑
    假如明天世界毁灭

    第二部分 2005~2010年
    2005年 建筑
    北极归零
    颠覆,**,共生
    合盟南都
    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
    一号实验楼
    器物与精神
    利华的人文力量
    住宅社区也敢后现代?
    海洋文化的沉思
    探险有极,公益无限

    2006年 公民
    每上一小步,都是新高度
    土地的记忆
    建筑的形与神
    热带雨林之梦
    企业公民元年
    从**到琐碎
    临危受命SEE会长
    放下与坚持
    “偷渡”查亚峰

    2007年 暗流
    马不停蹄的一年
    斐波那契增长?
    住宅产业化***
    热困罗布泊
    民主改选
    发现潜能
    拐点论

    2008年 风波
    城市的性格
    捐款门
    舆论旋涡中的万科
    灾区NGO生态
    防震建筑
    4000万罚单
    “007行动”
    议事规则
    保护梭梭林
    人是其所非,非其所是
    弹劾,弹劾!
    躺着的摩天楼
    容加依哀思

    2009年 绿洲
    跳啊,勇敢地跳!
    未来城市马斯达尔
    零碳桃花源
    地球在变暖吗?
    脆弱的生物乐园
    滴灌兵团
    科学与民主
    人类的一员
    中国式买房

    2010年 尊重
    致敬埃德蒙爵士
    尊重的可能
    再上珠峰
    垃圾分类

    第三部分 2011~2013年
    **学期 游学
    百战归来再读书
    硬闯语言关
    中国碑
    英文演讲
    花花草草的学问
    暑假 见识
    活命水与“城市矿山
    *满意的作品是下一个

    第二学期 体验
    艰难的适应
    如何在美国管理万科?
    老司机遇到新问题
    亲历”占领哈佛“
    中国学生的裸奔
    寒假 社会
    联盟的力量
    民主的细节
    壹基金再生

    第三学期 聆听
    企业微环境
    聆听大师,回望传统
    房地产泡沫有多大?
    求知的修道院
    地板门
    **位环保主义者
    暑假 世界
    用经历,定义自己
    邂逅联合利华
    你好,米兰!
    威尼斯华人

    第四学期 思索
    对话肯尼迪政府学院
    世界自然基金会美国董事
    赛艇与协作精神
    自由与爱国
    **与玫瑰
    日本还是**吗?
    伊甸园与垃圾厂
    初访剑桥
    寒假 愿景
    推动工厂化
    回望万科三十年
    第五学期 *新
    向谷歌学什么?
    金沙江的涓涓细水
    “前方记者王石”
    三头铜牛的故事
    信数据,不信小道消息
    万科**化
    契约精神的意义
    华沙中国角

    尾声:在剑桥
    后记 企业家精神
    附录 王石登山探险活动表
  • 辞去了总经理职务那年,我48岁。这个年龄,对 一个男人来说,辉煌时刻才刚刚开始。这么多年过去 了,仍有人问我当年怎么能够那么潇洒地说放手就放 手? 一个人,无论有怎样神通广大的能力和用之不竭 的精力,总有**要离开,这是谁都不能违背的自然 规律。万科不能是王石在的时候红红火火,王石不在 的时候就走下坡路,如果是这种情况,这家企业是不 成熟的。我不希望等到我做不下去了、眼睛看不到了 才离开;越早放手,对我和万科都有有利。只有当我 不在,公司仍然运转得很好,才*能显示出我的成功 。
    当然,在辞去总经理*初那段时间,我是不大适 应的,各种失落感,难受极了。
    辞职当晚,心情平静,回去照样睡得很安稳。因 为还是董事长嘛,第二天还得照常上班,可一到办公 室就感觉不对劲了,冷冷清清。我看看日历又看看记 事本,不是节假日,也没什么特殊安排,就问秘书: “人都跑哪里去了?”秘书回答,“去开总经理办公 会了。”我**反应:怎么没叫我?随即意识到—— 自己已经不是总经理了。
    他们开会这段时间,我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抓 耳挠腮,不知该做什么好。特别想冲过去看看,告诉 他们:“你们开你们的会,我就坐在旁边听听,什么 也不说。”转念一想,新总经理**次开办公会,如 果前任总经理、现任董事长,往那儿一坐,人家还怎 么开会呢?只好心里念叨,“不能过去不能过去。” 那种感觉,就好像前**还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第 二天就让你拄着个拐棍去公园里散步,拿些老照片追 忆似水年华,顺便思考思考人生——看起来很惬意, 但对于一个刀剑未老的人来说,就像驰骋的野兽关进 了笼子。我那天的样子,现在自己想想还好笑。
    **天就在不适应中过去了,第二天还是很难受 ,第三天,仍然很难受。第四天,总经理过来汇报办 公会内容,“有七个要点……”我饶有兴趣地听着, **,第二,第三……,说完三点后我说“不用说了 ,我知道接下来你们讨论的第四、五、六、七都是什 么”,然后一一道来。总经理又惊讶又困惑,问我是 不是偷听了。
    当然没那么玄,毕竟我是刚刚辞去总经理职务, 办公会与会人员又都是我培养的部下,他们开会讨论 什么,我当然心中有数。接着我又告诉他,第五点思 路是错的,第六点也不对,应该怎样怎样。总经理听 完,眼睛里满是钦佩:董事长没参加会议,只听我汇 报前三点就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还能指出哪里不对 !这情形让我心态高昂起来了,不错,成就感找回来 了! 第二个星期总经理过来汇报的时候,照样是到了 第三点,我就坐不住了,抢过来说四五六七,以及相 应存在的问题。到第三次总经理再汇报时,我发现他 的眼睛里不再放光,看样子是“反正我们想什么、讨 论什么、做什么决定董事长都能猜到,与其来做汇报 ,还不如直接听从指示”。我一看那状态,就知道有 问题了,而且这个问题还出在我身上——一不小心做 了“垂帘听政”的事。他很快已经没有*初的那种情 绪、那种冲劲了。
    我决定不说话,听着他讲完。实际上讲到第三点 时,我的“惯性”又来了,特别想打断他,但还是咬 着舌头不说话。他似乎也掌握了我的“规律”,汇报 到第三点的时候,停下来,等我说话。我还是没说。
    他于是继续讲第四点、第五点。直到他说完,我忍了 半天,说,“我没意见。” 这之后我反思,我的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呢? 首先,是不是真的准备交权?扪心自问,没人逼我, 我确实是真心要交权;第二,既然是自愿交权,为什 么还不放心?——因为觉得他们会犯错误。P5-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