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半生缘

作者:张爱玲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1144
  • 作者:张爱玲
  • 页数:345
  • 出版日期:2012-06-01
  • 印刷日期:2014-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2
  • 字数:220千字
  • 《十八春》就是《半生缘》的前身。她告诉我们,故事的结构采自J. P. Marquand的“H. M. Pulham,Esq.”。我后来细读了一遍,觉得除了二者都以两对夫妇的婚姻不如意为题材外,几乎没有雷同的地方。
      宋淇《私语张爱玲》
      
      《半生缘》对《十八春》的改写,凸显了张爱玲新的艺术构思,是张爱玲式“倾城之恋美学”的灿烂重现,虽与《十八春》同源共根,结出的却是不同的*为艳异的果实。
      陈子善
      
      张爱玲受到通俗小说的影响很大,但《半生缘》却把通俗小说升华到了高雅深沉的程序。
      止庵
      
      年岁渐长渐体会,这《半生缘》, 恐怕*是你、我今生同样难解之缘。
      ──李昂
      
      缘只半生,都成了前尘往事。就从那个“我们都回不去了”的地方,开始了张爱玲不朽的文学世界!

      ──南方朔

  •    《半生缘》收录张爱玲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初载一九五○年四月二十 五日至一九五一年二月十一日《亦报》,题《十八春》,一九五一年十一 月上海亦报社出版单行本;经张爱玲改写后,以《惘然记》为题连载于一 九六七年二月至七月《皇冠》月刊,一九六九年七月皇冠出版社出版单行 本,改名《半生缘》。

  • 张爱玲(1920-1995),中国女作家。祖籍河北丰润,生于上海。1943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倾城之恋》、《金锁记》、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和散文《烬余录》等。1952年离开上海,1955年到美国,创作英文小说多部。1969年以后主要从事古典小说的研究,著有红学论集《红楼梦魇》。已出版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传奇》、散文集《流言》、散文小说合集《张看》以及长篇小说《十八春》、《赤地之恋》等。

  • 他在厂里做实习工程师,整天在机器间里跟工人一同工作,才做熟了 ,就又被调到另一个部门去了。那生活是很苦,但是那经验却是花钱买不 到的。薪水是少到极点,好在他家里也不靠他养家。他的家不在上海,他 就住在叔惠家里。
       


    他这还是**次在外面过阴历年。过去他对于过年这件事并没有多少 好感,因为每到过年的时候,家里例必有一些不痛快的事情。家里等着父 亲回来祭祖宗吃团圆饭,小公馆里偏偏故意地扣留不放。母亲平常对于这 些本来不大计较的,大除夕这**却是例外。她说“一家人总得像个人家 ”,做主人的看在祖宗份上,也应当准时回家,主持一切。
       


    事实上是那边也照样有祭祖这一个节目,因为父亲这一个姨太太跟了 他年份也不少了,生男育女,人丁比这边还要兴旺些。父亲是长年驻跸在 那边的。难得回家一次,母亲也对他客客气气的。惟有到了过年过节的时 候,大约也因为这种时候她不免有一种身世之感,她常常忍不住要和他吵 闹。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也还是哭哭啼啼的。每年是这个隋形,世钧从小 看到现在。今年倒好,不在家里过年,少掉许多烦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一到了急景凋年的时候,许多人家提早吃年夜饭,到处听见那疏疏落落 的**声,一种莫名的哀愁便压迫着他的心。
       


    除夕那**,世钧在叔惠家里吃过年夜饭,就请叔惠出去看电影,连 看了两场——那**午夜也有一场电影。在除夕的午夜看那样一出戏,仿 佛有一种特殊的情味似的,热闹之中稍带一点凄凉。
       


    他们厂里只放三天假,他们中午常去吃饭的那个小馆子却要过了年初 五才开门。初四那天他们一同去吃饭,扑了个空。只得又往回走,街上满 地都是掼*的小红纸屑。走过一家饭铺子,倒是开着门,叔惠道:“就在 这儿吃了吧。”这地方大概也要等到接过财神方才正式营业,**还是半 开门性质,上着一半排门,走进去黑}同洞的。新年里面,也没有什么生意 ,一进门的一张桌子,却有一个少女朝外坐着,穿着件淡灰色的旧羊皮大 衣,她面前只有一副杯箸,饭菜还没有拿上来,她仿佛等得很无聊似的, 手上戴着红绒线手套,便顺着手指缓缓地往下抹着,一直抹到手丫里,两 只手指夹住一只,只管轮流地抹着。叔惠一看见她便咦了一声道:“顾小 姐,你也在这儿!”说着,就预备坐到她桌子上去,一回头看见世钧仿佛 有点踌躇不前的样子,便道:“都是同事,见过的吧?这是沈世钧,这是 顾曼桢。”她是圆圆的脸,圆中见方——也不是方,只是有轮廓就是了。
    蓬松的头发,很随便地披在肩上。世钧判断一个女人的容貌以及体态衣着 ,本来是没有分析性的,他只是笼统地觉得她很好。她的两只手抄在大衣 袋里,微笑着向他点了个头。当下他和叔惠拖开长凳坐下,那朱漆长凳上 面腻着一层黑油,世钧本来在机器间里弄得浑身稀脏的,他当然无所谓, 叔惠却是西装笔挺,坐下之前不由得向那张长凳多看了两眼。
       


    这时候那跑堂的也过来了,手指缝里夹着两只茶杯,放在桌上。叔惠 看在眼里,又连连皱眉,道:“这地方不行,实在太脏了!”跑堂的给他 们斟上两杯茶,他们每人叫了一客客饭。叔惠忽然想起来,又道:“喂, 给拿两张纸来擦擦筷子!”那跑堂的已经去远了,没有听见。曼桢便道: “就在茶杯里涮一涮吧,这茶我想你们也不见得要吃的。”说着,就把他 面前那双筷子取过来,在茶杯里面洗了一洗,拿起来甩了甩,把水洒干了 ,然后替他架在茶杯上面,顺手又把世钧那双筷子也拿了过来,世钧忙欠 身笑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等她洗好了,他伸手接过去,又说“ 谢谢。”曼桢始终低着眼皮,也不朝人看着,只是含着微笑。世钧把筷子 接了过来,依旧搁在桌上。搁下之后,忽然一个转念,桌上这样油腻腻的 ,这一搁下,这双筷子算是白洗了,我这样子好像满不在乎似的,人家给 我洗筷子倒仿佛是多事了,反而使她自己觉得她是殷勤过分了。


    他这样一 想,赶紧又把筷子拿起来,也学她的样子端端正正架在茶杯上面,而且很 小心的把两只筷子头比齐了。其实筷子要是沾脏了也已经脏了,这不是掩 人耳目的事么?他无缘无故地竟觉得有些难为情起来,因搭讪着把汤匙也 在茶杯里淘了一淘。这时候堂倌正在上菜,有一碗蛤蜊汤,世钧舀了一匙 子喝着,便笑道:“过年吃蛤蜊,大概也算是一个好口彩——算是元宝。
    ”叔惠道:“蛤蜊也是元宝,芋艿也是元宝,饺子蛋饺都是元宝,连青果 同茶叶蛋都算是元宝——我说我们中国人真是财迷心窍,眼睛里看出来, 什么东西都像元宝。”曼桢笑道:“你不知道,还有呢,有一种‘蓑衣虫 ’,是一种毛毛虫,常常从屋顶掉下来的,北方人管它叫‘钱串子’。也 真是想钱想疯了!”世钧笑道:“顾小姐是北方人?”曼桢笑着摇摇头, 道:“我母亲是北方人。”世钧道:“那你也是半个北方人了。”叔惠道 :“我们常去的那个小馆子倒是个北方馆子,就在对过那边,你去过没有 ?倒还不错。”曼桢道:“我没去过。”叔惠道:“明天我们一块儿去, 这地方实在不行。太脏了!”

    P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