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哑舍

作者:玄色 出版社:长江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长江
  • ISBN:9787549204007
  • 作者:玄色
  • 页数:238
  • 出版日期:2011-04-01
  • 印刷日期:2011-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它们在岁月中浸染了成百上千年。每一件,都凝聚着工匠的心血,倾注了使用者的感情。每一件,都属于不同的主人,都拥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件,都那么与众不同,甚至每一道裂痕和缺口都有着独特的历史。谁还能说,古董都只是器物,都是没有生命的死物?
    玄色的《哑舍》是一本讲述古董故事的书,既然它们都不会说话,那就让我用文字忠实地记载下来。
    欢迎来到哑舍,请噤声……
    嘘……
  • 《哑舍》讲述了:热闹与喧嚣的摩登城市,历史在这里无声沉积。那 些神话传说中亦真亦假的奇珍异宝,曾一度遗落在历史的长河里。然而, 此刻,它们就在这里——名为“哑舍”的古董店。 一面古镜,连接了两千年的时光,让两个不同时空的男女命运交织。 一条手链,每一颗宝石可达成一个愿望,让你找回曾经丢失的东西。一根 香烛,燃烧千年,也流了千年的烛泪,只为等待自己所想的那个人。一个 瓷枕,可以让你美梦成真,也会让你噩梦成真。一把利剑,不管桑海沧田 ,时代变迁,仍久守着几千年前的承诺。一根竹简,脆弱得不堪一击,却 封印着远古强大的魔兽。一块玉像,可以交换人与人之间的灵魂,让两个 人的世界完全颠倒。一尊木偶,承载着两千年的爱恋,幻化成为主人想要 的世界。一粒种子,时隔两千年仍能发出芽来,只是需要用血和泪来浇灌 。一把油伞,缠绕了一个幽怨的灵魂,事实其实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美好 。一块长命锁,可以保佑小孩子的生命,让人长命百岁。一件赤龙服,能 保持人的身体千年不腐,永世长生不老…… 无意闯入的年轻医生,他与哑舍的相遇,是意外的巧合,还是注定的 命运?来历成谜的古怪老板,他淡薄的笑容后,是在等待谁推开哑舍的门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 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 《哑舍》由玄色编著。
  • 楔子
    **章 古镜
    第二章 香妃链
    第三章 人鱼烛
    第四章 黄粱枕
    第五章 越王剑
    第六章 山海经
    第七章 水苍玉
    第八章 巫蛊偶
    第九章 虞美人
    第十章 白蛇伞
    第十一章 长命锁
    第十二章 赤龙服
    后记
  • 说到底,他还是觉得古董这东西,没有多年的积累,是无法摸得透的 。面前这个 年轻人也不过是二十岁出头,怎么看都给人不可靠的感觉。
    不过,当年,他认识的那个人,也就是这般年纪…… 看着灯下那熟悉的面孔,馆长恍惚了一下,顿时甩了甩头。他对自己 说:那人是 不同的,是与众不同的。
    老板还是静静地笑着,他的古董店又不是卖东西的,开店关店全都凭 他喜好。只 不过他一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多年,此时看着多年不见的人突然出现 在面前,面 容老去,只能依稀看出当年的一点影子,却对他用陌生人的口气说话,这 对他来说还 是个新奇的体验。
    馆长用极为挑剔的目光环视着店内的器物,很自然的,**眼就看到 了柜台上老 板正在擦拭着的瓷枕。
    “这是……这是越窑的青瓷枕?”馆长双目一亮,弯下腰,小心翼翼 地拿了起来。
    胎体为灰胎,细腻坚致。釉为青釉,晶莹滋润,如玉似冰。上面有叶 脉纹,入手 冰凉沁手,以馆长的经验来判断,这个瓷枕的年代至少在唐朝至五代十国 之间,而从 颜色上看,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秘色瓷”! 所谓“秘色瓷”,从前人们提到它,都沿用宋代文献,说这种瓷器是 五代十国时, 位于杭州的钱氏吴越国专为宫廷烧造的,臣庶不得使用。至于其釉色,也 像它的名字 一样,秘而不宣,后人只能从诗文里领略它非同一般的风采。直到20世纪 80年代, 陕西扶风法门寺宝塔出土的一批秘色瓷碗碟,才让世人知晓了真正的秘色 瓷是何物。
    而此刻在他手中的,竟是**的越窑青瓷。
    馆长只觉得喉咙有些干渴。
    他并不觉得这类**属于***的古董出现在这家古董店有什么奇怪 。就他对那 人的了解,就算这家店内还有着*多的珍贵古董也不稀奇。
    因为是那个人的店。
    老板饶有兴趣地看着馆长千变万化的脸色,重新坐了下来。他从红泥 小炭炉上拿 下烧开的水,沏了两杯龙井茶,静静地放在了各自面前。
    馆长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沉着脸把瓷枕放了下来。他端起茶杯,闻 了一下香浓 的茶香,好不容易把视线从那个瓷枕上转移过来,就发现自己手中的杯子 竟然是斗彩 铃铛杯!馆长差一点就要不顾一切把杯子翻过去看看后面的落款了。但茶 水太烫,他 只好哆哆嗦嗦地举高杯子,抬头向上看去。
    果然!是成化年间的斗彩瓷! 天啊!他莫不是在做梦?否则怎么可能用这种只能躺在博物馆玻璃柜 里供人观赏 的杯子喝茶? 馆长憋红了脸,勉强拿稳杯子重新放在柜台上。有些茶水洒了出来, 但是他却感 觉不到烫手,甚至都不敢四处观看,只是低头思考着。
    “只不过是个杯子而已。”老板拿起自己面前的茶杯,放到嘴边惬意 地吹了一下 茶沫,悠然地浅呷了一口。
    “不!它不只是个杯子!”馆长突然间大发脾气,横眉瞪叱道,“小 子!你明白什 么?这个杯子,在成型的那个瞬间,就已经凝结了那个时代的生活和精神 !在它的身 上,还延续着一个时代的风华和生命!它是有生命的!” 馆长的脾气一直**好。当然,这是指他这些年而已,年轻的时候, 他脾气可是 相当的暴躁。在沉浸研究古董之后,这种暴躁的脾气才慢慢沉寂下来。只 是今晚踏进 这个古董店不到十分钟,他忽然无法控制起自己的脾气来。就像个**桶 ,只有一点 点火星,就把他引爆了。
    “是的,它们都是有生命的。”老板像是并不在意自己被人指着头怒 骂一般,其 实他还挺怀念馆长这暴躁的脾气,当年还真没少见识过他这种当头喝骂, “很好,你 能领会到这点,很好。” 馆长当场愣住,他这个年纪,已经很少有人用这种说教的语气和他说 话。所以冷 不丁听到,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尤其是从这么年轻的小子嘴里。
    老板慢悠悠地喝完了杯子里的茶,用盆子倒扣在小炭炉上,熄灭了里 面的炭火。“对 不起,想要看古董的话,请改天吧。**我要关店了。” 馆长一点都不理会老板送客的意思,严肃地说道:“小子,你店里的 这些古董, 不值得存放在这阴暗的地方落灰。” 老板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把柜台上的青瓷枕擦了擦, 小心地放回 了锦盒内。P74-7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