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11632
  • 作者:(英)阿加莎·克里斯蒂|译者:郑桥
  • 页数:233
  • 出版日期:2013-04-01
  • 印刷日期:2013-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6千字
  •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是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之一。
       


    本书以1932年轰动一时的真实案件“林白之子绑架案”为蓝本,淋漓**展现了作者刻画人物群像的深厚功力。同时,英格丽·褒曼凭借本书改编的电影获得奥斯卡奖,而且英国女王出席该片首映礼。

  • 《底牌》:著名富商夏塔纳先生邀请波洛参加一次特殊的私人聚会,同时还邀请了另外三位侦探,包括著名的侦探小说作家、苏格兰场的警司与政府密探。与此同时,到场的还有夏塔纳要展示的特别的收藏:四位完美的凶手。晚宴之后,四位侦探和四位凶手各自陷入桥牌大战。然而四圈牌过后,坐在旁边观战的夏塔纳先生却成了一具尸体……   


    《阳光下的罪恶》:艾莲娜·马歇尔太太是海盗旗旅馆中最令人瞩目的客人。在众多仰慕者中,她很快和英俊的帕特里克·雷德芬如胶似漆。雷德芬太太为此伤心愤怒,马歇尔先生却不动声色。好戏刚刚开幕,艾莲娜却失踪了,直到人们发现她美丽的躯体被遗弃在已经没有阳光的海滩上,脖子上留下了可怕的手印……   


    《古墓之谜》:护士艾米·莱瑟兰接受考古学家莱德纳博士的聘用,来到哈沙尼的挖掘场,照顾莱德纳博士美丽而神经质的妻子。不知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考古队里的气氛越来越奇怪,这真的是因为莱德纳太太不断产生的被害妄想吗?至少有一个人知道那不是妄想,因为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莱德纳太太真的陈尸于窗户紧锁的房间中……   


    《东方快车谋杀案》:侦探波洛在叙利亚完成了一项委托,要搭乘辛普朗号东方快车回国。奇怪的是,似乎全世界的人都选在那一夜出行,这列铺位一向宽裕的豪华列车竟然一票难求。幸好他遇到了好友、国际客车公司的董事布克先生,这才挤上了车。午夜过后,一场大雪迫使辛普朗号停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大家发现少了一名乘客。一个美国人死在了他的包厢里,被刺了十二刀,可他包厢的门却是反锁的。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却似乎更加扑朔迷离,大侦探波洛想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

  • **部 事实
    **章  托罗斯快车上的重要旅客
    第二章  托卡林旅馆
    第三章  波洛拒接案子
    第四章  暗夜惊叫
    第五章  罪行
    第六章  一个女人
    第七章  尸体
    第八章  阿姆斯特朗绑架案

    第二部 证词
    **章  列车员的证词
    第二章  秘书的证词
    第三章  男仆的证词
    第四章  美国太太的证词
    第五章  瑞典太太的证词
    第六章  俄国公主的证词
    第七章  伯爵夫妇的证词
    第八章  阿巴思诺特上校的证词
    第九章  哈德曼先生的证词
    第十章  意大利人的证词
    第十一章  德贝纳姆小姐的证词
    第十二章  德国女仆的证词
    第十三章  旅客证词小结
    第十四章  凶器
    第十五章  旅客的行李

    第三部 赫尔克里·波洛静坐思考
    **章  是谁?
    第二章  十个问题
    第三章  启发性的几点
    第四章  匈牙利护照上的油渍
    第五章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的教名
    第六章  第二次会见上校
    第七章  玛丽·德贝纳姆的身份
    第八章  *多惊人内幕
    第九章  波洛提出两个结论

  • 第五章  罪行    

    波洛觉得一时之间难以入睡。首先是没有了火车 的晃动。如果外 面是个车站,也实在太安静了。相比之下,火车里的 声音倒是异常响 亮。他能听见雷切特在隔壁的动静——走动声、按水 龙头的咔嗒声、 自来水流动的声音、水溅出来的声音,然后水龙头又 咔嗒一声关上了。
    外面过道上的脚步声,有人趿着卧室的拖鞋走了过去 。赫尔克里·波洛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外面的车 站怎么这么安 静?他喉咙发干——忘记要一瓶矿泉水了。他又看了看 手表。才一点 十五分。他想按铃向列车员要一瓶矿泉水,手指刚要 伸向电铃,但又 停下了。在寂静中,他听见“叮”的一声。


    列车员不 可能同时照顾到 每个铃声。 叮……叮……叮…… 铃声响了又响。列车员在哪儿?有人不耐烦了。叮…… 无论是谁,仍在固执地按着按钮。突然,过道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列车员 来了,敲了敲波 洛房间不远处的门。然后传来了说话声——列车员的声音,恭敬而抱 歉。还有一个女 人的声音,一再坚持且喋喋不休。
       


    哈巴特太太! 波洛暗自发笑。这场口角——如果是的话——持续了一阵子,哈 巴特太太和列车 员的说话比例是九比一!*终,事情似乎是解决了。波 洛清楚地听见 “晚安,太太”,还有关门声。他的手指按了按电铃。列车员立刻出现了。满头大汗又闷闷不乐。“请帮我拿瓶矿泉水吧。”“好的,先生。”大概是因为波洛冲他眨了眨眼 睛,列车员诉起委 屈来,“那个美国老太太——”“怎么了?”他擦了擦额头。“您想想我跟她在一块的时候! 她坚持说——死 活坚持——她房间里有个男人!您想想,先生,这么小 的地方,”他用 手比画了一圈,“他能藏在哪儿?我跟她争辩了一下, 我说这是不可能 的。可她还是坚持说,她醒了发现有个男人在那儿。
    于是我问,那个 男人怎么能出去后还能把门闩上。可她就是听不进去 ,好像还嫌我们 不够麻烦是的,这大雪——”    


    “大雪?”“是啊,先生,您没注意到吗?火车停了。我们 困在雪堆里了,天 知道我们还得在这儿待多久。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待了 七天。”“我们这会儿在哪儿?   “在温科夫齐。和布罗德。之间。” “唉,唉。”波洛苦恼地说。列车员退了出去,回来时带来了矿泉水。“晚安,先生。”波洛喝了一杯水,好让自己安静地睡着。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又被惊醒了。这一次,好像 是什么重的东西 砰的一声撞在了他的门上。他跳起来打开门向外看,什么也没看到。可是在 右边,离他有段 距离的过道上,有个裹着一件猩红色和服式睡衣的女 人走开了。在另 一端,列车员坐在小椅子上,正在一大张纸上填写什 么。周围都是死 一般的寂静。
       


    “我肯定是发神经了。”波洛说着又回到了床上 。这次他一觉睡到 了早上。醒来时火车仍然停滞不前。他拉开窗帘向外看, 只见火车周围堆 满了厚厚的积雪。
       他看了一眼手表,已经九点多了。九点四十五分,他和平时一样一身整洁而时髦的 打扮,向餐车走 去,里面一片唉声叹气。旅客们之前可能存在的任何隔阂已经**打破了 ,所有人被一个 共同的不幸联系在了一起。哈巴特太太正在高声吵闹 着。“我女儿还说这是世界上*简单的方式,坐上火 车就直接到帕鲁斯 了。现在我们可能要在这儿困上好几天,”她哀叹道 ,“而且我的船后 天就要开了。我还能赶上吗?我甚至都不能打个电报去 退票!我气得 都不想再说这个了!”    


    那个意大利人说他在米兰还有要紧的事。大块头 美国人说“真是 太糟糕了,太太”,还安慰性地说火车还是有希望把 时间补上的。“我姐姐,还有她的孩子们都在等着我,”瑞典 太太抽泣着说,“我 也没办法通知他们,他们会怎么想啊?肯定会认为我出 事了。”“我们要在这儿待多久?”玛丽·德贝纳姆问, “没人知道吗?”声音里有种不耐烦。但波洛注意到,托罗斯快车 停车检查时她的 那种近乎疯狂的焦虑已经消失不见了。哈巴特太太又说了起来。“这火车上没人了解情况,也没人想要做点事。
    只是一群没用的外 国人。哼,要是在我们**,至少有人会想办法做点 什么的!”    


    阿巴思诺特转向波洛,小心谨慎地用带着英国口 音的法语说:“你是铁路公司的董事吧,先生?你能说一下— —”波洛微笑着纠正他。“不不,”他用英语说,“我不是。你把我和我 的朋友布克先生弄混 了。”“哦,对不起。”“没关系,这很正常。我现在住在他之前的房间 里。”布克先生不在餐车里。波洛四处看看还有谁不在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和那对匈牙利情侣都不在。还 有雷切特和他的 仆人,以及那个德国女仆也不在。瑞典太太擦了擦眼睛。“我真傻,”她说,“这么不争气地哭鼻子。不 管发生什么事,都会 好起来的。”然而,这种基督教精神没有获得大家的认可。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