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艺术 > 民间艺术

留住手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ISBN:9787549526062
  • 作者:(日)盐野米松|译者:英珂
  • 页数:349
  • 出版日期:2012-09-01
  • 印刷日期:2012-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8千字
  • 《留住手艺(增订版)》纪录片式呈现日本*后一代手工艺者的生活和作品,不仅是他们的手艺,还有他们的故事和人生。
    日本采写**人盐野米松耗时三十余年、走遍全日本精心搜集整理,既是珍贵资料,也可作为工艺品鉴赏指南。
    收藏专家马未都、台北《汉声》杂志总策划黄永松**阅读。
  • 盐野米松编著的《留住手艺(增订版)》记录的人物,或许将是日本最 后一批传统手工艺者,他们和他们的祖辈千百年来取法自然,用树皮、藤条 、篠竹等天赐之物编织布匹、打造工具、维持生活,由于工业化和全球化的 冲击,这些精巧的手工技术濒临灭绝,匠人们依靠双手世代传承的宝贵记忆 也终将无处安放,著名作家盐野米松二十余年来走遍日本,倾听和记录下了 不同业种的匠人们的生活,本书选取了其中十六位手工艺人的访谈,系统而 忠实地呈现了他们不为人知的处境和精细美妙的作品。 《留住手艺(增订版)》纪录片式地呈现了:最后的宫殿大木匠;在心 中供养漆树的刮漆人;一百根芭蕉织出的一匹布;全日本最贵的源次锄;像 一片竹叶的平田舟;一百五十年保持同一形状的满山钩;从木中取丝的椴木 织;柳条饭盒;豆腐篮子……
  • 壹 要做能吃饱饭的木匠 宫殿大木匠 小川三夫
    贰 一棵大树能砍出四五个木盆人 木盆师 平野守克
    叁 高濑舟的*后传人 冈山的船匠 山元高一
    肆 合着使用者的身体制造农具 铁匠 高木彰夫
    伍 百年作坊的*后传人 鱼钩手艺人 满山泰弘
    陆 坚守古代的纺织工艺 葛布工艺师 川出茂市
    柒 芭蕉树的丝织出美丽的衣裳 纺织工艺师 石垣昭子
    捌 靠竹编能吃饱饭 岩手县的篠竹编 夏林千野
    玖 槭树条手编工艺后继有人 手编工艺师 菅原昭二
    拾 漆树的汁液能治消化不良 刮漆匠 岩馆正二
    拾壹 用椴树皮织出*美的衣裳 纺织工艺师 五十岚勇喜/喜代夫妇
    拾贰 四十岁开始的编筐生涯 手编工艺师 长乡千代喜
    拾叁 柳编是姑娘出嫁前的必修课 柳编手艺人 田中荣一/丸冈正子
    拾肆 用野生的植物皮编簸箕 打编手艺人 时吉秀志
    拾伍 木造的鲨舟每小时能行18海里 船匠 大城正喜
    拾陆 平田舟就像一片竹叶 船匠 中尾勉
    附 录 盐野米松——匠人们的倾听者
  • 用椴树皮织出*美的衣裳 纺织工艺师 五十岚勇喜/喜代夫妇 (1935年12月20日/1941年11月6 日生) 导语:有一种叫做【椴树】的树,在山里很常见,从它的树皮里能抽取 纤维。过去,在日本全国各地都有用这种纤维做的绳子,也有用它织出来的 布做的工作服。北海道的阿伊奴族人穿的民族服装“厚司织”也是其中的一 种,它用的原料是一种叫做欧莜(学名:ulmus laciniata )的植物。
    “椴木织”从树的状态到织成布一共需要22道工序。因为其过程既繁琐 又费时,所以,这种纺织工艺在日本已经近乎*迹了。
    在山形县的温海镇有一个叫关川的村落,有趣的是这里的村民几乎都是 从事这种“椴木织”工艺的。“关川”是从那个以温泉而出名的沿海小镇“ 温海温泉”往新泻县的山里去的途中,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村落。村里的48户 人家有46户都是干“椴木织”的。用学校的旧址改造的“关川椴木织协同组 合”是这46户的组织。
    协同组合的展示厅里陈列着他们的作品,还有曾经是过去生活中一些日 用品。那些机器设备是为了让村民们集中在一起纺线、织布而特别购买的。
    我去的那天,他们正在一起干活儿。织布机上发出的哒哒的声音和卡拉卡拉 地转动着的纺车构成了一个**热闹和有朝气的场面。
    因为这种布做出来的东西防水性强,所以,从前都用它来做田间工作服 、手筐和袋子一类的东西,而现在做的比较多的是帽子、和服上的带子、门 帘、钱包和手提袋等等。他们织出来的东西充分展现了“椴木织”的那种粗 狂的感觉,看上去很漂亮、潇洒。
    干这个工作是有明确的男女分工的。在山上植树、养育、砍伐、剥皮的 这些体力活儿都是男人们的事。煮皮、抽丝、纺线、织布是女人的事。而女 人的活计又因年龄的不同而各有分工。即便是年纪大了,眼睛看不清了,也 能凭着手的长年的感觉进行纺线。女人们边聊着天边干着手里的活计。在这 里还可以看到那曾经有过的村落集体生活的影子。
    伐树是分季节的,并不是说什么时候都可以伐,所以,他们的工作日程 也不是就合人,而是就合自然来安排的。
    勇喜、喜代: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叫关川,我们的村子跟新泻县相邻, 冬天雪很多,附近有**的温海温泉,从我们这儿儿开车也就30分钟。
    我们的村里有48户人家,220 多口人。这48户中有45、6户都是从事“ 椴木织”的。
    干“椴木织”有明确的男女分工。进山伐树、剥皮、晒干是男人们的活 儿,其余的,一直到织成东西都是女人们的事儿。这种分工是从很久以前延 续至今的。
    “椴木织”到底有多长的历史,我也说不清楚,但听说至少也得有千年 以上吧。其实很多人都不了解“椴木织”是什么东西。你先看看我们的作品 ,这些作品上的颜色都是天然色。我们把从椴树皮上抽取下来的纤维泡在米 糠里,慢慢地它就会泡出这样的颜色,并不是染出来的。“椴木织”*大的 特点就是很结实,泡在水里也不会烂。再就是用它做的衣服因为空隙大,所 以通风很好,因此,一说到“椴木织”,让人会首先想到夏天。
    现在,我们织的*多的是女人们穿和服时的装饰腰带,还有门帘、帽子 一类的东西。单纯的织布一般都是各家各户自己干,而其他的商品或工艺品 是大家一起在“协同组合”里做。因为**都是手工制作,所以,数量是很 有限的。每一户一年也就能织一匹布(60米长)。这是一个大概的数目。是 的,如果是一个人织的话,一年也就只能织这么多吧。并不是没有原材料, 是因为干这个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实际上织一匹布,用一个月的时间也就够了。但是,在到达能织布的阶 段以前,还有22道各种程序呢。那里放着的和服腰带,从我们手里出的价是 1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由流通中心转手给大百货店或和服专卖店 ,价格一下子就能翻二到三倍。一下子就变成了**品,只有出席大型活动 时才会穿用这种腰带,谁会平时穿呢,那可太**了。
    过去,【椴木织】是人们的生活必需品,生活中需要用才织它,织出来 的也都是些工作服、盛米的袋子这类的东西。
    从木头上取丝 那就先从树说起吧。这种树分布在全日本各地,它是普通的落叶树,哪 儿都能见到。只是,不经过修剪和拾掇的树采不了好皮,皮不好就织不出好 的东西。我们那里冬天雪很多,也很大,雪多的地方土地就肥沃,植物长得 就好,还有,就是要经常修剪,这些都是让椴树长好的条件。过去,织布得 来的钱是女人们的收入,尽管男人们伐树、剥皮,但是织出来的布卖了钱跟 他们就没关系了。这个习惯到现在还有呢。
    椴树是一种很易生长的树,五六十年就能长成一棵粗壮的大树。但是, 因为树心是空的,所以,像熊呀那样的动物会栖息在里面。我们的村里有时 也会有熊出没,村子附近的摩耶山上就有熊。
    我原以为其他的地区也有“椴木织”呢,没想到这个工艺只剩下我们了 。看来,一是我们那里还有好树,二来冬天有劳动力,再一个原因就是由于 我们是一个很小的村庄,大家的关系相处得都很和睦,因为“椴木织”工艺 有的部分是需要集体操作来完成的,是这种连带关系把大家拢在了一起,并 使它延续至今。
    一个村子里有这么多的人从事同一种工作,这在别的地区似乎是少见的 。就连平常的生活方式,我们那里也还保留着过去的习惯呢。
    你看到的的这棵树大概有10年的树龄吧。实际用的时候也都是用树龄在 15年到20年的。树的底部直径在15到20公分左右的就正合适。每年的6月里 ,有两个星期是伐树*好的时期,过了这个时期树皮就剥不下来了。树砍倒 后还要砍下枝条,然后就可以剥树皮了。剥的时候虽然对长度没有规定,但 还是剥得越长越好。在这两个星期内树皮是很好剥的,但在这之前之后都剥 不下来。所以,我们的工作**是合着大自然的日历来进行的。
    各家的男人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山,他们会在那儿砍伐属于自己的树。
    但是,我们在伐树的同时,还要想着如何给它的第二代创造生长的条件。因 为母树一旦被伐,生命也就算终结了,所以,我们要让它的第二代从树根处 再生出萌芽来,这样10年20年后又能成材了。树被伐倒后不久,会从它的根 部再生长出很多树芽,我们要在这些树芽中挑选一根*直的,然后进行不断 的间伐。只要这样用心地护理、修剪,这棵树就能永远是材。现在,我伐的 都是20年前自己护理过的树。
    剥树皮是男人们的工作 我手里的这棵树是昨天刚伐的,现在我给你演示一下剥树皮的过程。这 是专门的剥皮用的柴刀,是请铁匠专门打的,没头儿的柴刀,单面刃,剥椴 树皮就用这种柴刀。皮比较薄的部位是背部,跟它相反的部位就是腹部。腹 部的纤维是*好的,因为皮质较厚。平常我们都是从背部开始剥,但这棵树 因为伐的时候有点儿早,再加上从昨天砍下来以后到**已经搁置了**, 所以,皮已经变得不太好剥了。6月是伐树、剥皮*好的时期,山上的树吸 足了地下的水分,是*好的状态,我们都是在这个时候去伐。
    你闻闻这棵树的身上还留着水的味道,很清新的味道。树皮上还能看到 水珠。是的,水分越多就说明皮越好。我伐的这棵是山上长势*好的一棵。
    皮剥下来以后,抽纤维要用的是树皮里侧的这层嫩皮。外侧的皮只能出很粗 糙的纤维,所以没有太大的用途。把嫩皮从粗皮身上再剥离下来,要从反方 向来剥,用手将嫩皮卷着向下推,用脚踩住下面的粗皮,这样,能用的和不 能用的就分开了。这不能用的粗皮部分可以用来打草鞋,或卷起来做个容器 什么的。整个剥皮的过程尽可能地不用刃器,因为那样会将纤维割断。但是 ,在剥皮之前还有一道工序,就是要先把树从中间刨开(树是空心的),然 后展平,这样一来皮就容易剥了。遇到节子多的情况,皮不太好剥,所以, 为了获得好的纤维,在它们的生长过程中,一定要经常修剪枝条。这才只是 刚做完了**道工序,下边还有21道呢。
    剥下的皮把它卷起来,晒干。树皮一经晒过以后颜色会变得很不好看。
    每年我们差不多都要剥7贯(每贯约3.75公斤)重的树皮,27公斤左右吧, 需要15棵好的树。
    被伐倒的树也不会有丝毫的浪费。除了剥下的皮是作为“椴木织”的材 料以外,那不能用的部分可以当柴薪来烧,中间其余的木头是冬天取暖的好 材料。
    另外,现在有些工业实验厂还用那样的木料来雕些装饰品木刻,也有的 用它来做杯垫,因为竖着切成圆片儿正好是杯垫的形状。所有这些工序都要 在梅雨期结束前完成,等到雨季一过就要开始晾晒了。所以,这个季节我们 *关注的就是天气预报,雨季结束前的两星期是关键。
    纺丝是女人一生的工作 男人们做完了上面说的几道程序以后,剩下的就是女人们的事儿了。
    剥下来的皮放进铁桶里,再放上树灰就烧起火来煮。*好是加栎树或者 山毛样树烧成的灰,但是,也可以用椴树的,因为椴树在冬天用来做取暖的 木材,所以,它的灰也可以用来煮皮。树皮经过这么一煮就会变软,再经过 用手搓揉,它会分解出几十张的皮,就像是树的年轮一样一层一层的。然后 再把这几十张的皮一张张地剥开。接下来是要把这些剥开来的皮泡在米糠里 。这大概是古人的智慧,用米糠一泡,用灰煮过的皮在恢复其原色的基础上 ,还能使米糠的颜色有所体现,出来的皮会*漂亮、*有光泽。米糠呀树灰 这些东西都是利用自家现有的。过去的人真是有智慧。“椴木织”的过程从 头到尾都不需要买任何材料,用的都是自家现有的,现在还是那样。但是, 用米糠浸泡这一程序跟温度有着很大的关系,9月是*合适的季节。
    经过树灰煮过的皮已经不是硬邦邦的板状了,所以,就竖着来撕它们的 纤维。然后再浸泡,再晒干。往下就是我们女人的工作了。要先拉丝。拉丝 的时候皮一定要保持在湿润的状态下。宽度在三毫米左右。没有工具,工具 就是自己的指甲。这样一条条地撕拉下来。这样长的丝叫竖丝,它的长度跟 树的长度是相同的。所以树养育得好坏决定了丝的好坏,树好丝也会很直、 很长。拉好以后,把这些拉好的丝捆成一束一束地就要晒了。晒完再用水泡 ,泡后再晒。椴树皮的丝线就是经过这样的泡了晒、晒了泡的过程,颜色才 会越来越漂亮。而且,用它织出来的帽子、鱼网也才会结实耐用。
    纺线就是把拉下来的丝纺成一根整线。织出60米长的布至少需要2 万米 长的线才够。纺线的时候不能用系扣来连接,多小的扣都不行,因为有扣的 话,织出来的布上会出现疙疙瘩瘩的结。所以,在接线的时候要捻着接。在 接头的地方,上一根的线头儿如果很细,那么。就把细的一头儿劈开,夹在 下一根线头儿里,下一根线的线头儿也劈开,交叉着左一夹右一夹,用手捻 捻就算捻到一起了。接头儿的地方既要让它结实,又不能出现粗细不均,否 则,织出来的成品就不美观了。所以,看似简单,真正做起来还是需要有一 段熟悉的时间呢。这样的活儿一般都是老奶奶们做的,她们会边聊着天,边 凭着手的感觉就把线搓上了。冬天,也会一家子围坐在暖炉边上搓线。
    在我们那里,到了冬季,也就是从11月到第二年的4月,全村的女人们 都在家搓线。到邻家去喝茶聊天也要带上手里搓着的线。边聊天手里边搓线 。
    总之,这个活儿就是要时间。没什么事干的老奶奶们一般从早上一起床 到晚上睡觉为止,**都在那儿盘着腿不停地搓。其实搓线也是锻炼手指关 节*好的运动。所以,我们关川村没有一个半身不遂的病人。搓好的线团儿 差不多有一只手能握住那么大,要搓18个这样的线团儿才够2 万米长。线团 的形状有点儿像洋梨吧。这是为了能让线团儿站得住才绕成上小下大的形状 的。绕线团儿的时候也必须让线在湿润的状态下进行。线团儿绕好以后还需 要再捻一遍,是为了织布的时候好织。这次再捻的时候,是把线团儿放在捻 线机上,捻线机是由一个大圈和一个小圈组成的,线在两个圈当中来回转几 圈就捻均匀了。
    捻过以后,把它们缠在麻秆儿上,我们用的麻秆儿是芒麻的茎。在秆儿 心插上一根铁棍,铁棒的粗细正好是插进麻秆儿心掉不下来就合适了。 捻 线已经是**4道工序了,要一圈一圈地捻,得捻几百圈才行。用捻线的次数 来分竖线和横线。捻的次数多的用做竖线,横线捻上几圈就可以了。这样的 活儿在过去都是集体共同操作的。说好**在谁家,那么,就去五六个人到 那家里去捻。
    线捻好以后,就该往织机上架了。也就是把线分别架在横线和竖线的框 子里。
    整理一下就可以开始织了。
    村里的自然日历 “椴木织”跟季节有着密切的关系。跟农耕期忙闲的衔接也很恰当。这 也是“椴木织”能一直延续到**的一个原因吧。
    每年的4 月,当冰雪融化了以后,就是进山采摘**茬山野菜的时候。
    采完了农耕也该开始了。等种完了田,第二茬山野菜,像槭菜、竹笋这样的 又可以采了,这个也完了以后,就该到了砍伐椴树的时候了。伐了树,剥了 皮,就到了盛夏时节,休息一段时间以后,一进入9月就可以煮树皮了。接 下来,等割完了稻子,女人们就该真正开始“椴木织”的工作状态了。
    现在,为了表演给来观光的游客们看,我们的“椴木织中心”一年四季 都在不停地织呀、捻呀,进行着一系列的加工作业。从前是**合着季节进 行的。
    托大家的福,“椴木织”的需求有了很大的增长,这是难得又值得高兴 的事,但是,目前的生产量却跟不上。这是一个难办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没 有继承人。
    过去,嫁到关川来的新媳妇,**件事就是要先学会这门手艺,否则会 被人看不起。所以,她们都很认真也很用心地学,当然也吃了不少苦。现在 的年轻人,到底是时代不同了,*不能吃苦,也不会做一点委屈自己的事。
    继承人的问题也许就出在这里吧。
    “椴木织”是我们关川人的骄傲,它能让各年龄层的人都能找到用武之 地。这个已经延续了好几代的工艺,真想让它作为我们村子的代表工艺再延 续得*长*久。
    (1995年5月14日访谈) P227-24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