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人兽鬼/钱鍾书集

作者:钱鍾书 出版社:三联书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三联书店
  • ISBN:9787108016850
  • 作者:钱鍾书
  • 页数:123
  • 出版日期:2002-05-01
  • 印刷日期:2015-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0
  • 字数:81千字
  • 钱鍾书所著的《人兽鬼》里的人物情事都是凭空臆造的。不但 人是安分守法的良民,兽是驯服的家畜,而且鬼也并非没管束的野鬼;他们都只在本书范围里生活,决不越规溜出书外。假如谁要顶认自己是这本集子里的人、兽或鬼,这等于说幻想虚构的书中角色,竟会走出书,别具血肉、心灵和生命,变成丁他,在现实里自由活动。
  • 钱鍾书所著的《人兽鬼》中所收入的《上帝的梦 》、《猫》、《灵感》、《纪念》四篇小说作品。 《人兽鬼》中《上帝的梦》写上帝创造了人,但 后来因某些原因而加害于人类,想要人类彻底臣服于 他。但人类意志坚定,宁可饿死也不屈服于上帝,上 帝惊诧。文章不仅寓意深刻而且又有虚幻的意味。《 猫》以一只黑猫为线索,用一种近乎描写状物的方式 介绍了一个个性格各异的引人深思的人物,标志着钱 钟书的文章由此进入了一个更高一些的境界,手法更 娴熟,描写更精辟。《灵感》写一名蹩脚作家生前写 了大量的枯燥呆板的文章,把其中的人物写得死板呆 滞,结果因文章中的人物向阎罗控告而在自己的办公 室内直落入地府。其间一个个人物相继控诉,这也是 文章很精彩的一部分,最后以一个极尽幽默的方式“ 判决”了作家,但在投胎时又引发了令人惊奇的事, 令人啼笑皆非。

  • 上帝的梦

    灵感
    纪念
    附录 《写在人生边上》和《人·兽·鬼》重印本序
  • 上帝的梦 那时候,我们的世界已经给科学家、哲学家和政 治家训练得驯服,沿着创化论、进化论、层化论、优 生学、“新生活运动”的规律,日新月进。**淘汰 了昨天的生活方式,下午**了上午的文化程度。生 活和文明瞬息千变,变化多得历史不胜载,快到预言 不及说。那时候,人生历程的单位是用“步”来计算 ;不说“过了一年”,说“又进了一步”,不说“寿 终”,说“行人止步”,不说“哀悼某人逝世”,说 “百步笑五十步”——笑他没多向前进几步。在男女 结合的集会上,贺客只说“双飞”,不说“双宿”; 只有少数守旧的人还祝这对夫妇“保持五分钟热度” ,这就等于我们现在说“百年偕老”,明知是不可能 的空话。但是这种进步的世界有一个美中不足,一切 近百年史、五十年来的“文化检讨”、日记、年谱、 自传、“我的几分之几的一生”,以及其他相类含有 讣告性的作品,都失掉了效用。幸亏那时候的人压根 儿就没工夫看书。至于写这类读物的作者呢?他们运 气好,早抢先在二十世纪初叶投了胎,出世了,写了 ,死了,有人读了,没人读了,给人忘了。进化的定 律是后来者居上。时间空问演化出无机体;无机体进 而为动植物;从固定的植物里变出文静、纠缠住不放 的女人;从活泼的动物里变出粗野、敢冒险的男人; 男人女人创化出小孩子;小孩子推演出洋娃娃。所以 ,至高无上的上帝该是进化*后的产物。不过,要出 产个上帝谈何容易。历**哪一个伟人不在娘胎里住 过十月才肯出世呢?像现在有四万万互相残害的子孙 的黄帝,就累他母亲怀了足足二十个月的孕;正位为 太上道德真君的老子也在娘胎里住了八十年,然后呱 呱下地,真是名副其实的“老子”了。所以当天演的 力量,经过数不清的年头,创化出一位上帝时,人类 已在这世界里*迹了——也许就为“双飞”而不“双 宿”的缘故,甚至进化论者也等不及了。因此,这个 充满了物质的世界同时也很空虚,宛如一个放大了’ 无数倍的愚人的头脑。
    正在深夜。古旧的黑暗温厚地掩覆住衰老的世界 ,仿佛沉重的眼皮盖在需要休息的眼睛上。上帝被天 演的力量从虚无里直推出来,进了时空间,开始觉得 自己的存在。到此刻,自古以来神学家和玄学家的证 明,情人、战士、农人和贫苦人的祈祷,总算有个主 儿。但是,这许多虔诚的表示,好比家人寄给流浪者 的信,父母生前对于遗腹子的愿望,上帝丝毫没有领 略到。他张开眼,什么都瞧不见。身子周围的寂静, 无边,无底。已消逝的人类的遗习,在上帝的本能里 半醒过来,他像小孩子般害怕,要啼哭。然而这寂静 好久没给人声打破,结成了胶,不容许声音在中间流 动。上帝省悟到这身外的寂静和心里的恐怖都是黑暗 孵庇的。他从此恨黑暗,要求他所未见过、不知名的 光明。这要求一刻强于一刻,过了不知多少时间忽然 黑暗薄了一层,夜减少了它的压力,隐隐露出高山深 谷的轮廓,眼睛起了作用,视野里有了收获。这使上 帝开始惊奇自己愿力的伟大。他想,他不要黑暗,黑 暗就知趣让步。这还不够!本来望出去什么也没有, 现在他眼睛所到,黑暗里就会生出东西,庞大地迎合 着自己的目光。以前人类赞美**创世的歌声,此时 在上帝意识层下似乎又颤动着遗音和回响。
    上帝也有人的脾气,知道了有权力就喜欢滥使。
    他想索性把黑暗全部驱除,瞧它听不听命令。咦!果 然一会儿东方从灰转白,白里透红,出了太阳。上帝 十分快乐,他觉得这是他要来的。听他的吩咐。他给 日光射花的眼睛,自动地闭上,同时心里想:“好利 害的家伙!暂时不要它。”说也奇怪,果然眼前一切 立即消灭,只见一团息息不停地泛出红色的黑暗。到 此地步,上帝对自己的本领和权力,不能再怀疑了。
    既然闭上了眼便能去掉光明,这光明准是自己眼睛里 产生的。不信,试张开眼睛。你瞧,这不是太阳?那 不是山和水?都千依百顺地呈献在眼里。从前公鸡因 为太阳非等他啼不敢露脸,对母鸡昂然夸口,又对着 太阳引吭高叫,自鸣得意。比公鸡伟大无数倍的上帝 ,这时候心理上也就和他相去不远,只恨天演的历程 没化生出相当于母鸡的东西来配他,听他夸口。这可 不是天演的缺陷,有它科学上的根据。正像一切优生 学配合出的动物(譬如骡),或者受人崇拜的独裁元 首(譬如只有一个睾丸的希特勒),上帝是不传种的 ,无须配偶。不过,公鸡般的得意长呜,还是免不了 的。所以上帝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这笑在旷野空谷 里起了回声,使上帝佩服自己的声音能变得这样多, 放得这样大,散得这样远。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