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混血豺王/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

作者:沈石溪 出版社:浙江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ISBN:9787534260094
  • 作者:沈石溪
  • 页数:293
  • 出版日期:2010-08-01
  • 印刷日期:2011-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7
  • 字数:161千字
  • 亲爱的读者,你想知道半狗半豺的白眉儿究竟怎样含泪告别它深爱的主人阿蛮星,重新回到尔虞我诈的埃蒂斯红豺群,又怎样奇迹般地击败众多的竞争对手,荣登豺王宝座,成为叱咤风云的新一代豺王,*后又有怎样让人惊心动魄的结局吗?
    敬请阅读“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之《混血豺王》。
  • 本书主人公白眉儿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心想事成,由埃蒂斯红豺群一 只地位排最末端的“苦豺”,一跃成为猎户寨威震山林的优秀猎犬。但命 运并未就此画上句号。它的血管里流淌的一半是狗血,一半是豺血,这就 决定了它的生活道路不可能平平坦坦。 在一次狩猎中,白眉儿遇到了埃蒂斯红豺群中一只名叫兔嘴的老母豺 。兔嘴曾经在它饥寒交迫的童年时代帮助过它,它不忍心咬杀曾给过它温 暖的兔嘴。它偷偷放跑了兔嘴。它的行为虽然瞒过了主人阿蛮星,却瞒不 过与它并肩狩猎的老黑狗的眼睛。老黑狗识破了它豺的本性。由于老黑狗 的蓄意报复,白眉儿原形毕露,在主人面前暴露出豺的血统,它无法再在 猎户寨生活下去,被迫逃离主人,重新成为埃蒂斯红豺群一只地位最低的 “苦豺”。 在惊心动魄的豺狼大战中,白眉儿力克群狼,由“苦豺”一跃成为埃 蒂斯红豺群新一代豺王。然而,它面前永远有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究竟 是要做一匹自由的野豺,还是要做一条忠诚的猎狗?这让它灵魂撕裂般痛 苦,经历了更加离奇曲折的情感纠葛。更加血腥残忍的生存竞争,更加云 谲波诡的命运沉浮,也让它进发出更加催人泪下的人性光辉。
  • 精彩提示
    **章 雨裂沟里的秘密
    第二章 血管里一半是豺血
    第三章 老黑狗的报复
    第四章 丧家犬回到豺群
    第五章 豺狼大战
    第六章 荣登王位
    第七章 兔嘴殉身
    第八章 迟来的爱情
    第九章 艰难的抉择
    第十章 大屠杀
    第十一章 自我毁灭
    动物档案——豺
    闯入动物世界
    获奖记录
    珍藏相册
  • 阿蛮星什么也没察觉,转了个身,牵着老黑狗就准备顺着白眉儿指引 的方向继续追撵。
    白眉儿暗暗舒了口气,想不到诓骗人类那么容易。
    突然间,节外生枝的事发生了。
    老黑狗黑虎咆哮起来。
    从动物的眼光看,人类的嗅觉真是糟糕透了,近在咫尺的气味也闻不 出破绽,空长了一条鼻梁两只鼻孔。但这事瞒得过阿蛮星的鼻子,却瞒不 过老黑狗的鼻子。老黑狗虽然老态龙钟,但毕竟是狗,嗅觉比阿蛮星要灵 敏得多,走过那条雨裂沟时,它闻到里头有股豺的气味,心里一惊,停了 下来,站在雨裂沟前,使劲耸动鼻翼——嘿,里头果真有股新鲜的豺的气 味,那气味还凝结成一团呢。不难判断,那匹逃亡的恶豺此刻正蜷缩在这 条雨裂沟的某个角落。“汪汪”,它朝白眉儿提醒式地叫了两声,小子, 你别搞错了,这豺明明就在眼前这条雨裂沟里嘛! 白眉儿仿佛聋了似的,根本不理会老黑狗的提醒,还在阿蛮星面前蹿 跳着,朝小河沟方向呜呜低声叫着,竭力怂恿主人快离开这里钻进小河沟 去。
    恶豺就在眼前这条雨裂沟里,白眉小子却执意要把主人引向小河沟, 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老黑狗困惑地眨巴着眼睛,思忖道,是这白眉小子一 时疏忽,没觉察到恶豺已逃进雨裂沟?不不,这不可能,再蠢笨的狗也不 可能反应这般迟钝,连猎物逃跑的大方向也掌握不住;是这白眉小子嗅觉 出了毛病?不不,也不可能,这家伙既没伤风感冒,也没鼻子堵塞,平时 嗅觉比哪条狗都好,这条雨裂沟里冒出来的恶豺的气味那么浓烈那么新鲜 ,它黑虎这么大把年纪都一闻就闻出来了,白眉小子*不可能闻不到的。
    那白眉小子为啥急不可耐地要把主人引向根本没有任何豺气味的小河沟去 ?这只有一种解释:白眉小子想包庇躲藏在雨裂沟里的恶豺,有意要把主 人引入歧途! 突然间,老黑狗呼吸加快热血一个劲儿往脑门上涌,激动得浑身哆嗦 。狗和豺自古以来就是敌对的两大阵营,正直的猎狗是*不会去同情怜悯 一匹豺的,只有豺才会帮豺。换句话说,白眉小子是豺,所以才会包庇豺 的。看来,自己的怀疑是对的。它半年前**眼看到白眉小子,就觉得这 家伙气味不正,眼睛深处有一股豺的邪恶,就疑心它是豺娘养的种。它黑 虎千方百计排斥它打击它,目的就是想要把异己分子清除出去,纯洁猎户 寨的狗群。殊料这白眉小子狡诈无比,偷鸡被捉了现行,不仅没受到惩处 ,反而摇身一变,从酒鬼苦安子手里转到阿蛮星门下来了,七弄八弄,竟 然成了猎户寨狗群的明星。
    过去,阿蛮星闲坐在火塘边抽水烟筒时,总要把它黑虎揽进怀里,用 布满茧花的粗糙的手掌抚摸它的脊背,还会逗它玩,将一把钥匙或一颗玻 璃球之类的小玩意儿扔进墙角或床底,让它嗅着气味去寻找;当它叼着小 玩意儿摇着尾巴回到主人身边时,主人就会笑着夸奖它两句,或者赏给它 一根骨头。这种令狗陶醉的情趣自从白眉儿来后,就永远打了句号。现在 ,主人手掌抚摸的不再是它黑虎而是白眉儿,主人结实的胸怀和有力的臂 弯里也只有白眉儿才有资格钻进去享受。
    有一次,白眉儿不在家,主人坐在火塘边的马扎上咕噜咕噜抽烟,它 突然一阵冲动,想重温旧梦,想钻到主人怀里去,再一次享受被抚摸的幸 福。可它刚挨近主人,主人就极不耐烦地瞪了它一眼,挥挥手作驱赶状: “去去,待一边儿去。”它不相信主人真会撵它,它想主人也许是在跟它 闹着玩呢。它涎着脸硬往主人的两膝间钻,主人抬起脚来,在它胸肋上踢 了一脚,沉着脸提高声音喝道:“去,别来烦我。”它无法形容当时自己 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天旋地转,有一种坠入深渊的失重感。凭良 心说,这一脚踢得并不重,轻飘飘软绵绵跟蹭痒差不多,胸肋并没任何疼 痛的感觉,可它却觉得是在受酷刑。心灵的创伤和疼痛是无法估算的。对 一条家犬来说,失去了主人的爱,活着还有多大意义呢。P16-1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