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我在雨中等你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49362
  • 作者:(美)加思·斯坦|译者:林说俐
  • 页数:283
  • 出版日期:2011-01-01
  • 印刷日期:2012-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2
  • 印次:17
  • 字数:150千字
  • 全美星巴克选书·女子读书俱乐部选书。
    美国独立书商协会选书·**书业“年度*受欢迎小说”!
    当一只狗拥有了人类的灵魂,世界在它心中会是什么样子?
    我叫恩佐。
    我老以为自己是人,也一直觉得我和其他狗不一样。我只是被塞进狗的身体,里面的灵魂才是真实的我。
    这里记录着我和主人丹尼相依度过的风雨悲欢,我想与你分享我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就翻开书,我在故事里等你……
  • 我叫恩佐。 我老以为自己是人,也一直觉得我和其他狗不一样。 我只是被塞进狗的身体, 里面的灵魂才是真实的我。 这里记录着我和主人丹尼相依度过的风雨悲欢: 当妻子凄凉死去, 当岳父母和他反目成仇, 当他镣铐加身被突然逮捕, 唯有我知道真相。 可是,我只是一只狗, 我无法发音,不能说话…… 现在我老了,即将离开这个世界。 我想与你分享我的故事, 如果你愿意,就翻开书,我在故事里等你……

  • 我只能摆出各种姿势,有的还**夸张——有时,我的动作得夸张到 一定程度,因为我必须清楚而有效地与人沟通,让人们明白我到底想表达 什么。我不能说话,*令人沮丧的是,我的舌头天生又长又平又松弛,光 是咀嚼时用舌头把食物推入口中就很困难,*别提发音说话这种*为灵巧 而复杂的动作了。正因如此,我趴在厨房冰冷的瓷砖地板上,在自己撒的 一泡尿里,等候丹尼回家。他快回来了。
    我老了,尽管还能活到*老,但我可不想就这样度过余生——打一堆 止痛针和减轻关节肿痛的类固醇;视力因白内障而模糊;餐具室堆满好几 大袋狗尿布。我相信丹尼会给我买在街上看到的那种“狗轮椅”,一种当 狗儿半身不遂时,用来托着它下半身的小推车。如此一来,铁定让我觉得 羞辱不已,狗颜尽失。我不知道那是否比万圣节被主人精心打扮还糟,但 应该好不到哪儿去。
    当然,他是爱我才这么做的。我深信,不管我这把老骨头再怎么支离 破碎,就算只剩下脑子浸泡在装有透明液体的玻璃瓶里,一双眼球浮在上 面,依靠各式各样的插管勉强维生,他也会倾全力保住我的老命。但是我 不想苟延残喘,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曾在电视上看过一部 关于蒙古的纪录片,那是我看过的、除了一九九三年欧洲一级方程式赛车 转播之外*棒的节目了——*****的赛车手塞纳,在那场比赛中证明 自己是雨中赛车的天才。这部让我获益良多的纪录片解释了一切,也让我 明白了一件事:一只狗走完它的一生后,下一世便会转世成人。
    我老以为自己是人,也一直觉得自己和其他狗不一样。是啊,我是被 塞进了狗的身体里,但只是有一副狗的躯壳,里面的灵魂才是真实的我, *何况,我的灵魂**像人类的。
    现在,我已经作好转世成人的准备,却也清楚自己将失去所有的回忆 与经历。我想把与史威夫特一家共同生活的种种经历带到下一世,只可惜 我没办法这么做。除了牢牢记住这些经历,我还能做什么呢?我试着将这 些烙印在灵魂深处,刻印在我的生命里——这是一种无边无际,无法捉摸 ,也无法用任何形式呈现在纸页上的东西。这样,当我再度睁开双眼,低 头望着自己崭新的双手,十指都可以并拢的双手,我就已经知道一切,已 然看见所有。
    门打开了,我听见丹尼熟悉的呼喊:“阿佐!”以往,我都会把疼痛 丢在一边,勉强撑起身子摇尾吐舌,将我这张老脸埋向他的裤裆。此刻, 想克制往前扑的冲动,需要人类的意志力,但我做到了——我没起身,我 故意演戏。
    “恩佐?” 我听着他脚步声中的关切,直到他找到我,低头探看。我抬起头,虚 弱地摇着尾巴,轻点几下地板,继续演下去。
    他摇摇头,用手指拨拨头发,放下手上提的装有晚餐的塑料购物袋。
    我闻到袋子里的烤鸡味:今晚他要吃烤鸡和生菜色拉。
    “哦,恩佐。” 他边说边蹲下来,一如往常地抚摸我的头,沿着我耳后的折缝摸。我 抬头舔他的前额。
    “怎么了,小子?”他又问。
    我无法用肢体动作表达想说的话。
    “你能起来吗?” 我努力起身,但是**勉强。我的心脏突然停跳一拍,因为……我… …真的……站不起来。我好惊慌,原以为自己只是在假装,但这会儿真的 起不来。妈呀!还真是“人生如戏”啊! “放松,宝贝。”他边说边按着我胸口安慰我,“我抱着你。” 他轻柔地抬起我的身躯,环抱着我。我可以闻到他在外面跑了**后 身上残留的味道,嗅出他做过的每一件事情。丹尼的工作,是在汽车行站 柜台,整天和颜悦色地对待咆哮的客人。客人咆哮是因为他们的宝马开起 来不顺当,要修车得花很多钱,这让他们相当气愤,必得咆哮才能出气。
    我嗅出他**去他喜欢的印度自助餐厅吃了午餐,是吃到饱的那种,很便 宜。有时他还会带餐盒去,偷偷多拿点泥炉炭火烤鸡和印度香料黄米饭, 带回来当晚餐。我还闻到啤酒味,这表示他曾在山上的墨西哥餐厅逗留, 连呼出的气息都有墨西哥玉米饼的味道。现在我懂了。通常我很能掌握时 间的流逝,但这回我在闹情绪,所以没注意到。
    他轻轻把我放在浴缸里,转开莲蓬头的水龙头。“放松些,恩佐。抱 歉,我回来晚了,我应该直接回家才对,但是公司的同事们坚持……我告 诉奎格我要辞职,所以……” 他话没说完,我已经明白,他以为我失禁是他晚归的缘故。哦,不, 我并没有怪他的意思。有时沟通还真难,其中变量太多,在表达和理解之 间,还得看每个人的解读方式如何,所以事情往往变得*加复杂。我不希 望他为此感到内疚,而是要他正视眼前的状况,那就是——他大可以让我 走。丹尼经历过好多事,一切终于过去了,他不需要把我留在身边,让自 己继续担忧。他需要我来解放他,好继续走他自己的路。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