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爱情和其他魔鬼(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8638
  • 作者:(哥伦)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陶玉平
  • 页数:188
  • 出版日期:2015-11-01
  • 印刷日期:2015-1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0千字
  • ★《爱情和其他魔鬼》是马尔克斯*后一部长篇小说,同《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合称“马尔克斯*受欢迎的三大长篇”。
    ★万物都和爱有关 ,献给浸在泪水之中的人们
    爱情是什么?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爱情是一种哀怨的病;在《爱情和其他魔鬼》里,爱情是魔鬼,是哀伤的疯狂。
    ★在手法上,《爱情和其他魔鬼》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加醇熟浑厚,其魅力与《百年孤独》相较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内容上,《爱情和其他魔鬼》将情节铸成一根铁链,铁链始终缠在一个中年神父的脖子上。
    ★魔幻依旧魔幻,现实*加现实! 

  • 加西亚·马尔克斯编著的《爱情和其他魔鬼》介 绍:德劳拉神父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一个长发委地 的少女,坐在一扇没有边际的窗户前吃葡萄,窗外的 雪原一望无际,女孩每吃掉一颗,葡萄串上又长出一 颗新的来。 一个女孩在十二岁生日前夕,被一条疯狗咬伤了 脚踝,德劳拉神父被派去为她驱魔。一见面,神父愣 住了: 这个女孩和梦中吃葡萄的女孩一模一样! 在幽暗破败的房间里,他们疯狂地相爱了。 在马尔克斯全部作品中,《爱情和其他魔鬼》有着特殊的地位:同《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合称“马尔克斯最受读者欢迎的三大长篇小说”。在《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爱情是一种哀怨的病,在《爱情和其他魔鬼》里,爱情是魔鬼,是哀伤的疯狂。 【内容介绍】德劳拉神父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一个长发委地的少女,坐在一扇没有边际的窗户前吃葡萄,窗外的雪原一望无际,女孩每吃掉一颗,葡萄串上又长出一颗新的来。 一个女孩在十二岁生日前夕,被一条疯狗咬伤了脚踝,德劳拉神父被派去为她驱魔。一见面,神父愣住了: 这个女孩和梦中吃葡萄的女孩一模一样! 在幽暗破败的房间里,他们疯狂地相爱了。
  • 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因内战辍学,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1967年《百年孤独》问世。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94年出版《爱情和其他魔鬼》。2014年4月17日病逝于墨西哥。
  • 正文
  • 十二月的头一个礼拜天,一条脑门上长着块白斑 的灰狗在市场里错综的窄道上横冲直撞,先是打翻了 卖油炸食品的桌子,接着把印第安人的货摊和卖彩票 的棚子撞得稀烂,*后又顺道咬伤了沿路碰上的四个 人。三个是黑奴,另一个就是万圣护佑的谢尔娃·玛 利亚,她是卡萨尔杜埃洛侯爵的独生女,那天她带着 一个混血女佣去买一串她十二岁生日庆祝会用的铃铛 。
    虽说事先叮嘱过她们不要走到商街的门廊外面去 ,可是那女佣被黑奴交易港口的吵闹声吸引住了,那 里正在卖*后一批几内亚来的奴隶,她不顾一切地走 到了客西马尼城郊的吊桥那儿。近一个礼拜以来,人 们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期盼着加的斯黑奴公司的这条 船,因为上面莫名其妙地死了许多人。为了掩饰,他 们把尸体扔进大海,却连块石头也不绑,清晨海水一 退潮,肿胀而变了形的尸体就都漂到了海滩上,泛出 一种奇怪的紫色。船在港湾外抛了锚,因为人们担心 这是某种非洲瘟疫的苗头,直到后来才弄清楚,那是 由于吃了不新鲜的肉而食物中毒。
    那条狗穿过市场的时候,剩下的“货物”已经卖 完了,由于“货物”的身体状况极差没卖上好价钱, 这会儿卖主正试图仅凭一件奇货挽回损失。这是一个 来自阿比西尼亚的女奴,身高七柞半,身上涂抹的不 是惯常的商业用油,而是甘蔗炼成的糖浆。她美得令 人难以置信,人人见了都心荡神移。她的鼻子又细又 长,头圆圆的,两眼微微斜着,一口牙齿整整齐齐, 又阴差阳错地长了一副罗马角斗士的身材。在围场里 他们没往她身上打烙印,也没有报出她的年龄和健康 状况,而是把她当作一件尤物出售。市长没还价,且 一次性付清,花的钱是和她等重的黄金。
    野狗们或是把猫追得满世界乱跑,或是同秃鹫为 了争夺大街上的一块肉而打得不可开交,顺便咬伤个 把人,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尤其是在去波托韦罗赶 集的帆船队路过此地时人多货杂的日子里。**当中 有四五个人被咬,谁都不会因此而大惊小怪,像谢尔 娃.玛利亚这样左脚踝上被咬了一口,不注意根本看 不出来,就*不值得一提了。所以那女佣并没在意。
    她自己用柠檬和硫黄给小女孩涂了涂伤口,又把她衬 裙上的血迹洗干净,接着大家满脑子想的便都是这孩 子十二岁生日的喜庆事了。
    女孩的母亲贝尔纳达·卡布雷拉,是卡萨尔杜埃 洛侯爵没有封号的妻子,这天一大早她喝下了一服大 剂量泻药:七颗锑片外加一杯玫瑰糖水。她本是一个 粗野的梅斯蒂索。女人,出身于一个人们所谓的“柜 台贵族”家庭;她风流成性,贪得无厌,凡事爱热闹 ,胃口大得堪比一支军队。然而,不过几年时间,因 为贪吃发酵蜂蜜和可可饼,她便美貌不再。一双酷似 吉卜赛人的黑眼睛变得黯淡无光,那股机灵劲儿也不 见了,下面便血,上面吐胆汁,从前美人鱼般的曼妙 身材变得十分臃肿,皮肤蜡黄蜡黄的,活像一具停放 了三天的死尸,而且放起屁来又响又臭,连猎犬都会 被吓跑。她足不出户,难得走出房间时要么赤身露体 ,要么披一袭哗叽布长袍,里面什么也不穿,看起来 比一丝不挂还要赤裸。
    陪谢尔娃.玛利亚出去的女佣回来时,贝尔纳达 已经狂泻了七次,女佣没对她提起被狗咬的事情,倒 是讲起了港口那儿卖女奴惹的风波。“要是真像大家 说的那么美,可能是个阿比西尼亚女人。”贝尔纳达 说道。可就算是示巴女王,她觉得也不可能有人会花 和她等重的黄金去买。
    “他们说的恐怕是金比索吧。”她说。
    “不,”他们跟她说得很明白,“是花了和那个 黑女人一样重的黄金。” “一个七柞高的女奴至少得有一百二十磅重吧, ”贝尔纳达说,“一个女人,黑的也好白的也罢,怎 么也值不了一百二十磅黄金吧,除非她能屙出钻石来 。” 论起买卖奴隶,谁也比不上她精明,她知道,如 果市长真的买下了那个阿比西尼亚女人,*不是为了 让她做点什么侍奉厨房之类高尚营生。她正这么想着 ,突然听见了**阵笛号声和节庆的鞭*声,紧跟着 笼子里的几只猎犬一阵狂吠。她走了出去,来到橘园 里,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P5-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