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猫王(Ⅲ)/黄春华炫动长篇系列/儿童文学金牌作家书系

作者:黄春华 出版社:中国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少儿
  • ISBN:9787514809664
  • 作者:黄春华
  • 页数:219
  • 出版日期:2013-03-01
  • 印刷日期:2014-12-02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18千字
  • 黄春华所著的《猫王Ⅲ》是一部幻想小说,故事紧紧围绕着身在猫国的小耳拉的三个儿子和身在鼠国的大耳拉的两个儿子展开,双线并行,故事脉络十分清晰,情节也**紧凑。表面看来是宫廷王位之争,实际上是正直、善良与邪恶、暴政之争,既有宫廷权谋之斗,也有人性、人情、道德之博弈,内涵很丰厚。同时,一干人物,个个性格鲜明。
  • 《猫王Ⅱ》讲述了右黄拉的儿子空足拉坎坷悲欢的一生。 黄春华所著的《猫王Ⅲ》继续讲述左黄拉的儿子小耳拉、大耳拉以及他 们的后代的故事。 小耳拉在图米国当王之后,大儿子细尾拉性格懦弱,常常被老二欺负, 二儿子利爪拉跋扈霸道,老三秃鼻拉仗义执言,常为老大打刨不平。兄弟结 怨。 左黄拉当年返回鼠界时,叮嘱小耳拉闭口不提自己的身世,忘记自己的 来处,否则将有灭顶之灾。小耳拉非常谨慎遵守,并立法不准谈论自己的身 世。可是,老三好奇心强,背地里和老大谈论父王的身世,被老二听见。于 是,惹来杀身之祸…… 鼠国国王大耳拉生了两个儿子,老大茫语苍、老二斗赤空。斗赤空与蛇 王儿子打架,弄瞎了蛇的一只眼,从此,蛇鼠两国结怨…… 这五个主要人物他们的命运究竟如何?是谁更想做那个“打通猫鼠两界 ,开天辟地的猫王”?谁更有野心当上“最伟大的猫王”?打开书页,让我 们一起来看猫国鼠界的磅礴之作,第三代猫王的成长史诗《猫王Ⅲ》。
  • 前言 全力打造***图书
    自序 在历史的河里摸鱼
    一诺一生
    改换姓氏
    大祸临头
    死里逃生
    生死之交
    鼠蛇结怨
    逍遥的日子
    新蛇王继位
    王宫密探
    结伴出山
    呆子买鱼
    夜入悠然宫
    魂归故乡
    遇见野信子
    搭建小屋
    返回猫界
    斩首术师拉
    旧说出咒语
    旧夺命武士
    误饮索魂汤
    **之战
    坚守城池
    再见野信子
    残杀鼠民
    夜袭猫营
    父与子的抉择
    带儿子回家
    埋葬野信子
    *处逢生
    蛇猫勾结
    城池失守
    鼠国投降
    打通猫鼠两界
    猫鼠不宁
    杀死猫王
    呆子隐退
    附录 做一个珍视内心的作家——访黄春华
  • 时间如水?不对。水还能听到声音,时间呢? 时间如箭?不对。箭还会留下背影,时间呢? 时间其实什么也不是,就是一个爱看笑话的家伙,蹲在离你不远的树枝 上,俯瞰。好像你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你蹒跚学步,然后健步如飞, 然后叱咤风云,然后有点体力不支,然后骨头变硬,然后眼力越来越差,看 不到*远的地方……这时,你的心已经做好准备,等着那一刻的到来,踏上 路途,你终于可以去*远的地方了。
    已经散朝了,宫殿空空,粗壮的柱子和高大的屋顶,似有吐纳宇宙的气 象,任谁进来,都会觉得自己像一粒灰尘。
    小耳拉静静地坐在王位上,眯着眼睛,仿佛看到了来时的自己。他常常 独自久坐,冥想,思绪飘回很多年前,哦!到底有多少年,一时也记不清了 ,因为,那实在是太久远了…… 金戈铁马,杀声震天。那一年,父王左黄拉带着小耳拉和大耳拉从鼠界 杀到猫界,平定猫界祸乱,从此,小耳拉就留在了猫界。
    小耳拉忍不住咧了咧干瘪的嘴巴,算是笑吧,因为他仿佛看到了那个年 少轻狂、雄姿英发、心怀天下的自己。那时,他是多么庆幸父王能赐予他如 此良机,稳坐猫国王位。直到**,他仍为那一刻感到骄傲,甚至会激动得 须眉颤动。
    他应该是执政*久的猫王,平心而论,他觉得自己做到了公平、勤奋, 偌大一个猫国,在他的手上渐渐发展到**这种样子,有谁办得到? 记得刚刚登上王位的时候,猫国还是四分五裂的。那时,野猫国*为强 大,图米国却民不聊生。按常理,图米国是正宗的猫王所在地,但他力排众 议,坚持把王都定在野猫国。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引起猫国的惶恐,以 至民间开始传言,说图米国已经**灭亡。
    小耳拉并没有让图米国消失,而是把图米国的旗帜高高地挂在城头,然 后,召集大臣商议了一系列强民富国的办法,一步一步实施。那阵子,他是 多么充实呀,没日没夜地和大家在一起谋划,硬是把一个贫富不均、摇摇欲 坠的猫国,生生地稳定下来,并一点一滴地走向富足。
    毫不夸张地说,小耳拉创造了一个统一强大的猫国,以他现在这把年纪 ,早就应该功成身退了。可是,他不能退,并不是因为没有接位的王子,有 ,他有三个儿子。
    小耳拉的长相跟猫相比,显得**怪异,但因为他是王,谁也不敢乱说 。等老大出世,小耳拉暗暗捏了一把汗。因为老大的长相虽近似猫类,但尾 巴细长,**继承了鼠类的特征。
    背地里有许多议论,小耳拉都听到了。为了让那些喜欢乱说的嘴巴自动 闭上,小耳拉决定就给老大取名细尾拉。与其逃避,不如面对。强者总是能 把自己的个性变成优势,比如他。
    在给老大取完名字之后,小耳拉就宣布,猫国的王位将由老大继承。也 就是说,老大是猫国未来的国王,谁敢嘲笑未来的国王? 一言既出,天下肃然,王宫之外,再没有谁敢乱说细尾拉半个不字。可 是,王宫之内就不一样了,总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嘲笑挖苦细尾拉。谁这么大 胆?老二。
    老二天生相貌堂堂,身强体健,尤其是一对前爪,尖利无比,比一般的 猫要狠十倍。小耳拉**喜爱他,给他取名利爪拉。
    利爪拉无论是体力还是智力,都在细尾拉之上。小耳拉让他们背一段猫 族家训,无非就是“不贪睡,常练爪,多爬树,少追尾……”之类的。利爪 拉默看了三遍就能倒背如流了,可是,细尾拉抱着家训啃了三天加三个大半 夜,到头来,吭哧吭哧,尾巴憋直了,脖子梗粗了,还是背不明白。小耳拉 只好无奈地挥挥手,让他下去再熟悉—下。
    小耳拉这是给细尾拉台阶下,他清楚,细尾拉的脑子肯定是被什么卡住 了,给再多时间也是白搭。
    细尾拉垂头丧气地出来,一抬头就看见利爪拉站在树下,直直地盯着他 。他*紧张了,因为他知道利爪拉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嘲笑挖苦加训斥 ,那架势远远超过父王给予的压力。
    利爪拉先是冷眼看着,等细尾拉准备快速通过的时候,他就发出啧啧的 赞叹声,当然是反意,然后,他就摇着头说:“你脑袋是灌泥水了还是进酱 汤了?通共就那么几个字儿,你就当作豆子一颗一颗地嚼,也该消化吸收了 吧?瞧你那样儿,还装出一副刻苦相,没日没夜地读,做给谁看呀?我倒是 看见了,告诉你吧,如果把你那种样子叫用功,就是对用功的侮辱。你白天 用功,是浪费太阳,夜晚用功,是浪费月亮。瞧瞧你,肥头大耳,却偏偏生 出那么个细尾巴,还能指望你做出什么粗壮的事来!” 利爪拉每一次的谈话总要落脚到细尾巴上,这让细尾拉**生气,** 自卑,**恨自己的细尾巴……但细尾拉又能怎么样呢?他天生就是那么一 根细尾巴,安在猫屁股上,他自己也觉得丢脸。
    就在细尾拉无法抬头无地自容的时候,老三总会站出来为他说话。这老 三天生一个大鼻子,鼻头光亮无毛,一抽,准能闻到*微妙的气味。小耳拉 给老三取名秃鼻拉。
    秃鼻拉年纪虽小,心眼儿特灵,对事情有独特的见解。*开始,利爪拉 也嘲笑他的秃鼻子,说那鼻子都快赶上滑冰场了,一眼看上去,只见鼻子不 见脸,抢脸面。
    “鼻子大怎么了?呼吸畅通!”秃鼻拉很不服气,鼻孔出气呼哧呼哧, “我就是要长得与众不同,这样,才是我自己呀!我如果长得跟你一样,喵 呜,我才觉得没意思呢!” 几次交锋之后,利爪拉发现想制伏老三根本不可能,这老三的嘴里装满 了说词儿,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把冷的说成热的。总之, 想在他嘴头上找便宜,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利爪拉矛头一转, 指向老大。
    老大脑笨嘴慢,父王偏偏指定他接班,真是天大的笑话。如果说老大是 未来的猫王,利爪拉就应该是王中王,他觉得制伏老大,*能得到快感。
    多事的老三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一见老二拿老大的细尾巴说事,就会 跳出来发表自己的观点:“老大的尾巴只是长得和你不同嘛,你有什么权利 嘲笑?” “权利?笑就是我自己的权利呀!”老二**得意,扬了扬爪子,“大 家是公平的嘛,你们尽可以嘲笑我的长相太英俊,嘲笑我的爪子太锋利,喵 ——”说着,他还在空中狠狠地挥舞几下前爪,空气都被他撕破了。
    老三和老二据理力争的时候,老大就会默默地离开,好像那是一场与他 无关的争吵,任他们唇*舌剑去吧!可是,他除了躲开,还能怎样?每一句 争吵都像响箭插穿胸窝,离开,是为了躲避伤害。
    伤害其实从来就躲不开,在老大的记忆里,老二就像他的前爪,伸出来 就有杀伤力。老大常常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老三那样,给老二以有力的 还击?他真佩服老三,不知从哪里找到的那么多自信。
    自信来源于能力,可是,老大没有一样比得过老二,爬树,他恐高,抓 鱼,他怕水,就连扔个石子,他也会砸到自己的脚尖……唉,没有能力,哪 来自信?自己就是缺少自信,没有自信,拿什么还击? 老二当然看出了老大根本没有还击之力,就事事为难他。老大恐高,老 二就偏要拉着他比赛爬树,还专门找一棵*高的树。老大抬头一看,两腿就 乱颤。
    老三出面解围,主动要求和老二比赛。老二斜眼瞅了瞅老三,心里恨, 想杀杀他的威风,就指了指树干,说:“你先爬到一半,我再来!” 老三也不多说,直接爬上树,到了一半,就觉得浑身无力了。这时,老 二猛地一冲,如履平地,一口气冲到了树尖上。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