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作者:李娟 出版社:新星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18501
  • 作者:李娟
  • 页数:240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印刷日期:2015-09-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0千字
  • 20150826152313600.jpg (700×2888)

  • <p>★“阿勒泰”系列作家李娟*经典随笔集 全新插图典藏版<br/>  ★ 韩寒「ONE 一个」人气插画师大吴倾情绘制38幅温暖插图<br/>  ★ 收录新版自序,精致双封,全彩印刷<br/>  ★赠送特别定制版全彩「夜路手账」1本,明信片2张<br/>  ★世上竟会有那么多悲伤。不过没关系的,我*终还是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李娟</p>

  • ★“阿勒泰”系列作家李娟*经典随笔集 全新插图典藏版
      ★ 韩寒「ONE 一个」人气插画师大吴倾情绘制38幅温暖插图
      ★ 收录新版自序,精致双封,全彩印刷
      ★赠送特别定制版全彩「夜路手账」1本,明信片2张
      ★世上竟会有那么多悲伤。不过没关系的,我*终还是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李娟


  •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是“阿勒泰”系列散文作家李娟**珍视的随笔集,不仅书写了遥远空旷的阿勒泰,更展露了自己丰饶辽阔的内心世界。
      戈壁滩上的快乐与清贫一样坦坦荡荡,生活中的波折和欢喜一样深深浅浅。这一次李娟讲述更多自己的故事,写下生而为人的青春和成长,也写出了那与生俱来的孤独与彷徨、达观与坚强。
      当我感到黑暗,便走上前直接推开窗子,投入阳光或星光。走夜路请放声歌唱,若不唱歌,不惊醒这黑夜,就永远也走不出这重重的森林,这崎岖纤细的山路,这孤独疲惫的心——在李娟的文字里,世界很明亮,人情很温暖,生存的苦难变成了诗与爱。世上也许有很多无奈与悲伤,不过没关系,我们都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    李娟,作家。1979年生于新疆。高中毕业后一度跟随家庭进入阿尔泰深山牧场,经营一家杂货店和裁缝铺,与逐水草而居的哈萨克牧民共同生活。现定居阿勒泰,供职新疆文联。
      1999年开始写作。出版有散文集《九篇雪》、《阿勒泰的角落》、《我的阿勒泰》、《走夜路请放声歌唱》、非虚构长篇《冬牧场》及“羊道”三部曲,在读者中产生巨大反响,被誉为文坛清新之风,来自阿勒泰的精灵吟唱。

  • 上篇 时间碎片
    2009年的冬天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丢了
    妈妈说
    踢毽子的事
    魔羯座小贝
    李娟所在的星球
    看了《凿空》
    到哈萨克斯坦去
    乡村话题
    扫帚的正确使用方法
    户口和暂住证的事
    我饲养的老鼠
    访客
    邻居
    没有死的鱼
    外婆信佛
    排练大合唱
    卖猪肉的女儿
    植树
    十个碎片

    下篇 时间森林
    我梦想像杰瑞那样生活
    菟丝花
    夏天是人的房子,冬天是熊的房子
    超市梦想超市精灵
    在网络里静静地做一件事情
    十八岁永不再来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坚强的时刻在梦里
    晚餐
    报应
    回家
    童话森林

    亲爱的李娟
    梦里与人生里
    *渴望的事
    深夜来的人
    小学坡
    冰天雪地中的电话亭

  •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丢了
      我三岁那年,**傍晚妈妈从地里干完活回家,发现我不在了。她屋前屋后四处寻找,敲遍了所有邻居家的门,都没找到我。后来邻居也帮着一起找,翻遍了连队(我们当时生活在兵团)的角角落落。后来有人怀疑:莫不是我独自一人进了野地?又有人严肃地叹息,提到*近闹狼灾,某团某连一夜之间被咬死了多少多少牲畜……我妈慌乱恐惧,哭喊着去找领导。她捶胸顿足,哭天抢地,引起了连长和指导员的高度重视。于是连队的大喇叭开始反复广播,说李辉的女儿不见了,有知情者速来办公室报告云云。还发动大家一起去找。几乎连里的每一个人听到广播后都放下碗筷,拿起手电筒出了家门。夜色里到处灯影晃动。连队还派出了两辆拖拉机,各拉了十来个人朝着茫茫戈壁滩的两个方向开去。呼唤我的声音传遍了荒野。
      半夜里,大家疲惫地各自回家。没有人能安慰得了我妈,她痛苦又*望。妇女们扶着她回到家里,劝她休息,并帮她拉开床上的被子。这时,所有眼睛猛然看到了我。我正蜷在被子下睡得香甜又踏实。
      我二十岁时,去乌鲁木齐打工。一次外出办事,忘了带传呼机,碰巧那天我妈来乌市提货,呼了我二十多遍都没回音。她不禁胡思乱想,心慌意乱地守着招待所的公用电话。这时有人煽风点火,说现在出门打工的女孩子*容易被拐卖了,比小孩还容易上当受骗。我妈*是心乱如麻,并想到了报警。幸亏给招待所的服务员劝住了。大家建议说再等一等,并纷纷帮她出主意,*是令她坐立不安。又不停地打电话给所有亲戚,发动大家联系乌市的熟人,看有没有人了解我*近的动向。然后又想法子查到我的一些朋友的电话,向他们哭诉,请求大家若是联系到我的话一定通知她。于是乎,我的所有亲戚和朋友一时间都知道这件事了,并帮忙进一步扩散,议论得沸沸扬扬。说我莫名消失,不理我妈,要么出事了,要么另有隐情……
      我妈一整天哭个不停,在招待所里逢人就形容我的模样。告诉他们我叫什么,我是干什么的,来乌市多久了,现在肯定出了意外,如果大家以后能遇到这个女孩,一定想办法帮助她……大家一边安慰她,一边暗自庆幸自家女儿懂事听话,从来没有发生过跑丢了这样的事情。
      除了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和向人哭诉外,我妈还跑到附近的打印店,想做几百份寻人启事。幸亏一时没有我的照片,只好作罢。否则的话我就*出名了。
      而这些事,统统发生在**之中。很快我办完事回家,看到二十多条留言时吓了一大跳,赶紧打的跑去那家招待所。一进大院,一眼看到她茫然失措地站在客房大门前,空虚又无助。我叫了一声“妈”,她猛一抬头,号啕大哭起来,一边快步向我走来,一边指着我,想骂什么,又骂不出来。但哭得*凶了,好像心里有无限的委屈。
      直到很多年后,我有事再去那家招待所(那相当于我们县的办事处),里面的工作人员还能记得住我,还会对我说:“那一年,你妈找不到你了,可急坏了……”并掉头对旁边的人津津有味地详诉始末。
      这些年,我差不多一直独自在外。虽然和我妈联系得不算密切,但只要有一次联系得不通畅,她会生很大的气,不停地问:“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关机?”而我不接电话或关机肯定不是故意的,老被这么质问的话,我也会生气。然而,有时给她打电话,若遇到她不接电话,她关机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着急。并在电话打通的时候也会生气地连连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联系不到她时,我也会胡思乱想。但永远不会像她那样兴师动众,*倒一大片。这些年来,她坚决不肯改变,仍然是只要一时半会儿联系不到我,就翻了锅似的骚扰我的朋友们。向他们寻求帮助,并神经质地向他们反复展诉自己的推理及*坏的可能性。大家放下电话总会叹息:“李娟怎么老这样?”于是乎,我就落下个神出鬼没、*情寡义的好名声。
      而我妈则练就了一个查电话号码的好本领。无论是谁,只要知道了其工作单位和姓名,茫茫人海里,没有她逮不出来的。
      如今我已三十岁,早就不是小孩子或小姑娘了,但还是没能摆脱这样的命运。
      这段时间妈妈在乌市照顾生病的继父,我独自一人在家。**睡午觉,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于是那天她一连拨了三遍我都不知道。于是她老人家又习惯性地六神无主,立刻拨打邻居一位阿姨的电话,请她帮忙看一看我在不在家。那位阿姨正在地里干农活,于是飞快地跑到我家查看端倪。由于怕我家的狗,只是远远看了一下,见我家大门没有挂锁,就去向我妈报告说我应该在家,因为门没关。
      可我妈把“门没关”误会成了大门敞开了,立时大惧。心想:我独自在家时一般都反扣着院门的,怎么会大打而开呢?于是乎,又一轮动员大会在我的左邻右舍间火热展开了。她不停地给这个打电话,给那个打电话,哀求大家四处去找我。说肯定有坏人进我家了,要不然大门为啥没关呢?还说就我一个人在家,住的地方又偏又荒,多可怕啊。又说打了三遍电话都没接,肯定有问题……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全村的人都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出事了。
      小地方的人都是好心人,于是村民们扛着铁锨(怕我家狗)一个接一个陆续往我家赶。大力敲门,大呼小叫。把我叫出门后,又异口同声责问我为什么不接我妈的电话,为什么整天敞着门不关……于是这**里,我家的狗叫个不停,我也不停地跑进跑出,无数遍地对来人解释为什么为什么,并无数遍地道歉和致谢。唉,午觉也没睡成。
      可是,她老人家怎么忘了咱家还有座机?既然手机打不通,为啥不试试座机呢?再说,我家养的狗这么凶,谁敢乱闯我家?……
      有这样一个没有安全感的母亲,被她的神经质撼摇了一辈子心意。我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肯定也受了些影响。说不定早在不知不觉间,也成了一个同样没有安全感的偏执型人格障碍病患。真倒霉……弄得丁点大的小意外都忍不住浮想联翩,绵延千里,直到形成重大事故为止。太可怕了。
      她没有安全感,随时都在担心我的安危,是不是其实一直在为失去我而作准备?她知道总有**会失去我的。她一生都心怀这样的恐惧而活着。并且这悲伤和痛苦不停地积累,日渐沉重。每当她承受不了时,便借由一点点偶然的际遇而全面爆发出来。她发泄似的面向全世界的人跺脚哭诉,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丢了。因为她的痛苦和不安如此强烈巨大,非得全世界的人一起来分担不可。她是*任性的母亲,又是*无奈的母亲。
      2010年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在呼蓝别斯,大片的森林,大片的森林,还是大片的森林。马合沙提说:走夜路要大声地歌唱!在森林深处,在前面悬崖边的大石头下—你看!那团黑乎乎的大东西说不定就是大棕熊呢!大棕熊在睡觉,在马蹄声惊扰到它之前,请大声歌唱吧!远远地,大棕熊就会从睡梦中醒来,它侧耳倾听一会儿,沉重地起身,一摇一晃走了。一起唱歌吧!大声地唱,用力地唱,“啊啊”地唱,闭着眼睛,捂着耳朵。胸腔里刮*大的风,嗓子眼开*美的花。唱歌吧!!
      呼蓝别斯,连绵的森林,高处的木屋。洗衣的少女在河边草地上晾晒鲜艳的衣物。你骑马离开后,她就躺在那里睡着了,一百年都没有人经过,一百年都没人慢慢走近她,端详她的面孔。她一直睡到黑夜,大棕熊也来了,嗅她,绕着她走了一圈又一圈。这时远远的星空下有人唱起了歌。歌声越来越近,她的睡梦越来越沉。大棕熊的眼睛闪闪发光。
      夜行的人啊,黑暗中你们一遍又一遍地经过了些什么呢?在你们身边的那些暗处,有什么被你永远地擦肩而过?那洗衣的少女不曾被你的歌声唤醒,不曾在黑暗中抬起面孔,在草地上支撑起身子,循着歌声记起一切……夜行的人,再唱大声些吧!歌唱爱情吧,歌唱故乡吧!对着黑暗的左边唱,对着黑暗的右边唱,再对着黑暗的前方唱。边唱边大声说:“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夜行的人,若你不唱歌的话,不惊醒这黑夜的话,就永远也走不出呼蓝别斯了。这重重的森林,这崎岖纤细的山路,这孤独疲惫的心。
      夜行的人啊,若你不唱歌的话,你年幼的阿娜尔在后来时光的所有清晨里,再也不能通过气息分辨出野茶叶和普通的牛草了。你年幼的阿娜尔,你珍爱的女儿,她夜夜哭泣,她胆子小,声音细渺,眼光不敢停留在飞逝的事物上。要是不唱歌的话,阿娜尔将多么可怜啊!她一个人坐在森林边上,听了又听,等了又等,哭了又哭。她身边露珠闪烁,她曾从那露珠中打开无数扇通向*微小世界的门。但是她却再也打不开了。你不唱歌了,她便一扇门也没有了!
      要是不唱歌的话,木屋边那座古老的小坟墓,那个七岁小孩的蜷身栖息之处,从此不能宁静。那孩子夜夜来找你,通过你的沉默去找他的母亲。那孩子过世了几十年,当年他的母亲下葬他时,安慰他小小的灵魂说:“亲爱的宝贝啊你我缘分已尽,各自的道路却还没有走完,不要留恋这边了,不要为已经消失的疼痛而悲伤……”但是,你不唱歌了,你在黑夜里静悄悄地经过他的骨骸。你的安静惊动了他。你的面庞如此黑暗,他敏感地惊疑而起。他顿时无可适从。
      要是不唱歌的话,黑暗中教我到哪里去找你?教我如何回到呼蓝别斯?那么多的路,连绵的森林,起伏的大地。要是不唱歌的话,有再多的木薪也找不到一粒火种,有再长的寿命也得不到片刻的自如。要是不唱歌的话,说不出的话永远只能哽咽在嗓子眼里,流不出的泪只在心中滴滴悬结坚硬的钟乳石。
      我曾听过你的歌声。那时,我站在呼蓝别斯*高的一座山上的*高的一棵树上,看到了你唱歌时的样子。他们喜欢你才吓唬你,他们说:“唱歌吧,唱歌吧!唱了歌,熊就不敢过来了。”你便在冷冷的空气中陡然唱出**句。像火柴在擦纸上擦了好几下才“嗤”地引燃一束火苗,你唱了好几句才捕捉到自己的声音。像人猿泰山握住了悬崖间的藤索,你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声音,在群山间飘荡。那时我就站在你路过的*高的那座山上的*高的那棵树上,为你四面观望,愿你此去一路平安。
      我也曾作为实实在在的形象听过你唱歌。还是在黑夜里,你躺在那里唱着,连木屋的屋檐缝隙里紧塞的干苔藓都复活了,湿润了,膨胀了,迅速分裂、生长,散落肉眼看不到的轻盈细腻的孢子雨。你躺在那里唱啊唱啊,突然那么忧伤。我为不能安慰你而感到*为忧伤。我也想和你一起唱,却不敢开口。于是就在心里唱,大声地唱啊唱啊,直到唱得**打开了自己为止,直到唱得**离开了自己为止。然后,我的身体沉沉睡去。但是,在这样的夜里,哪怕睡着了仍然还在唱啊,唱啊!大棕熊,你听到了吗?大棕熊你快点跑,跑到*深*暗的森林里去,钻进*深*窄的洞穴里去。把耳朵捂起来,不要把听到的歌声再流出去。大棕熊你惊讶吧,你把歌声到来的消息四处散布吧!大棕熊,以歌为分界线,让我们生活得*平静一些吧,*安稳一些吧……
      OK,亲爱的,哪怕后来去到了城市,走夜路时也要大声地唱歌,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无所顾忌。大声地唱啊,让远方的大棕熊也听到了,静静地起身,为你在遥远的地方让路。你发现街道如此空旷,行人素不相识。
      2007年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