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成功励志 > 人生哲学

拆掉思维里的墙(原来我还可以这样活)

作者:古典 出版社:北方妇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方妇儿
  • ISBN:9787538558135
  • 作者:古典
  • 页数:202
  • 出版日期:2011-09-01
  • 印刷日期:2011-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0千字
  • 《拆掉思维里的墙》:徐小平这样称赞古典:古典的名字,有点像“小平同志”我老人家的名字,听了他的大号,大家都会过耳不忘。古典是一个具有古典气质的美男子,外表好不算什么,但外表好,又能够表现得文静优雅、慈眉善目,他是古典。


    他曾经是北京新东方国外部托福、雅思、GRE词汇速记首席讲师。听他的课,词汇与故事并进,**与严谨共飞。一整天下来,学生形容是“累并快乐着”。他是新东方**老师,他是我一直关注、期待、鼓励、并希望看到其事业腾飞的朋友。


    拆掉思维的墙,这是一个**好的概念:多少寻梦者在一道看不见的陈旧观念、僵化思维的“鬼打墙”面前,踏破**,无功而返……假如你疑似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你需要阅读《拆掉思维里的墙——原来我还可以这样活》,拆掉思维的墙,打开梦想的窗,走出生命的困境,加速人生的巡航。

  • 《拆掉思维里的墙——原来我还可以这样活》这本书,你读的时候会充满兴趣,合卷之后会引发思考。特别对年轻人来说,本书中所阐释的观点和丰富的事例,我相信会在某一个点上触动心灵,甚至会改变你生命的轨迹。    


    身心灵作家张德芬也非常喜欢这本书:难得有一位故事说得好听、用浅显易懂的叙述来教导我们正确生活心态的本土作家。全球教练机构三强、埃里克 森国际学院院长玛丽莲·阿特金森博士 (DR MarilynAtkinson)这样评价 这本书:古典理解人们是如何自我领导,如何建立强大的自我,如何找到自己的价值观与能力,以及如何把他们转化为智慧与积极的行动。在书中,他将带给你那些让你真正拥有力量的文字,这力量让你走上梦想之途。 

  • 古典,新精英生涯总裁。大学就读土木工程,玩乐队,练散打,骑单车从长沙流浪到北京。想出国却稀里糊涂进入新东方,历任GRE首席词汇讲师、集团培训师,新东方教育与职业发展协会会长。“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这是我当年被新东方吸引的原因。但今天的青年,他们不绝望,更多是迷茫。人生终将辉煌,但哪一种是他们的辉煌?我的回答是:做自己,与众不同!2007年,创办新精英生涯,希望帮助30%的青年人,做自己,与众不同。 


    万维钢,笔名同人于野,“学而时嘻之”博主。 博文介绍为“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喜欢科学和政治,作品以理性思维见长。1999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现为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新知客》、《新知》、《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特约撰稿人,天涯名博,在知乎、果壳、观察者、共识网等国内知名网站上设有专栏,在《麻省理工科技创业》、《商界评论》等报刊和网站发表过若干文章,文章常引发大众思考,掀起诸多话题讨论。 《流言时代的赛先生》及《十万个为什么》(新版)的数学分册和物理分册作者之一。

  • 万万没想到
    Part One 反常识思维
     “反常识”思维
     别想说服我!
     真理追求者
     坏比好重要
     *简单概率论的五个智慧
     一颗阴谋论的心
     桥段会毁了你的生活
     健康的经济学
     核电站能出什么大事
    Part Two 成功学的解药
     科学的励志和励志的科学
     匹夫怎样逆袭
     练习一万小时成天才?
     ***的想象力是不自由的
     思维密集度与牛人的反击
     上网能避免浅薄吗?
     高效“冲浪”的办法
     笔记本就是力量
     用强力研读书
     创新是落后者的特权:三个竞争故事
     过度自信是创业者的通行证
     夺魁者本色
     打游戏的三个境界
     穷人和富人的人脉结构
    Part Three 霍金的答案
     亚里士多德为何不数数妻子有几颗牙
     物理学的逻辑和霍金的答案
     怎样用统计实验检验灵魂转世假说
     一个关于转世的流行病学研究
     摆脱童稚状态
     怎样才算主流科学?
     科研的格调
     喝一口的心理学与喝一瓶的心理学
     医学研究能当真吗?
     真空农场中的球形鸡


    拆掉思维里的墙

  • “反常识”思维   

    芦山地震,有人批评我国电视台的报道过于煽情。记者们有意刻画了太多哭泣和死者的画面,他们竟试图采访一个还在被废墟压着的人,甚至还想直播帐篷里正在进行的手术。你这是报道灾情呢还是拍电视剧呢?   


    但煽情是文人的膝跳反应。人们普遍反映日本NHK的灾难报道**理性和专业,然而对*大多数中国观众来说煽情是他们*能听懂的语言。不煽情就没有高收视率。也许*重要的是,煽情可以获得*多捐款。
      


    在2007年发表的一个研究中,几个美国研究者以做调查为名招募了若干受试者,并在调查结束的时候发给每个受试者5美元作为报酬。不过研究者的真正目的是搞一个决策实验。这个实验的机关在于,随着5美元一同发到受试者手里的还有一封呼吁给非洲儿童捐款的募捐信。而这封信有两个版本:(下面事例换字体)   **个版本列举了一些详实的统计数字:马拉维有三百万儿童面临食物短缺;安哥拉三分之二的人口,也就是四百万人,被迫远离家园,等等。
      


    第二个版本说你的全部捐款会给一个叫Rokia的七岁女孩。她生活在马里,家里很穷,时常挨饿,你的钱会让她生活*好一点,也许能获得*好的教育和卫生条件。研究者问受试者愿不愿意把一部分报酬捐给非洲。结果收到**个版本募捐信的人平均捐了1.14美元,而收到第二个版本募捐信的人平均捐了2.38美元。
      


    据说是斯大林说的,"杀死一个人是悲剧,杀死一万个人是统计数字"。这个捐款实验证明统计数字的力量远远比不上一个人,一个具体的人。受试者对远在天边的**的抽象数字没有多大兴趣,而他们对一个具体人物 -- 哪怕仅仅听说了她的名字和*简单的背景,都*乐于出手相助。
      


    在石器时代的几十万年里,甚至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一直到进入现代社会之前,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具体的"世界中。我们的活动范围**于自己所属的小部落或者小村庄,很多人一生去过的地方也不会超过**的路程。我们熟悉每一个有可能打交道的人,而这些人的总数加起来也不是很多。这种生活模式对大脑的演化有巨大的影响。据英国人类学家邓巴估计,我们至今能够维持紧密人际关系的人数上限,也只有150个而已。 


    当我们需要做决定的时候,我们考虑的是具体的事、具体的人、和他们具体的表情。在这些具体例子的训练下,我们的潜意识早就学会了快速判断人的真诚程度和事件的紧急程度:我们不会把钱借给一个嬉皮笑脸的名声不好的坏人,但是会借给一个窘迫不安的众所周知的好人。进化本能使我们毫不费力就可以通过人脸和情绪来作出判断。婴儿刚出生几天就能分辨不同的面部表情,六个月就能识别不同的人脸,我们只需要四分之一秒的时间就能以相当高的准确度从两个政客的照片中找出*有能力的那个。
      


    这种"具体思维"做各种选择的首要标准,是道德。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提出,世代定居的传统中国社区本质上是熟人社会。在熟人社会中人们做事不是靠商业和法治,而是靠道德和礼治。在这个体系中出了案子,首先关乎的是名声和面子,而不是利益。乡绅会"先照例认为这是件全村的丑事":"这简直是丢我们村子里脸的事!你们还不认了错,回家去。"费孝通说乡土中国的*高理想是"无讼",就好像足球比赛中每个人都能自觉遵守双方的规则,而犯规的代价不单是被罚,*是整个球队和指导员的耻辱。
      


    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我们的首要技能的不是数学计算,而是分辨善恶美丑。也许这就是文人思维的起源:针对每个特定动作的美学评价。有时候他们管这种评价叫"价值观",但所谓价值观无非就是给人和事贴或好或坏的标签。文人把弘扬真善美和鞭挞假恶丑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低端文人研究道德,**文人研究美感。他们的原始本能使他们热爱大自然,他们赞美花、赞美蓝天、赞美山水、赞美健康的动物和异性。


    这些赞美会演化成艺术。可是只有刚接触艺术的人才喜欢令人愉快的东西,审美观成熟到一定程度以后我们就觉得快乐是一种肤浅的感觉,改为欣赏愁苦了。人类历**大多数人很难接触到什么艺术,而现代社会却能让艺术普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统计表明过去几十年流行歌曲的趋势是感情越来越忧伤和含糊。所以美学是不可能客观的,每个人都在鄙视别人低端审美观和被别人鄙视,我们在审美观的鄙视链上不断移动。文人有时候研究病态美、悲壮美、失败美等等,也许*高境界则追求各种变态美。但本质上,他们研究美。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