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大漠祭(插图版上下)/西部小说系列

作者:雪漠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
定 价 ¥58.00
售 价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17 件
数量
-
+
库存:148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勤王记(2)
¥26.88 | ¥42.00
莲花庄物语
¥24.15 | ¥35.00
今夜辰星璀璨
¥34.86 | ¥49.80
  • 商品标识:3722672
  •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
  • ISBN:9787500099895
  • 作者:雪漠
  • 页数:524
  • 出版日期:2017-01-01
  • 印刷日期:2017-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00
  • “大漠三部曲”是雪漠成名作、代表作,创作历时二十年两度入围茅盾文学奖,当代文学的“精神钙片”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评论家雷达倾情**——当代文学太需要精神钙片了,雪漠的“大漠三部曲”正是一部充满钙质的作品。西部的生存诗意,可以滋润我们这个浮躁时代的地方太多了。
    《大漠祭(插图版上下)》为其中一册,是一部出类拔萃的描写当代农村生活的作品。语言鲜活、有质感,既形象又幽默,常有对西部方言改造后的新词妙句。
  • 雪漠著的《大漠祭(插图版上下)》是一幅激情澎 湃,最真切,最具震撼力关于西部故事的画卷,是一 个关于西部农村原生态生活的故事,这个故事整整写 了十二年。先睹原稿者无不为西部腾格里沙漠地区农 民的生活唏嘘与同情,无不为那里同胞的生生死死的 挣扎落泪与思索。农民老顺一家,为了活命,为了贫 瘠的观念的遗产,为了贫血的爱,为了贫苦重压下的 期盼,演出一幕幕刻骨铭心的生离死别,而奇幻的大 漠风光,奇特的西部民风,鲜活沉重的生存现实,死 死活活的感情纠葛,更使作品如原始森林般奇幻与凝 重。这是凝结了作者多年心血的一次生命书写。从贯 注全书的深刻体验来看,不用作者自述也能看出,它 的人物情事多有原型,或竟是作者的亲人和最熟悉的 村人。
  • 爱与理想的喷涌(“大漠三部曲”新版总序) 雪漠
    土地与梦想(第五版代序) 雪漠
    从“成为雪漠”到“享受雪漠”(第四版代序) 雪漠
    生存的诗意与新乡土小说(第二版代序) 雷达
    从“名人”谈起……(原序) 雪漠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弟弟·父母及其他(初版跋) 雪漠
    用汗水慰藉灵魂(再版代跋) 雪漠
    《大漠祭》的结构意图(创作谈) 雪漠
    另一种回响(《大漠祭》番外篇) 雪漠
  • **章 1 兔鹰来的时候,是白露前后。漠黄了,草长了, 兔儿正肥。焦躁了一夏的兔鹰便飞下祁连山,飞向这 个叫腾格里的大沙漠。
    老顺就在大沙河里支好了他的网。
    网用细绳绾成,三面,插成鼎立的三足,拴一个 做诱饵的鸽子。因兔儿日渐狡猾而饥肠辘辘的兔鹰便 一头扎进了网。
    兔鹰长着千里眼,看不见眼前三尺网。
    早晨,照例挼鹰。
    老顺很早就醒了。他梦见千万只兔子张着血红大 口向他扑来,铺天盖地的,就醒了。他相信报应,认 为那是死在他手里的兔子来索命。这种梦老做。** 次做这梦的时候,他就不想再放鹰了。孟八爷说:“ 屁!不放,兔子糟害庄稼,不饿死人才怪呢。”老顺 就想,放鹰也算是行善积德呢,就仍放。当然,主要 还是舍不得兔肉味,白露一过,嘴里没几块兔肉拌哒 ,心里就干焦干焦的;但总抹不掉杀生害命的阴影, 老做那梦。做一次,出一身冷汗。做归做,放归放。
    谁叫野兔糟害庄稼呢?有了这把“刷子”,老顺轻易 地就将那阴影刷到阴山背后了。
    灯一亮,那个叫“黄犟子”的黄鹰便不安分地扇 翅膀。显然,它也在做梦,梦见自己在天上飞呢。一 定是的。老顺想,人梦见自己吃肉时总要拌几下嘴。
    鹰梦见自己飞时,不扇翅膀才怪呢。老顺笑了。他发 现“黄犟子”已睁圆了眼。他很喜欢这圆溜溜转的霸 气十足的眼睛。这是真正的鹰眼。鹰的所有气息都是 从这个窗户里透出来的。
    “黄犟子”是个叫人咬牙的鹰,性子暴,难务息 。但也正说明它是个好鹰。就像千里马多是烈马、忠 臣大多刚直一样,性子越暴的鹰越可能是好鹰。一旦 驯服,抓兔子是一把好手,还不反。不像“青寡妇” 这种次货,一落网,就乖,就吃食,就叫人摸。面里 驯服得很,可一丢手,它就逃之天天了。抓兔子?哼 ,闻兔屁去吧。
    老顺喜欢刚烈的鹰。
    地上横躺着一个拇指粗的羊毛轴。那是昨夜老顺 硬塞进“黄犟子”嗉里的。早晨,鹰脖子一抡,毛轴 就出来了。老顺捡起,就灯下看,轴儿上已干净了。
    这就是说“黄犟子”的“痰”拉清了,能往兔子上“ 放”了。这是第七个毛轴。前六个,夜里喂,早晨吐 。羊毛上尽是黏糊糊的黄油。这黄油祖先叫它“痰” ,老顺也叫“痰”,灵官却叫“脂肪”。叫啥也罢, 一样。反正那黄油是叫鹰性子野的东西。不扯清,手 一松,鹰就飞了。嗖——,直上天空。等俯冲下来, 就不知溜到啥地方了。扯清“痰”,它一飞高,头就 晕,就饿得慌。见了兔子,不扑,才怪呢。
    老顺决定**把“黄犟子”往兔子上“放”。这 是个火候。放早了,鹰还野,有去无回;放迟了,鹰 就“背”了,忘了自己会抓兔子。万事俱备,只欠东 风。挼鹰至此,只剩一“放”。老顺有种临战前的兴 奋。
    推开门,一股清新扑面而来。老顺心里一爽。他 *喜欢这味儿。乡下的清晨,空气凉水似的,吸几口 ,便把脏腑洗透亮了。天还有些黑,几颗星像村里老 光棍毛旦的贼眼,一眨一眨地捉弄人。
    一声牛吼传来,曳长,沉闷,雄浑。一听,就能 听出是魏没手子的“西门大”在叫。那真是头好牛, 长,大,一身腱子肉。一跑,肉骨碌碌抖。跳起来, 压上去,个头小些的乳牛都支不住。老顺笑了,为自 己这时却想到了这个场面。
    他很响地清清嗓门,敲敲儿子的门,说:“起呀 ,爹爹们,尻蛋子把太阳都烤红了。白头子养活黑头 子几十年了,该自觉些了。”他听到灵官嘟囔道:“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又胀不死你。”老顺笑了。对 付儿子,他知道说话的分寸:轻了,冷水上敲了一棒 ,你说你的,他睡他的;重了,他们又恼了,免不了 顶撞你几句。大清早的,红个脖子黑个脸,**都不 利顺。“白头子养活黑头子”,不轻不重,正合适。
    再说,这也是事实呀。这几个爹爹,哪个不是他老两 口起早摸黑抓养大又供了书的?猛子念到初三,兰兰 初一,灵官高中。就亏了憨头,只念个小学。可这能 怪他吗?一大家子六张嘴,只靠老两口四股子筋动弹 。眼下,憨头到井上值夜,还没回来呢。
    老顺背了草筐,进了牲口圈。一股熟悉的混合着 牲口汗味和粪便的气息使他心里的温水荡了。这是他 清晨必做的功课,也是他*愿意做的功课。这黑骡是 魏没手子的那头青叫驴下的种,长起个头快,一岁, 就俨然是个大牲口了。瘸五爷*眼热他的,就是这黑 骡,老缠,要让给他。不成哟,别的,都能商量,唯 有这牲口,*是老顺贴心贴肉的东西。舍不得哟!… …瞧,这坯子,多好。腿长长的,灵丝丝的,像电视 上的长腿模特儿,高贵着呢。这小东西恋人,一见老 顺,总要用它那柔柔的白唇吻他的手。那滋味,嘿, 啥都比不上哟。这不,它又来了。老顺拍拍黑骡的脖 子,嗔道:“你个饿死鬼。”黑骡低唤声声,向他撒 娇。老顺笑了。温水一样的东西又荡了。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