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猎原(插图版上下)/西部小说系列

作者:雪漠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新品推荐
勤王记(2)
¥26.88 | ¥42.00
莲花庄物语
¥24.15 | ¥35.00
今夜辰星璀璨
¥34.86 | ¥49.80
  • 商品标识:3722673
  •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
  • ISBN:9787500099888
  • 作者:雪漠
  • 页数:495
  • 出版日期:2017-01-01
  • 印刷日期:2017-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50
  • “大漠三部曲”是雪漠成名作、代表作,创作历时二十年两度入围茅盾文学奖,当代文学的“精神钙片”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小说和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评论家雷达倾情**——当代文学太需要精神钙片了,雪漠的“大漠三部曲”正是一部充满钙质的作品。西部的生存诗意,可以滋润我们这个浮躁时代的地方太多了。
    《猎原(插图版上下)》是其中一部,围绕大漠中的一口井铺展开。
  • 《猎原(插图版上下)》是雪漠西部小说系列之一 。这部小说,围绕大漠中的一口井铺展开。这一口珍 贵的“猪肚井”,是这一带沟南沟北两大阵营牧人和 羊群活命的源泉。水充足,人和睦;水干枯,相屠戮 。如今“水线已到百米以下”,这便成为贯穿全书你 死我活的一脉伏线。但笔墨的重点,在写“环保”与 “偷猎”之争。有羊便有狼群,有狼便有猎人。而狼 若绝迹,鼠便成灾。鼠灭草原,沙压良田,祸根在人 ,人破坏了大自然的生物链。于是,狼、狐、鹰、鹿 等等,成为国家保护动物;违禁偷猎者,就是罪犯
  • 爱与理想的喷涌(“大漠三部曲”新版总序)
    选择与命运(第四版代序)
    从“成为雪漠”到“享受雪漠”
    地球是这样毁灭的——《猎原》读后有感
    《猎原》笔记
    读雪漠的长篇新作《猎原》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我的文学之“悟”(初版后记)
    《猎原》的创作意图(创作谈)
    心灵的猎原(《猎原》番外篇)
  • **章 1 那狼,悠了身子,款款而来。开始,猛子以为是 狼狗呢;也知道,过路子狗,不咬人。
    日头爷白孤孤的,像月亮。一团云,在日头下浮 着,溅出很亮的光来。云影子在地上飘忽,忽而明, 忽而暗。娃儿们就叫:“日头爷串庄子了——” 日头爷也是个娃儿,好奇心强,老串庄子。瞧, 好大个云影子呀,像魔毡在窜。那狼,成毡上的虱子 了。
    一人叫:“哎呀,黑胡子舅舅呀。” 猛子才发现,果然。那“狗”尾巴,直直的,夹 在尻槽里,才知道,那真是狼。怪的是,心里却不怕 。他知道,狼是土地爷的狗,叫封了口呢,不咬人。
    那狼也不慌,东嗅嗅,西闻闻,全不把世界放眼里, 一副游山玩水的闲情。
    村里常见狼,可谁也不去惹。狼也不攻击人。它 是土地爷的狗哩。土地爷的狗来了,就打发人的狗去 招呼吧。
    “狗烧!狗烧!”娃儿叫。
    “狗烧!狗烧!”大人也叫。
    几只狗扑出,撵那狼。狼却不顾,仍四下里嗅, 也不慌张,也不加速。狗却不敢近,因为狼时不时回 过头来,朝它们龇了牙笑。
    人们都出了院门,看那狼,穿过村子。瞧它,目 中无人,好个逍遥。
    一人叫:“黑胡子舅舅呀!”多人应:“黑胡子 舅舅呀!”那舅舅,是骨头主儿,地位仅次于父亲。
    裕同族这样叫狼,村人就随喜了。
    狼于是望了人,龇牙笑笑。狗虽在耳旁吠,狼却 不急,只悠悠行了去,肥身子晃势晃势,时不时叼只 蹒跚的老鼠,吞下肚去。
    猛子知道,狼爱吃老鼠,有老鼠吃,它懒得进攻 别的动物。老鼠是土地爷身上的虱子,老咂土地爷的 血。狼是土地爷的狗。
    日头爷过来了,探照灯一样,照了狼。狼抬头望 望,嗥一声,不知是说“谢谢”,还是骂“捣蛋鬼” 。那狗们,却倏地退了,等狼转身,才吠叫着撵去, 仍不敢近前。
    庄门上,都放了火,都怕这客人来家里做客。老 先人说狼怕火,可这狼,却摇摇晃晃,穿过火堆。烟 弥漫了一村子,把日头爷也淹了。
    “狗烧!狗烧!”大人娃儿都叫。
    狼由他们“烧”去。你咋“烧”,也是个狗。那 吠声,却仗了人势,一团团滚来,聒噪。狼于是回首 ,笑几下。狗便远远躲了。狼仍慢悠悠行了去,浑不 将外物放眼中,仿佛这天地间,除了为它照路的日头 爷外,就只有它了。那步儿,也不因烟火和叫声稍快 一些。
    串庄子的日头爷远去了,阴沉的云影毯子似的盖 了村子。火在叫,烟在冒,狼在悠悠。那样儿,倒似 凯旋的将军,烟呀火呀,仿佛迎接的**。
    狼悠哉游哉,穿过烟,穿过火,穿过村子,隐入 大漠了。
    猛子笑了,他对狼有了十分的好感。
    2 庄门外树上的沙枣已熟了,黑红黑红,一嘟囔, 一嘟囔,像悬挂的蜂窝。这是村里*好的沙枣,肉头 厚,甜,打下来,酒一焐,能吃个满口呢。
    树下,一个娃儿在哭,一群娃儿边拾沙枣,边唱 —— 嚎屁胎,一屁打到咬脐寨, 咬脐寨,冒烟哩, 一屁打到半天哩。
    半天里,起云哩, 一屁打到屎盆里。
    屎盆里,起泡里, 一屁打到古庙里…… 北柱的女儿趴在树权里,拿个桦条,一下下抽, 见猛子过来,嗖地滑下树,倒把猛子吓一跳。
    他虎了脸,“大丫,沙枣是我的,命可是你的, 小心摔成个癞蛤蟆,叫你妈拧歪鼻子。来,进贡。” “她才不呢。”大丫嬉笑着,给猛子“进贡”一 把沙枣,说,“妈巴不得我摔成癞蛤蟆,她好再养娃 子呢……瞧,那儿驼可疯了。” 果真,槽上拴的儿驼,含一口白沫子,正咕嘟嘟 咕嘟嘟地吹,脑袋一甩一甩。猛子知道,它想“寻羔 ”了。换句话说,它到了发情的节儿。爹老嚷嚷着要 骟。去年,没顾上。今年,无论如何,要把那生事的 卵蛋去掉。这毛虫,一发情,也和人一样,茶饭不思 ,弄不好,就烧坏脑子,追人咬人,撵个路断人稀的 。
    见猛子过来,儿驼直杠杠叫一声,臊味儿很浓。
    寻羔者都这样。平日也驯顺,一疯,就不安稳。除了 猛子和老顺,谁也不敢前凑。那大口,噙一嘴白沫子 ,咕嘟嘟一阵,就会朝你啐来,弄得你脸上身上尽是 黏物。小时候,猛子很怕骆驼。听爹说,叫它啐一下 ,脸上会出麻子。那时,他老照镜子。现在,当然不 怕了。除了女人,*扯心贴肺的,就是这儿驼了。虽 也活得恓惶,可一上驼背,那豪气,就腾地入心了。
    那感觉,和骑女人,差不离呢。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