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时间陷阱

作者:魏市宁 出版社:北京联合
原价 ¥36.00
售价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0 件
数量
-
+
库存:33

收藏

服务
  • 商品标识:3720130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93236
  • 作者:魏市宁
  • 页数:250
  • 出版日期:2017-03-01
  • 印刷日期:2017-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0
  • 题材新颖独特。《时间陷阱》是市场上受欢迎又稀缺的集“邪典、烧脑、悬念”于一体的短篇故事集,每篇三千到六千字轻阅读,是一部酣畅耐读而富有挑战性的奇趣读物,可以满足读者追求神秘刺激的需求,带给读者奇异的体验和对生活的思考。
    火车、柜子、闹钟、梦境……每个故事的片段均源于生活中*常见和琐碎的元素,在结尾却让其变得恐怖而陌生。在营造恐怖和悬念的同时,故事还关注了*多现实的问题。相比一般的悬念故事而言,多了许多深入的思考。
    匪夷所思的思路,非同寻常的写作手法,一气呵成的阅读感受。叙述或情节流畅,或迟缓沉重,或戛然而止,多样化叙述,丰富的阅读趣味。
    作者魏市宁曾获《人民文学》90后星生代文学奖,是豆瓣阅读人气作者、中国写手论坛专栏作家,有固定的读者群。
  • 魏市宁著的《时间陷阱》是一本邪典悬疑故事集 ,分为“怪人”“怪物”“怪事”三部分,现实主义 的叙述,搭配最邪典悬疑的情节,让平凡的生活萌生 出一丝不寒而栗的恐怖。 书摊上的旧闹钟、床上的枕头、生日蛋糕上的蜡 烛、普普通通的一列火车、现实中忽然觉得似成相识 的某个场景或梦的片段……这些生活中很常见的东西 ,却隐藏着最可怕的秘密——闹钟可以致人衰老,枕 头可以吸食精髓,蜡烛熄灭足以致人死命,火车陷入 无限的时间循环,梦的片段如操纵傀儡般操纵一个人 自动走进死地……平淡的生活就这样忽然进入恐怖之 地。
  • **部分·怪人
    时间陷阱
    爆破小队
    记忆闹钟
    造物主的诅咒
    会飞的鲤
    吹蜡烛
    一个老人眼中的蛛丝马迹
    套盒陷阱
    第二部分·怪物
    东南亚神裂虫
    关于宇航员的三段录音
    隐身刺客
    药剂潜规则
    叶水鱼在下弦庄
    伟大艺术家
    第三部分·怪事
    世纪庄园百年史
    《奇女图》成因一种
    马青图受难记
    神之傀儡
    审判日
    外篇
    云从那边升起
  • 医院对谈(1) “环城列车共计十二节,零点始发,逆时针行驶 ,深夜十一点从反向重回始发站,为终点站,周而复 始,永无止境……”他停了一下,说,“你能不能摘 下帽子和口罩?” 虽然是临时性的工作,然而作为心理医生,我现 在的穿戴确实不够诚意,大面积的伪装会让病人心生 提防,从而影响交流。我看了看门口的那面镜子,里 面映照着我和我的病人。我扶正有些歪斜的口罩,说 :“这可是专业的行头,你放心好了,当心理干预进 行到必要的阶段时,我会换上另一套装扮,这些都是 情感咨询所必要的措施。” 他极不情愿地放弃了诉求,开始提起那条周而复 始永无止境的环城铁路,讲述那列穿梭于两座城市之 间的环城列车——它是两地市政府联合牵线的观光性 工程项目,铁路呈现一个巨大的、中规中矩的环形, 沿途可以看遍这两座城市的生长、交错和变迁。
    他开始讲起那段在白天频繁提及但又不愿详述的 往事,这时候的他忽然没有了整个白天的烦躁和忧郁 ,令他困扰的感情问题被抛诸脑后,他变得像一个自 恋的演说者,沉浸在讲述某个自以为是的故事的自豪 中。
    以下口述应该作为笔录,但是我对记录这段荒谬 的自述丝毫提不起兴趣。
    他的独白(1) 那时候我和海棠已经同居两年,赶上世界经济萧 条,沿海的工厂纷纷倒闭,而我们之间的问题也变得 日益严峻起来,就和现在一样,感情的墙上爬满了不 可修复的裂痕。我们彼此厌倦,经常陷入争吵。那个 **的夜晚,我们一起去坐环城列车,这是海棠的提 议。双人包厢,打折的车票,中途不必下车,可以一 直坐回始发站,像搭乘一座放倒在地上的巨型观光摩 天轮,可以一整天都待在火车上。
    海棠说这样可以放松心境,让人想通很多事。
    相对而言,我*关心的倒是这次消费的价格—— 虽然包厢票打了对折,但是这也算得上是一种**的 消费。售票处不必排队,因为夜间乘客寥寥无几,而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厌倦。
    车站广场中央的位置,是一座由镜面组成的四四 方方的正方体建筑,大约三米的边长,倒映着周边的 事物。
    我去买了票,广场钟楼敲响了十二点的钟声,这 时候,我**次见到他。我注意到的并不是他的脸, 而是他脖子上靠近左边锁骨的那个鲜红色的吻痕,刚 刚剪过参差不齐的头发,刘海儿遮住了半张脸,仅能 看到下巴和一点儿鼻头。他穿着一件肮脏的、沾了水 的军绿色大衣,大衣的下摆很长,盖住了鞋子,鞋子 和我的同款,一步一步从下摆探出鞋头来。他吸了吸 鼻涕,走路急匆匆的,却又不想发出*大的声响。他 看到了海棠,朝她跑过来,像是彼此很熟悉。后来看 到了我,他开始变得惊恐和迟疑,站在不远处喘着气 咳嗽着。
    我用双手护住海棠,不客气地问他:“我们认识 吗?” 他看着我的发髻,那是女人才愿意扎的类似丸子 头的发型,只有这样我才能驯服那些过长的头发,他 有些异样地看着我,我讨厌别人这么刻意地盯着我的 头发看,仿佛上面有一道夺目的风景。
    “你是谁?”我再次问道。
    他一张嘴,我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并且带 有浓重的鼻音。
    “端木承时。”一个陌生的名字。
    那声音虽然熟悉,却让我感觉不适,对我而言, 那堪称是世界上*枯涩的声音,毫无色彩,毫不悦耳 。后来海棠说,那音色和我的相似,据说当一个人听 到自己的声音——声音不经颅骨传播——灵魂就会不 适。
    他报完名讳就走开了,视线从海棠身上,从我们 的提包上逐渐撤离,目光颤抖、诡异、另有所图。
    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