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毒木圣经(精)

《百年孤独》之后,你为这样一部小说等了多久?

作者:(美)芭芭拉·金索沃|译者:张竝 出版社:南海
原价 ¥59.00
售价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2615 件
数量
-
+
库存:683

收藏

服务
  • 商品标识:3753614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80884
  • 作者:(美)芭芭拉·金索沃|译者:张竝
  • 页数:576
  • 出版日期:2017-03-01
  • 印刷日期:2017-03-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70
  • 《百年孤独》之后,你为这样一部小说等了多久?

    收起全部

  • 普莱斯牧师带着妻子和四个女儿从美国来到比属 刚果,把种子、蛋糕粉和圣经带进了遍布毒木的丛林 。牧师眼里,这里是一片蛮荒之地,满是需要救赎的 灵魂。然而,他不但没能拯救那些“无知”的土著, 反而将一家人拖入了危机四伏的动荡人生。一场惨剧 悄然而至。他们要在生命的丛林中兜转挣扎多久,才 能继续向前,步入光亮之中? 芭芭拉·金索沃著的《毒木圣经(精)》以五位性 格迥异的女性视角叙述,将历史的洪流与人性的幽微 交织,犹如一片绚烂神秘的森林,美丽凄切,令人震 撼。 《毒木圣经》简介:普莱斯牧师带着妻子和四个女儿从美国来到比属刚果,把种子、蛋糕粉和圣经带进了遍布毒木的丛林。牧师眼里,这里是一片蛮荒之地,满是需要救赎的灵魂。然而,他不但没能拯救那些“无知”的土著,反而将一家人拖入了危机四伏的动荡人生。一场惨剧悄然而至。他们要在生命的丛林中兜转挣扎多久,才能继续向前,步入光亮之中? 《毒木圣经》以五位性格迥异的女性视角叙述,将历史的洪流与人性的幽微交织,犹如一片绚烂神秘的森林,美丽凄切,令人震撼。

    收起全部

  • 芭芭拉·金索沃(BarbaraKingsolver):美国当代著名作家,美国人文领域至高荣誉“国家人文勋章”获得者。生于1955年,在肯塔基州乡间长大。迄今出版了7部长篇小说,其中有5部全美销量超过100万册。作品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入选美国高中和大学文学课程。曾获英国橘子文学奖、南非国家图书奖、爱德华·艾比生态小说奖、戴顿文学和平奖等。代表作有《毒木圣经》《豆树青青》《纵情夏日》《罅隙》等。

    收起全部

  • **部 创世记
    第二部 启示录
    第三部 士师记
    第四部 神与蛇
    第五部 出埃及记
    第六部 三童之歌
    第七部 树之眼

    **部/创世记

    第二部/启示录

    第三部/士师记

    第四部/神与蛇

    第五部/出埃及记

    第六部/三童之歌

    第七部/树之眼

    收起全部

  • **部 创世记 神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创世记》1:28 奥利安娜·普莱斯 佐治亚州,桑德林岛 想象一片废墟。这废墟怪异之极,*不可能存在过。
    首先,勾勒出森林。我要你成为它的良心,成为树之眼。树,一列列地立着,长着滑溜的、条纹状的树皮,犹如肌肉发达的野兽,不可思议地疯长着。每一寸空间都充盈生命:精致而有毒的蛙,斑斓的纹路有如骷髅,攫住对方交媾,将珍贵的卵分泌到滴水的叶片上。藤蔓紧缠着自己的同类,无止休地角力,要迎着阳光。猴子在呼吸。蛇腹滑过树枝。排成纵队的蚂蚁大军将猛犸象般庞大的巨杉树干啮成清一色的颗粒,再将之拖入地底的暗黑之中,供它们那永不餍足的蚁后享用。与之相对,幼苗如同一支合唱队,拱着脖子,从朽烂的树桩中探出,从死亡里吮吸着生命。这片森林啃啮着自身,永生不息。
    此刻,下方的小径上出现一列纵队,一个女人和紧随其后的四个女孩走了过来,全都身着衬衫式连衣裙。从上方这么看去,她们仿佛注定要迎接不幸的苍白花朵,定然会惹你心生怜意。可要小心了。你还是等到以后再来决定她们值得什么样的怜意吧。尤其是母亲——看看她是怎么领着她们的。她的眼睛是浅色的,小心翼翼。她用一条破烂的蕾丝手绢束起一头深色头发,凸出的下巴因两旁摇晃的假珠子大耳环而忽闪忽闪的,那珠光恍若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头灯,照亮了路途。女儿们走在她身后,四个女孩身体紧绷,好似上紧的弓弦,各自急切地要向不同的道路发射出自己的女人心,或通往荣耀,或通往诅咒。即便现在,她们也像同囚一袋的猫那样抗拒亲密:两个金发女孩——矮的野性,高的傲慢;两个深褐色头发的女孩书挡般分别走在队伍的两头。她们是一对双胞胎。走在前头的那个急于**;后面那个则拖着脚步,一瘸一拐地颇有节奏。她们会不屈不挠地一起翻跨过横倒在路上的腐朽树干。母亲优雅地挥着手领路,拨开一张又一张蛛网的帷幕,就像在指挥交响乐团。在她们身后,帷幕闭合,蜘蛛重又操起杀戮的勾当。 在这鼓乐喧腾的当口,有人讲起了英语,我才猛 然缓过了神。但我不太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围 着我们的人都又跳又唱、敲击盘子、像飓风中的树木 般挥动着手臂。就在他们烧煮东西的篝火边,一个身 着黄色衬衫、卷着袖子、肤色黝黑的男人朝我们打着 手势,声嘶力竭、瓮声瓮气地喊道:“欢迎!欢迎你们 !” 他身后还有个男人,年纪*大,一身行头古怪离 奇。他戴了顶大礼帽和一副眼镜,身着布衣,嗖嗖地 来回甩动一根兽尾。他用当地语言低吼了几句,所有 人便立马静了下来。
    “普莱斯牧师夫妇和你们的孩子!”穿黄衬衫的 年轻人喊道,“欢迎参加我们的宴会。**,我们宰 了头山羊,庆祝你们的到来。很快,你们的肚子里就 会填满我们这儿的富富和霹雳椒。”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那些半裸女人便鼓掌欢呼起 来,仿佛再也抑制不住对那头死山羊的垂涎之情。
    “普莱斯牧师,”男人说,“请为这场宴会致几 句辞吧。” 他做出让父亲上前去的手势,但父亲似乎根本无 须邀请。他早已站上了椅子,看上去有十英尺那么高 。他没穿外套,这倒没什么稀奇,因为他就是那样的 人,只要布道正酣,经常会把西装一扔了事。他那起 了褶子的黑色裤子被皮带束得很紧,但胸膛和双肩却 显得硕大无比。我差点忘了,他那件整洁的白衬衫底 下还揣着不计其数的致命武器呢。
    父亲慢腾腾地将一只胳膊举过头顶,俨然罗马帝 国时期的神祗,正准备抛下雷鸣和闪电。每个人都仰 视着他,微笑,鼓掌,高举的手臂在头顶、裸胸的上 方挥动。接着,他就宣讲起来。与其说这是场演讲, 还不如说是场酝酿中的风暴。
    “主将乘着——”他嗓音低沉,极具震慑力,“ 疾驰的云彩而来,驾临埃及。” 乌拉!所有人都欢呼雀跃,可我心里却打了个结 。他的脸上又浮现出那副表情,哦,天哪,好像在说 摩西要从西来山。上轰然而下,用十种簇新的方式来 摧毁你的生活。
    “驾临埃及!”他的布道声犹如起伏跌宕的歌声 ,忽高忽低,忽而*为高亢,忽而*为低沉,来回反 复,似一把锯子正要锯开树干。“地上的每一个角落 都有他的光,”父亲顿了顿,狠狠地扫视全场,“他 的光已经降临。” 他稍作喘息,再次开讲,吟诵之际极其轻微地摇 晃着:“主派遣他的仁慈天使驾临,他的神圣使者来 到平原上的城市,罗得就在那儿,居住于罪人中间!” 欢呼声渐渐止息。此刻他已成万众瞩目的焦点。
    “罗得对聚于他门前的罪人说,众弟兄,请你们 不要作这恶事!因所多玛的罪人们怀着满腔恶意想要进 他的家。” 我发起抖来。我当然知道《创世记》的第十九章 ,他经常让我们抄写这一章。我很厌恶罗得要把自己 还是处女身的女儿献给那帮罪人的那部分内容,他让 那些罪人对他的女儿们胡作非为,好让他们忘记那两 个正在他家做客的天使,免得天使受了惊扰。这算是 哪门子交易啊!他那可怜的老婆当然会变成盐柱啦。
    但父亲略过了所有这些内容,直奔可怕的结局而 去:“主的使者剿灭了罪人,那些人对眼见到的上帝 不闻不问,对自己的赤身裸体也毫不在意。” 然后,他停了下来,纹丝不动。他抬起一只大手 伸向会众,牢牢吸引着他们,再伸出另一只手指向火 堆边的一个女人。那女人悬垂的大乳房平摊在胸前, 像是用熨斗熨过,但她显然不在意。她背着个孩子, 孩子长长的腿跨在她的髋部,她用腾出来的一只手挠 着孩子的短发。她紧张地环顾左右,因为这里每一个 人的眼睛都随着父亲苛责的目光直直地望向了她的裸 体。她屈了屈膝,把那老大不小的孩子往上拱了拱。
    孩子的脑袋耷拉着,头发像一蓬红色的草窠,神情茫 然。那母亲就这么站在聚光灯下,久久沉默,脑袋因 恐惧和迷惑而微微后仰着。*后,她转过身,拿起一 柄长勺,捅了捅正在炖菜的罐子。
    “对赤身裸体毫不在意,”父亲重复了一遍,“ 也从不检点黑暗的灵魂!我们要毁灭这地,因这城内罪 恶的喧嚣在耶和华面前甚大。” 再也没人唱歌、欢呼了。不管他们是否理解了“ 喧嚣”为何意,反正现在他们是不敢造次了。他们甚 至不敢呼吸,至少看上去是这样。你得信我,父亲的 语调能起到很大的效果。背着孩子的女人仍背对着人 群,侍弄着食物。
    “罗得走了出去,说与那些值得被救的人听。” 现在,父亲用起了和缓、轻柔的语调,“罗得对他们 说,‘快离开这黑暗之地吧!快起身进入那光明之地吧 !’” “哦,主啊,让我们祈祷吧,”他的这句结语让 人倏然间又返回了尘世,“主啊,请允许我们这儿的 贤人从恶行中起身,走出黑暗,进入圣父的美妙光亮 中。阿门。” 所有脸孔都聚焦于父亲身上。他们仿佛都是闪耀 光泽的黑色植株,而父亲的红发脑袋就是太阳。之前 ,他们的表情从快乐慢慢过渡到了困惑,继而又变得 沮丧。此刻,随着魔咒解除,人们便又开始嘟嘟囔囔 ,走来走去。几个女人撩起裹身的纱笼,系在身前, 遮住胸部。其他女人则把她们光屁股的孩子聚拢来, 把他们带到外面的黑暗中去了。我猜他们应该是不吃 晚饭就回家睡觉去了。
    我们脑袋上方的空气变得无比宁静。听不见一丝 其他声响,只有外面又黑又深的夜里蝈蝈的叫声。
    P26-28

    收起全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