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长大后的世界

比追风筝的人*洗涤灵魂,比摆渡人*懂情谊的真谛。席卷《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数十项故事大奖,15国读者含泪**。一部呈现友谊力量的成长史诗,只有你懂我,你总是能以正确的方式安慰我,而不是站在道德的高度评判我。

作者:(美)罗曼·阿拉姆|译者:任小红 出版社:江苏文艺
原价 ¥38.00
售价
促销

新学期新装备 满99减30 满189减60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1800 件
数量
-
+
库存:516

收藏

服务
  • 商品标识:3747831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98558
  • 作者:(美)罗曼·阿拉姆|译者:任小红
  • 页数:311
  • 出版日期:2017-01-01
  • 印刷日期:2017-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8
  • 99999990000733652_1_o.jpg

  •    罗曼·阿拉姆著任小红译的《长大后的世界》讲述了:我们总在感叹,“越长大,越孤单”,昔日挚友,如今却渐行渐远;彼此思念,却再也回不去当年。    亲如姐妹二十年,沙拉和罗伦一起经历了高中和大学、*份工作、初恋,经历了二十多岁的不确定以及三十岁多的现实。    沙拉是名门家庭的独生女, 工作于一家慈善机构,工作顺风顺水,正在进行筹备她的婚礼;罗伦美丽、执拗、特立独行,单身,工作于一家出版社,分担着父母的焦虑,质疑着自己的未来和人生,但也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问题。    此时的二人,内在有不同的追求和心态,外在有不同的环境和生活。即使昔日因性格互补而亲密,在此种现实情况下,双方也很难对彼此的遭遇感同身受,感情的疏远看似已是在所难免。在经历了嫉妒、愤怒、伤害、猜忌后,二人多年的友谊成功地维系了下去。

  •    罗曼·阿拉姆著任小红译的《长大后的世界》讲 述了:嘿,我的“损友”。你懂的,我是那么不甘于 将就。因为人生中只有没有去做的事,才会让我们感 到遗憾。当我犯错的时候,你从来不站在道德的制高 点去指责我,而总是能以一种正确的、恰到好处的方 式来安慰我。我知道你并不是“无条件”支持我,你 只是希望我能摆脱父母和他人的期待,纯粹地为自己 而活。可是我们终究还是没能逃开“越长大,越孤单 ”的诅咒。如果有一天,我们终于忘掉那些过错和不 被原谅的青春,终于懂得区分锦上添花的朋友和雪中 送炭的知己,那在世俗的洪流中渐行渐远的你,会与 我殊途同归吗?

  • 正文

  •    沙拉说话声音太大,真叫人头疼。
       罗伦通常都会悄悄提醒沙拉放低声音,可是一点 儿用都没有。
       多年来一直如此。“我的意思是,我都有多长时 间没见到你了?”沙拉一边说,一边夸张地挥着手里 的酒杯,像女王挥着权杖。琼浆瑶液在壁薄如纸的玻 璃杯里荡到了杯口,但是没有洒出来。
       “我们上次见面是……”罗伦记不清了。是两个 星期前、三个星期前、二十天前,还是一个月前?一 个月时间似乎没多长。
       一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她们很忙。她们都是成 人。现实就是这样。她耸了耸肩膀。
       “总之挺久了。”沙拉放下玻璃杯,从桌子对面 探过身来,仿佛要和她密谋什么,“你好吗?”沙拉 伸出一只手,仿佛要去抓罗伦的手。
       罗伦把手缩回去,这纯属条件反射。她抿了一口 自己的伏特加苏打水。冰块叮当作响:在她听来,没 有比这声音*悦耳的了,就像英国人的口音或高跟鞋 敲在瓷砖上的嗒嗒声,那么优雅从容。“我很好。”    这算什么问题?或者说,这也能算个问题?她还 是老样子,她们两个都是老样子。
       “你好吗?”这个问题根本没办法回答,只好反 问对方。问题的关键是,这成了教理问答,而不是聊 天。
       沙拉清了清嗓子,嘴角浮出一丝微笑。不过,她 脸上几乎总是洋溢着笑容。她没什么理由不高兴的。
    她魅力四射,她的生活精彩万分。
       “很好。”她说。
       不起眼的小酒馆里灯光昏暗,只有几盆可怜巴巴 的盆栽,连菜单都是写在黑板上的。她们没事才不会 约在这种地方见面。沙拉有个消息要告诉罗伦,她认 为这种事必须面对面地告诉对方。她真是应该去探讨 那种以谈话改变别人一生的领域,而且这种谈话通常 是要收费的,比如:肿瘤学、诺贝尔奖委员会。事实 上,她没有什么领域要探讨,她的消息很难改变别人 的一生,只能改变自己的人生。她们可是*好的朋友 。
       虽然每次都是沙拉想安排见面,可她每次又很忙 很忙,这真是令人恼火,或者讨厌,或者随便用什么 词形容吧。她每周要去店里两次,有时候*频繁,这 个计划随时会变化。此外,她每个星期天晚上都雷打 不动地陪父母一起吃饭:他们一家三口,亲亲热热地 在舒适的豪宅里,烤鸡放在她妈妈四十年前从索萨利 托带回来的陶瓷盘里。每次都有烤鸡;有浸泡了几个 小时的土豆,和迷迭香一起烤得又酥又脆;还有从老 果酱瓶里倒出来的霞多丽。
       偶尔会邀请一个客人,有时候是沙拉爸爸的下属 ,有时候是沙拉的朋友。罗伦就多次受邀成为他们的 座上宾,如今恐怕丹也是他们的座上宾了吧,那个温 文尔雅、精明能干的丹。那些橙色和黄色的盘子浮现 在罗伦的脑海里。其他日子的晚上,沙拉不是跟哪个 朋友看电影,就是去剧院,或是和谁在闹市区的书店 里看书,或是听讲座,那座剧院有一场舞蹈表演,沙 拉妈妈几十年来都在那里观看演出,再要么就是跟那 个可靠的丹在一块儿,罗伦几乎受不了丹那张脸,不 管怎么样,他们两个在恋爱。然而,打电话的人是沙 拉,发短信发邮件的是沙拉:嘿,你在哪儿?怎么都 没看到你?下周三见个面好吗?罗伦总是拖了又拖, 她喜欢临时起意的惊喜。快乐不能去规划,它会自然 而然地到来。
       “很有意思。”罗伦毫无来由地说了一句。
       “我要结婚了。”沙拉说。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