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校园

师父心塞

作者:九鹭非香|绘画:流水画 出版社:羊城晚报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商品标识:3706507
  • 出版社:羊城晚报
  • ISBN:9787554303511
  • 作者:九鹭非香|绘画:流水画
  • 页数:217
  • 出版日期:2016-11-01
  • 印刷日期:2016-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0
  • 作为一部主题轻快,题材专一的短篇小说合集,《师父心塞》完整收录了九爷(即:作者九鹭非香)的六个短篇萌文。语言清新幽默,故事情节或欢乐或轻松或感人至深,六个故事带着六种不同的味道,每一个都能让人读出不同的感受。故事框架建构于古代背景,期间随着作者天马行空的勾绘——或去到仙山,或下到魔界,或回到人间的扬州三月。背景设定随着故事的不同而转换,充满新鲜感。作者**的幽默风趣,*是让读者在欣赏过程中不由自主地会心一笑。只需轻松地去阅读这本书,跟随作者进入一个充满萌点的文字世界。
  • 九鹭非香著的《师父心塞》为短篇小说集,收录 了6篇短篇故事,皆为讲述徒弟与师父之间克服种种 困难共同成长的故事,每个故事结局或美满幸福或让 人回味深思。作品是一部以古代为时间背景的仙侠题 材小说,讲述了几个不同性格的师父教导各自的徒弟 ,引导徒弟走向正途;或是师父帮助徒弟,与徒弟一 起经历重重困难,最后化险为夷的传奇故事。六对师 徒,六段故事,不同的风花雪月,不同的生离死别, 却是同样的动人心魄。
  • 师父心塞
    师父有病
    师父年迈
    师父来战
    师父有毒
    师父年少
  • 于是我收了我的大徒弟。
    当初,为我收徒一事,小辈们前前后后地忙活, 意图让我在三万弟子中选到根骨*佳的一个,以便将 其培养成下一个成仙之人,光耀空灵派门楣。
    但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在一个妖怪 巢穴里掏到我的大徒弟。
    适时他被大鸟妖捉进巢穴里正要吃掉,而我正好 嘴馋去掏妖怪的蛋,蛋没摸着却摸着了小孩的腿。我 将他拖了出来,一眼便看中了他远远甩出空灵三万弟 子十条大街的灵根奇骨。
    我那可叫一个欣喜若狂,一巴掌拍死了一旁叽叽 喳喳乱叫的大鸟妖,将小孩抱到树下,连名字也没问 ,冲口就道:“你要做我的徒弟吗?” 他惊魂未定地看了一眼旁边蹬腿死了的鸟妖尸体 ,又看了一眼我:“什么是徒弟?” 我没收过徒弟,还真不知什么叫徒弟,不过这种 时候骗到孩子是*重要的事,我眼珠子一转:“徒弟 就是让我给吃给穿给捧在手心里疼的小宝贝。” “给吃?” “嗯,山珍海味。” “给穿?” “嗯,绫罗绸缎。” “小宝贝?” “嗯嗯,心肝小宝贝。”我伸手帮他抹干净了脸 上的尘与土,他睁着眼睛看我,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珠 子里尽是细碎的光。我是真的有点心疼了,这么半大 的孩子,又瘦又黑,还差点被拖进鸟窝里吃掉,也没 个人救救他,我牵住他的小手,蹲下身子看他,“你 做我的徒弟,以后我断不让人和妖欺负你,我会护你 一辈子。” 他看着我,答应了。
    我亢奋激动地将他带回空灵,于空灵之巅上赠他 仙剑虹霄,赐他弟子名——千古。我望他将来学有所 成,能承我衣钵。流芳百世,名传千古。
    我的大弟子的确不负我所望,让他的名字响彻了 神州大地,但他却是用大逆不道、堕入魔道的方式遗 臭万年。
    其实现在想想,千古算是我收的三个徒弟里*是 靠谱的一个。他性格沉稳,行事果断,有经世之才而 深谙韬光养晦之道,但他**的不好…… 就是喜欢我。
    这委实让人捶胸顿足,让我恨不能捅死自己以谢 罪天下。
    其实也怪我。
    我接千古回来的那年,已有八百岁高龄,千古仅 有八岁。我顶着一张二十岁的面孔活了八百年,自然 是活得坦坦荡荡,但却没有顾及到千古曲折的成长心 理。
    千古资质极好,不过二十五岁便已修得不老之身 ,从此容貌再无变化。再后来他又学会了千变万化之 术,但从来也没让自己变得年轻一点,依旧顶着那张 看起来比我稍大一点的面孔成天在我身边晃悠。晃便 晃吧,左右比我小七百九十多岁呢。
    我因这心里太过坦荡,便也没有在意。我住在空 灵之巅,素日无人前来打扰,门派里自然也没人在意 。直到事发之后,我才觉得,这小子心思实在藏得深 。
    若不是那日我贪杯喝多了酒,躺在酒池边闭眼假 寐,千古上来亲了我一口,在我耳边呢喃了许多遍缠 绵的“师父”二字,我怕是**也不知道千古的心思 。
    后来我才知道,那日的千古乃是被一思慕他许久 的女弟子下了药,他急切地赶回欲净神祛毒,却见我 脸颊嫣红地躺在酒池边,这才忍不住数十年来积攒的 情意,上来啄了我一口。
    彼时我醉酒假寐,意识却还是能观千面听八方的 ,他这一口将我酒劲尽数啄光了去。但好在他没有做 *过火的事情,我顾及着我们师徒俩的面子,便没有 当面戳破他,只是继续装睡。
    *终千古还是用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克制住了所 有情绪和冲动,踉跄离去,我这才睁开眼睛,望着空 灵山巅天外繁星兀自反省。
    我其实是个很传统的师父,还没有开放到可以接 受这种事。
    按照门规,出了这样的情况,我该废了千古一身 修为,并将他逐出师门以惩他大逆不道之罪的。
    但千古是我**的弟子,也是我一手带大的小孩 ,呵护了这么多年,谁打他一下我都是要冷着脸去训 人的,这突然之间,我哪狠得下心去废他修为。
    我思忖了一晚上,觉得还是自己教育过程中出了 差错。但现在差错已成,硬掰估计是掰不回来了,唯 有采取软手段。
    我先是闭关,命千古除非有性命攸关的大事,否 则都不许来扰我。
    我这么躲他,一躲就躲了五年。
    出关之时,见到千古的**面,我心中还是想念 的,而他显然比我*想念,平日里正经严肃的脸上一 直带着一抹让我感到不甚自在的微笑,眼神温顺得就 像一只等待被抚摸的大狗,他说:“师父,这五年, 我用心地打理着空灵之巅。” 是啊,打理得很好。
    “师父。我每日皆有用功修行,一日也不敢懈怠 。” 看得出来,他的修为又精进不少。
    “师父……”他垂下头,唇边有隐隐的笑,“我 一直期待您,能早日出关。” 我沉默。
    他对我突如其来的闭关没有埋怨,对我五年的不 理不睬没有感到委屈。他只是默默地做好了一切,等 待着我再见他时夸他一两句,就像小时候他练好了法 术渴望我发糖一样。
    他要的不多,他知道他心里的那些感情是不可以 的,所以他隐藏了那些情愫,只依稀透露出一些极小 的期待,希望被我满足。
    但他这些小期待若被我满足,难保他日不会有* 多的期待和渴望。
    我忍住了,没有夸他。
    于是千古也沉默了。我看得出,对于我的冷淡, 他有些受伤,但下一瞬他又恢复了惯常的自己。
    只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偶尔我会看见他的目光 悄悄地在我身上停留。
    五年的避而不见,好像并没有改变什么。
    他比我想象中执着。
    P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