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乡土小说

二月里来好春光(精)

作者:刘紫剑 出版社:文化发展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新品推荐
二月里来好春光(精)
¥21.40 | ¥32.00
种桃种李种春风(精)
¥30.20 | ¥45.00
故乡土热
¥21.40 | ¥32.00
福地(精)
¥26.70 | ¥39.80
  • 商品标识:3680247
  • 出版社:文化发展
  • ISBN:9787514214864
  • 作者:刘紫剑
  • 页数:210
  • 出版日期:2016-12-01
  • 印刷日期:2016-1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8
  • 《二月里来好春光(精)》这部中篇小说合集收录了刘紫剑、李学辉、周建标三位当代名家的新作,体现了他们在文学创作上的探索和成果,令大众读者满怀期待。
    《北京文学》2013—2014年重点作品由北京文学月刊社主编,这些作品都是经过专家、读者的投票获得胜出的**作品,有广泛的读者基础。这套丛书的作者中,有诸多当代名家,如铁凝、刘庆邦、聂鑫森、于坚、迟子建、蒋韵、石一枫等,他们在**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 刘紫剑所著的《二月里来好春光(精)》共收录《 二月里来好春光》《太平湖》《原点》3个中篇小说 。《二月里来好春光》写了一对普通夫妇的情变故事 ,两人本来过着恩爱的生活,却因为一次车祸,生活 大为改变,丈夫由家庭的顶梁柱变成妻子的负担,又 怀疑妻子出轨,最终因为一时冲动酿成大祸,小说很 有震撼力。
  • 《二月里来好春光》
    《太平湖》
    《原点》
  • 这件事情过去好几年了,二月要求自己忘记,也 几乎都忘记了,但钟良不行,对二月的父亲总是耿耿 于怀。两人有时候斗嘴,二月说,关你屁事啊,你还 应该谢谢我爸呢,要不是他,我接了班,成了正式工 ,还看不上你了。钟良翻着眼珠子问她,怎么你还准 备离婚啊?二月说,不是离婚是休夫,我要把你扫地 出门,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还想着离婚。二月说着 说着就生气了,**忘记这个话题是她先挑起来的, 一生气就要打钟良,小拳头挥舞得挺带劲。钟良转过 身把背给她,让二月尽情地泄愤。二月打累了,就说 不行,今晚你要补偿我,“二月式”,来一个。钟良 转过头笑她,你个女无赖,加女流氓。
    其实钟良对二月的父亲心怀不满,还有一点,就 是老杨当初极力反对两个人交往,甚至当着二月面, 抽过钟良的耳光,让钟良别再纠缠他的女儿。其实老 杨不知道,两人真要分了手,*难过的是他的女儿。
    自从初中两个人有了感觉,二月就再没有正眼瞧过别 的男孩一眼。老杨看着女儿**天出落得如花似玉的 ,都扳着指头算计好几年了:厂长的儿子已经结婚了 ;书记的儿子听说特别好赌;生产副厂长家里只有两 个姑娘;经营副厂长儿子倒挺般配,年龄合适,性格 也好,但在市里工作,不一定能看上二月……不想二 月技校一毕业,就把钟良给引到家里来了,可把老杨 气得不轻。钟良也是电厂的职工子弟,不过因为他的 父亲到内退的时候还只是个工人,老杨就不是很瞧得 起。想着自己辛辛苦苦养大一朵花,结果让猪给拱了 ,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见了钟良的父亲还打招呼的 ,成了亲家反而不想搭理了。钟良的父亲也生气,一 个鸡巴小官有什么牛的。所以虽在同一个单位,两家 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电厂有子弟学校,从托儿所、小学到初中一应俱 全。初中那三年,是男孩子们*疯狂的时候,整天想 着法地折腾,不是捉弄女老师——男老师不敢捉弄, 因为生了气是真打啊——就是捉弄女同学。有一次, 钟良和几个同学捉了条菜花蛇,放在二月的课桌里, 把二月都快吓死过去了。二月打开课桌,尖叫一声往 后就倒。钟良看着形势不对,抢过去把蛇提起来一把 甩出去。二月从此以后对课桌有了恐惧感,学业陡降 ,但从此,也对钟良有了好感。二月初中毕业,父亲 托关系,让她上了电力系统内的技校。和正式考上的 学生不同,二月这样的,毕业以后学校不负责分配。
    上学期间,老杨其实也一直在想办法,想把二月转成 正式生,找了不少人,花了不少钱,但因为厂里和二 月情况类似的子弟不少,没有哪个领导敢给二月开这 个口子。毕业以后,因为明确了和钟良的恋爱关系, 老杨对女儿的心思也就淡了。二月就只能在厂里当个 临时工,检修班的工人,同样的辛苦,挣钱不到正式 工的三分之一。每次到车间领奖金的时候,二月从会 计手里接过薄薄的几张票子,一把就塞进口袋里,弄 得会计还要追着她喊,数数吧你数数Ⅱ巴,出了错不 管啊。
    钟良高中毕了业,没有考上大学,本来想着补习 一年,被他父亲老钟骂了个狗血淋头。按老钟的话说 ,也不看看咱家的坟,八辈上就没长那苗蒿;初中毕 业蛮行了,非要再上高中,三年多花了老子多少钱啊 !这三年不上学顺便找个什么事,要挣多少钱啊,里 外里白糟践了老子六年钱……这账是越算越气愤。呸 !老钟往地上吐一口,他小子有能耐,自己给自己找 工作去。钟良也就真的提了两瓶酒,寻到车队的老徐 手下,要跟老徐学开车。老徐开个破东风,负责拉厂 里烧过的粉煤灰,整天灰里来灰里去,穿行在茫茫烟 尘里。有个学徒挺好,不仅能帮他干活,还能帮着打 扫卫生。要知道老徐是厂里*邋遢的一个,他和大姑 娘小媳妇开玩笑,只要张开两手作势扑过去,就能所 向披靡,势不可当,吓倒花枝一片。二月看见老徐也 怕,想着钟良以后也成老徐那样,还不头疼死,劝过 钟良不止一次。钟良说,你想想,现在学个司机得花 多少钱?我跟老徐学,不仅不用花钱,还能挣钱呢。
    学了两年多,等到两人结婚前夕,钟良提出不跟老徐 干了,想着自己买一个货车,从煤矿给厂里拉煤,一 车煤10吨,来回四五天,除去油钱和过路费,能挣五 百多块钱呢,一个月就是两千多,一年就是两万多。
    这账算得钟良浑身发热。二月也很兴奋,要知道她父 亲当个经理,一个月也就挣一千多块钱啊。
    P4-P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