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1294

作者:何袜皮 出版社:江苏文艺
原价 ¥27.00
售价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110 件
数量
-
+
库存:18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山脚下的女人
¥33.40 | ¥49.80
那一年的爱情
¥30.70 | ¥43.80
平步青云
¥23.00 | ¥32.00
冻死在春天的爱情
¥34.30 | ¥49.00
亲爱的我在天涯等你
¥26.60 | ¥38.00
曾有一个人爱我
¥18.30 | ¥29.00
作家情事
¥30.80 | ¥46.00
云过天空你过心(上下)
¥30.90 | ¥49.80
名丽场
¥27.40 | ¥38.00
  • 商品标识:2201870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46566
  • 作者:何袜皮
  • 页数:257
  • 出版日期:2012-02-01
  • 印刷日期:2012-0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20
  • 何袜皮所著的《1294》是一个有关爱情的故事,当然,穿插着你*想看的性欲。这是一个生死难分的故事,不过,有些人你永远也杀不死。*惊悚、*虐心的民国悬案小说。从民国三十四年阴阳街1294号的那个冬夜开始说起……无望、癫狂、**的情感纠葛,人性的迷宫中寻找谋杀的真相。

    收起全部

  • 何袜皮所著的《1294》内容简介:民国三十四年,一场暴风雪打破了阴 阳街上1294号的屋顶,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随之被发现,死者是已过花甲之 年的浙江申信银行董事长董正源。刚上任的刑侦科科长王克飞和法国留学女 法医夏若生联手破案,但催情毒药和杀手动机扑朔迷离,令他们一筹莫展。 有过精神病史的董家二少声称父母死于长兄之手,究竟是疯言疯语,还是真 相? 《1294》中随着阴阳街人肉作坊被揭露,另外八具尸体浮出水面,各色 人物粉墨登场,有卖花小男孩,董家司机,青龙帮老大,国军军官,电影院 售票员……死者都和仙乐斯红舞女箬笠扯上了关系,她究竟是不是嗜血凶手 ? 就在这时,妻子萧梦向王克飞提出离婚,夏若生与他暗生情愫,更令他 的生活一团乱麻。在这个如同末日般狂欢的年代,王克飞和夏若生在人性的 迷宫中寻找着真相……

    收起全部


  • 收起全部

  • 我 1943年,我从高等警官学校毕业,经父亲的朋友推荐,在黄浦警局做了 一名警员。或许因为有熟人照应,几次大规模打击拐卖妇孺的运动,我都没 有参加,平时也极少被派上街检查户籍。多半时候,我都留在警局做些后勤 工作,或是笔录报告,闲暇时偷偷读一些《侦探》杂志上的故事,与危险沾 不上边,也颇有些无聊。
    那时候的生活就好像是我自己的贴身衣物,即便我把脸埋进去,也嗅不 到任何的味道。
    与我一起毕业的另有八名女孩,人数不及当届毕业男学员的二十分之一 ,都被分配去了各个分局谋职。没出两年,已有六人因为嫁人、搬家、 健康等原因离职,只有我和另两名还留在警局工作。
    有一次,其中一位遇见我说,她们私底下都称我为“上海*白的女警察 ”,意思是我从来不用出门去晒太阳。她又拿起我白净的手看了看,羡慕地 笑道:“你既不是当这行的料,也没有做这行的命。”我听了只好尴尬地笑 。如果我说,我的偶像是程小青笔下的霍桑,仿佛这平淡闲散的生活都会戳 穿和嘲笑我。
    1945年,抗战胜利,汪伪警局亦被解散。我想,这下倒好,我可以安心 嫁给陈凯达了。他是母亲苏州老乡的儿子,在美光火柴公司做人事经理。我 们见过三次面后,订了女昏。这并不违背我的想法,因为我并没有什么特别 的想法。当我以为自己再没有理由可以推迟成亲的日期时,我却接到意外的 通知。
    那个黄昏,父亲带回家这个消息,从他皱着的眉心看,似乎是个坏消息 。由于我之前“清晰、有条理的文书工作”,我将破例被允许以警官的身份 重新加入黄浦分局,警官一职属于政府公务员系统,收入必将有所增加。我 的目光直接跳过这些句子,落在我的新部门“刑侦科”三个字上。
    生活是多么讽刺。当我那些被侦探小说骄纵的冲动和幻想已被生活磨灭 后,我却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女警探了。
    父亲是个开明的人。他如果真要后悔,应该后悔当初答应把我送进警官 学校。我和陈凯达的婚事又推后了,因为几乎大家都默认,我结了婚就不应 再工作。我的哥哥和妹妹于1946年和1947年先后成婚。
    1945年至1948年的这三年间,我一直留在黄浦分局刑侦科工作。在那个 特殊时期,每个人都对未来一无所知,或只怀有美好的心愿。一切看似尘埃 落定,却又埋伏着随时可能爆发的转折,就像在桌面上旋转不停的骰子。即 便每个人的心底都不踏实,他们却依然尔虞我诈,争夺着并不明朗的未来。
    死亡是绕不开的话题。但我却从没有遇见一丝不漏的凶案设计,或是如霍桑 般**无缺的英雄。谋杀和侦查不过是一场在平凡人之间的智力和运气的较 量,输和赢也只是表面的结果。
    在这三年中,我见证的几桩大案比我读过的小说*为离奇和恐怖。或许 ,我该这么说,真正恐怖的并不是像底片~样牢牢印在我视网膜上的尸体, 而是我开始对身边每个人的心思失去把握,甚至于对我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 ,也不再确定。
    地狱是与你近在咫尺,却完全陌生的内心,就像黑潭,谁望下去都以为 自己的眼睛是瞎的。
    王克飞死的时候,我哭了很久,因为想到前**下班时,他深深地看了 我一会,道:“小周,我怎么看你都觉得陌生了啊?” 我送夏若生上了去美国的梅吉斯号轮船。她朝我淡淡地笑了笑,想说什 么,却似乎改变了主意,只是道:“若真想我了,就抬头看看天吧。” 我们所有人站在同一片天空下,不管相隔多远。
    在之后的大半生中,我又经历了*多的离别,*为惊险的时代,但我已 经习惯了不去做评判。因为太多的经历反而叫我爱憎不再分明,对是非也失 去了强烈的观点。我只是时常抬头看看天空,想象着你们在哪一个角落老去 。
    如今,我也老了。看着子孙们平静的生活,我心中似感满足,但偶尔, 一丝残存在意识中的刺激的气味却又会惊扰到我。有一些真相他们不关心, 也永远不会知道,这难道是幸福的必要的代价? 这曾经被封存的秘密是否如同精心保存的陈酿,终究等待着品尝的那一 天?**,其他当事人几乎已不在人间,我下决心重新揭开几桩已了结的案 件背后的秘密。在我离世之前,被掩埋的真相需要公布于世。阴阳街1294的 昙花案是其中一个,发生于我工作后的第三个月。
    这任务对我之不易,如同让我跋涉回到事发地点,用苍老的双手挖掘出 曾被我亲手掩埋的棺柩,重新审视时光的尸骸。
    我那自以为是的第三人称的记录,期待得到你们的谅解,因为它们来自 于我并不可靠的观察,当事人与我重逢时真伪难辨的自述,年迈的记忆力, 和一些可能存在的浪漫主义的想象。
    周青玲 2010.3—2011.3P1-4

    收起全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