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乡土小说

东岸纪事(上下)(精)

作者:夏商 出版社:华东师大
定 价 ¥88.00
售 价
运费 包邮
销量 20 件
数量
-
+
缺货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二月里来好春光(精)
¥21.40 | ¥32.00
种桃种李种春风(精)
¥30.20 | ¥45.00
故乡土热
¥21.40 | ¥32.00
福地(精)
¥26.70 | ¥39.80
  • 商品标识:3537817
  • 出版社:华东师大
  • ISBN:9787567543683
  • 作者:夏商
  • 页数:615
  • 出版日期:2016-05-01
  • 印刷日期:2016-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30
  • 夏商著的《东岸纪事(上下)(精)》有如风俗长卷,“散点”而又细腻生动地展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末,上海浦东开发之前的一系列情仇往事;以老浦东这个舞台,擘画了乔乔、崴崴、刀美香等一组组市井群像式的人物,勾勒他们爱欲交织、灵肉混杂的浮世人生。小说糅合了现代小说与中国古典小说的叙事技术,在情节生动铺陈的同时,每有伏笔,别具深意,充分展示了作者机敏、细密而又诙谐的写作风格。
  • 夏商著的《东岸纪事(上下)(精)》是一部百科全 书式的群像小说。故事的发生地是一个叫六里的浦东 村镇。在历史与时代的变迁中,小人物的日常生活被 彻底打破。作者用大量笔墨还原了老浦东的风土人情 ,刻画出浦东开发之前的市井百态。评论界认为《东 岸纪事》改写了上海文学版图,颠覆了外省人想象中 精致的、小资情调的、后殖民时代的上海,唤醒了其 粗鄙的、原生态的、泥沙俱下的另一面。
  • 上卷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下卷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修订版后记
  • 1 倚着六里桥破败的栏杆,看潮汐吞吐着阴霾暮色 。火烧云挂上远处的桠杈,像一些浆过的棉絮。稍近 一些,一只叼着月牙的白头翁绕梁而飞,扰乱了鸽群 的秩序。散乱的线条从屋顶的烟囱内飘出,是蝙蝠们 遁出原形的序幕。
    岸上拥满了人,黄昏充满了腥气,这是晚饭前流 言对市井的额外馈赠——白莲泾上又漂来了死尸—— 由南而北,从中汾泾顺流而下,被水草和垃圾烘托着 ,浸泡产生的鼓胀使之看上去恍如水长生果草。
    一艘闻讯赶来的小艇靠近它,两个穿橡皮工装的 男人把尸体打捞上甲板。从这里眺望,河水撕破了她 的衣裳,两颗饱满得如同哺乳期的乳房表明是一具女 尸。小艇掉头,发动机突突突响起,翻起的河水把一 起谜题带走。
    大伙三三两两离开,折回自家餐桌。虽谈不上司 空见惯,可在危险的夏天,浮尸仍不时会从惊讶的呼 喊声中冒出河面。它们大多是从黄浦江漂到这一条支 流的。弯曲的白莲泾上有不少桥梁,六里桥是其中著 名一跨。桥连接着乡镇和农村,桥堍两侧蔓延着民居 ,沿街掺杂着破墙而开的面摊和酱油店。赤膊的男人 叼着飞马牌香烟在街灯下“杀关”,穿着睡裤的主妇 们拢在一起散布小道消息。小孩们被分配到一个好差 事:挥舞打过肥皂泡的面盆粘蚊子。
    拐过一条弄堂,窗棂投射下的格子光影里,趴着 两三个少年,抓了一把盐,看一条鼻涕虫扭动,慢慢 溶成一摊黄脓。
    纳凉时分,联防队员小飞带着警察李浩来到老街 ,看他们的路径,就知道是柳道海家。崴崴看见警察 站在跟前,问道:“有事找我?”小飞道:“是啊。
    ” 崴崴屁都不吱一声就跟着走了。
    街坊在背后指指戳戳,将警察的出现和黄昏的浮 尸案联系在一起。崴崴成了杀人犯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不过让大家扫兴的是,两个钟头不到,崴崴回来了 ,还带回一个和自己酷肖的年轻人。那人一看就来自 穷乡僻壤,浑身冒着土气,途经之处留下难闻的汗味 和霉味,不知多久没洗澡,都馊了。
    除了瞎子,谁都能看出两人的血缘关系,长得太 像了。虽然那人比崴崴皮肤粗黑,显老,但那是水土 造成的,撇开这个,就是双胞胎,至少是亲兄弟。
    大家很好奇,但崴崴把门一关,想凑上来套话的 邻居只好知趣而返。
    平日里唾沫横飞的小飞这回守口如瓶,那两个钟 头里发生了什么,没溅半点唾沫星子。这让人疑窦丛 生。于是轮到混汤师傅王龙出场,作为开裆裤兄弟, 他无疑是刺探军情的*佳人选。果然,王龙用半瓶乙 级大曲灌开了小飞的嘴巴。喝到得意忘形,小飞确认 了一个事实:“那人真是崴崴的双胞胎兄弟。” 惊悚的是后面一句:“他们是刀美香被强奸后留 下的孽种。” 小飞很快为酒后失言付出代价。刀美香,也就是 崴崴的老娘。这个泼辣的傣族女人冲到联防队里,反 手就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据在场的人描绘,小飞 的左脸当场生出五个指印。待返过神来,刀美香已扬 长而去。
    被女人扇了耳光的小飞,揉着脸骂娘,并未追出 去报仇。当然这也不奇怪,小飞怵的不是刀美香,而 是崴崴。
    崴崴名声很大,从南码头到艾镇,到*远些的三 林塘,凡在道上混的,都知道有个南拳打得很好的崴 崴。那一年,还是少年的崴崴加盟一场决战,两边摆 开阵式,他“老卵”地向对方老大叫阵单挑。对方见 他个子挫矮,嘴上汗毛还没变硬,不禁一片嘘笑。他 连下三遍战书,根本无人应战。
    少年崴崴把香烟啐掉,站在一棵三人高的泡桐树 前,把手心捻了捻,断喝一声,就成了鲁智深。但见 脸色一紫,脚下的土松开了,泡桐被连根拔起。这恫 吓等于战略核**,让对手当场松了卵蛋。
    崴崴的好身手被一地下赌场老板看中,将他招入 麾下。不久,赌场间争抢客户,酿成一次火并。他的 老板杀死了对方的老板,被判死刑。初二学生柳勐崴 把一个倒霉蛋打得视网膜脱落,视力从一点五退到零 点二。这一仗奠定了崴崴的江湖地位,但也因致人重 伤,进了松江泗泾的上海市少年管教所,成了少年犯 。
    崴崴刑期一年,被勒令退学。刀美香作为监护人 ,被法院判赔受害人一千七百元。这笔巨款她当然拿 不出,柳道海借遍了邻居和同事才凑齐。
    被释放后,崴崴像变了一个人,相比那些杀气腾 腾的小毛贼,他再不轻易出手。那么多年来,他越来 越少露面,网罗了不少喽啰,幕后垂帘听政,成了一 方绿林首领。
    崴崴白天在港口机械厂当司炉工,这是柳道海帮 他找的临时工。(P5-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