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解密(精)

被翻译为33种语言,全球图书馆收藏量**的中文作品

作者:麦家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原价 ¥35.00
售价
促销

新学期新装备 满99减30 满189减60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11251 件
数量
-
+
库存:946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新品推荐
轩辕诀(3龙图骇世)
¥26.30 | ¥39.80
博莱特·法拉
¥27.40 | ¥38.00
非常囚徒
¥25.90 | ¥39.80
萍小姐的主意
¥23.60 | ¥32.80
怪物女孩(3灵魂博物馆)
¥33.60 | ¥42.00
怪屋女孩(1-3共3册)
¥80.50 | ¥115.00
阿加莎的毒药
¥27.00 | ¥38.00
地平线下的嫌疑犯
¥24.29 | ¥36.80
歌唱的沙
¥23.00 | ¥32.00
法兰柴思事件
¥31.18 | ¥38.00
真相推理师(嬗变)
¥28.10 | ¥42.00
  • 商品标识:2846595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3834
  • 作者:麦家
  • 页数:303
  • 出版日期:2014-04-01
  • 印刷日期:2014-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10
  • 解密.JPG

    收起全部

  • ★迄今为止,《解密》各简体中文版本累计销售60万册 


    ★2014年,多个版本《解密》在35个**隆重上市,并被收进英国“企鹅经典”文库 


    ★麦家*具纯文学特质的作品,因为太好读而被误读的中国当代经典小说 


    ★英美主流媒体全线好评。《经济学人》:终于出现了一部伟大的中文小说


    ★新增麦家撰写前言:答王德威教授问 


    ★全新装帧设计,具有设计感的精装版,具有收藏价值 


    ★重新编辑修订,目前内容*好简体中文版本

    收起全部

  • 人世间大多的秘密都藏在梦里,就像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活着却如同没有名字的存在。


    《解密》是一个天才与另一个天才之间的博弈,是将心灵粉碎后再重铸。一个身世多舛的数学天才荣金珍,一个类似数学家约翰·纳什般的天才人物,因为非凡的才华被招募至国家秘密单位701,破解一部极其困难的敌国密码“紫密”。


    在巨大的期待和精神危机之下,总是醉心于和疯子下棋与沉迷在梦境之中的容金珍,是否能够破解“紫密”,成为国家的英雄?


    在巨大的国家机器中,个人命运沉沉浮浮。若干年后,每个人都只剩下一个关于他们的传说,而谁也无法预测命运的轨迹……    


    收起全部

  • 麦家,作家,编剧。


    1964年出生于浙江富阳;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97年转业到成都,现居杭州。


    1986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解密》、《暗算》、《风声》、《风语》等,根据他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暗算》和电影《风声》开中国当代商业且占特情影视剧片之先河,被誉为“中国谍战小说之父”。2008年,《暗算》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解密》是麦家花费大量心血的一部作品!


    收起全部

  • 前言:答王德威教授问
    **篇 起
    第二篇 承
    第三篇 转
    第四篇 再转
    第五篇 合
    外一篇 荣金珍笔记本
    前言:答王德威教授问
    **篇 起
    第二篇 承
    第三篇 转
    第四篇 再转
    第五篇 合
    第六篇 外一篇 荣金珍笔记本

    收起全部

  • 小黎黎是第二天晌午走进梨园的,雨止了,但接连几天来的雨水已把园子浸得精湿,脚步踩在湿软的泥土上,脚印凹下去,深得要弄脏鞋帮。但眼前,小黎黎看不见一只人的脚印,树上的蜘蛛网都是空的,蜘蛛都避雨躲到了屋檐下,有的则在门前张了网,要不是烟囱正冒着烟,还有砧板上刀切的声音,他想不出这里还住有人。 


    大头虫正在切红薯,锅里滚着水,有很少的米粒像蝌蚪一样上蹿下跳着。对小黎黎的闯入,他没有惊奇,也没有愠怒,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忙自己的,好像进来的是刚出去的他爷爷或者一只狗。他的个子比老人想的要小,头也没传说的那么大,只是头盖显得有些高尖,像戴顶瓜皮帽似的—也许是因为高尖才显得不大。总之,从生相上看,小黎黎不觉得他有什么过人之处,相比之下他冷漠、沉静的神色和举止倒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有点少年老成的寡淡。屋子是一间拉通的,一眼看得见一个人起居的全部和质量,烧、吃、住都是简陋到头的,**像样的是以前药草房留下的一排药柜子,一张书桌,和一把太师椅。书桌上摊开着一卷书,是大开本的,纸张透露出古老的意味。


    小黎黎合起书看了看封面,居然是一册英文版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小黎黎放回书,疑惑地看着孩子,问: “这是你在看吗?” 大头虫点点头。
    “看不看得懂?” 大头虫又点点头。
    “是洋先生教你的?” 对方还是点点头。“你老是不开口,难道真是哑巴?”小黎黎说,声音里带点儿指责的意思,“如果是的就跟我再点个头,如果不是就对我开口说话。”为了怕他听不懂国语,小黎黎还用英语重复了这段话。 


    大头虫走到灶边,把切好的红薯倒入开水里,然后用英语回答说他不是哑巴。小黎黎又问他会不会说国语,大头虫用国语回答说会的。小黎黎笑了笑,说:“你的国语说得跟我的英语一样怪腔怪调,大概也是跟洋先生学的吧?” 大头虫又点点头。
    小黎黎说:“不要点头。” 大头虫说:“好的。” 小黎黎说:“我已多年不说英语,生疏了,所以你*好跟我说国语.” 大头虫用国语说:“好的。” 


    小黎黎走到书桌前,在太师椅上坐下,点了支烟,又问:“今年多大了?” “十二。” “除了教你看这些书,洋先生还教过你什么?” “没有了。” “难道洋先生没教你怎么圆梦?他可是出名的圆梦大师。” “教了。” “学会了吗?” “会了。” “我做了个梦,给我圆一下可以吗?” “不可以。” “为什么?” “我只给自己圆梦。” “那你给我说说看,你梦见了什么?” “ 一八七三年乘乌篷船离开铜镇去西洋拜师求学的那个人,是江南有名的大盐商容氏家族的第七代传人中的*小,名叫容自来,到了西洋后,改名叫约翰·黎黎。后来的人都说,容家人身上世袭的潮湿的盐碱味就是从这个小子手头开始剥落变味的,变成了干爽清的书香味,还有一腔救国爱国的君子意气。这当然跟他的西洋之行 是分不开的。但容家人当初推举他去西洋求学的根本目的,不是想要他来改变家族的味道,而仅仅是为了给容家老奶奶 多一个延长寿命的手段。


    老奶奶年轻时是一把生儿育女的好手,几十年间给容家添了九男七女,而且个个长大成人,事业有成,为容家的兴旺发达 立下了汗马功劳,也为她在容家无上的地位奠定了坚实基础。她的寿命因为儿孙们的拥戴而被一再延长,但活得并不轻松,尤其是在夜里,各种纷繁复杂的梦常常纠缠得她像小姑娘一样惊声怪叫,到了大白天还心有余悸的。噩梦折磨着她,满堂的儿孙和成堆的白花花的银子成了她噩梦里的装饰物,芳香的烛火时常被她尖厉的叫声惊得颤颤悠悠。


    每天早上,容家大宅院里总会请进一两个前来给老人家释梦的智识人士,时间长了,彼此间的水平高低也显山露水出 来了.在众多释梦者中,老奶奶*信服的是一个刚从西洋漂泊到铜镇的小年轻,他不但能正确无误地释读出老人家梦中经历的各种明证暗示,有时候还能预见,甚至重新设置老人梦中的人物是非。只是年轻轻的样子似乎决定他的功夫也是轻飘飘的,用老人们的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相比,释梦的功夫还算到家,但易梦之术疏漏颇多,行使起来有点鬼画符的意思,撞对就对了,撞不对就撞不对了。 具体说,对前半夜的梦还能勉强应付,对后半夜的梦 ,包括梦中之梦,简直束手无策。他自己也说,他没专门向老祖父学习这门技术,只是靠耳闻目睹有意无意地学了一点,学得业余,


    “我什么都梦见了。” “梦见过我吗?” “见过。” “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 “谁?” “容家第八代后代,生于一八八三年,排行廿一,名容小来,字东前,号泽土,人称小黎黎,乃N大学创始人老黎黎之子。一九○六年毕业于N大学数学系,一九一二年留学美国,获麻省理工大学数学硕士学位,一九二六年回N大学从教至今,现任N大学副校长、数学教授。” “对我很了解嘛。” “容家的人我都了解。” “这也是洋先生教的?” “是。” “他还教过你什么?” “没有了。” “上过学吗?” “没有。” “想上学吗?” “没想过。” 


    锅里的水又沸腾起来,热气弥漫着屋子,夹杂着食熟的香气。老人站起身来,准备去园子走走。孩子以为他要走,喊他留步,说洋先生有东西留给他。说着走到床前,从床底下摸索出一个纸包,递给他说: “老爹爹说过的,老爷要来了,就把这送给您。” “老爹爹?”老人想了想,“你是说洋先生吧?” “是。” “这是什么?”老人接过纸包。
    “老爷打开看就知道了。” 东西被几张泛黄的纸张包裹着,看起来不小,其实是虚张声势的,散开纸包,露出的是一尊可以用手握住的观音像,由白玉雕刻而成,眉心里镶着一颗暗绿的蓝宝石,仿佛是第三只眼。


    小黎黎握在手上端详着,顿时感觉到一股清爽的凉气从手心里往他周身漫溢,暗示出白玉品质的上乘。雕刻的手艺也是精湛的,而沉浸在手艺中的法度透露出的是它源远流长的历史。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件上好的藏品,把它出手利禄是匪浅的。老爷掂量着,望着孩子,沉吟道: “我与洋先生素无交道,他为何要送贵物与我?” “不知道。” “知道吧,这东西很值钱的,还是你留着吧。” “不。” “你自幼受洋先生厚爱,情同亲人,它应该是你的。” “不。” “你比我*需要它。” “不。” “莫非是洋先生怕你卖不好价钱,托我代你把它出售?” “不。” 正这么说着时,老爷的目光无意间落到外包纸上,见上面记满了演算的数字,一遍一遍的演算,好像在算一个复杂的数目。把几张纸全铺开来看,都是一样的,是一道一道的算术题。话题就这样转换了,老爷问: “洋先生还在教你算术?” “没有。” “这是谁做的?” “我。” “你在做什么?” “我在算老爹爹在世的日子??” 


    洋先生的死亡是从喉咙开始的,也许是对他一生热衷于圆梦事业的报复吧,总的说,他的一生得益于巧舌如簧的嘴巴,也祸害于这张游说于阴阳间的乌鸦嘴。在给小黎黎酝酿遗书之前,水平也是业余的。老奶奶打开一面假墙,露出一墙壁的银子,恳求他把老祖父请来,得到的回答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方面他祖父有足够 的钱财,对金银财宝早已不感兴趣,二方面他祖父也是一把高寿,远渡重洋的事情想一想都可能把他吓死。不过,西洋人还是给老奶 奶指明了一条行得通的路走,就是:派人专程去学。
      


    在真人不能屈尊亲临的情况之下,这几乎是**的出路。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在浩荡的子孙中物色一个理想的人选。这个人必须达到两个要求:一个是对老人孝顺百般,愿意 为之赴汤蹈火;二个是聪慧好学,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把复杂的释梦和易梦之术学到家,并运用自如。


    在经过再三筛选后,二十岁的小孙子容自来有点胜人一筹的意思。就这样,容自来怀里揣着西洋人写 给祖父的引荐信,肩头挑着老奶奶延年益寿的重任,日夜兼程,开始了漂洋过海、拜师求学的岁月。一个月后的一个暴风雨之夜,容自来搭乘的铁轮还在太平洋上颠簸,老奶奶却在梦中看见铁轮被飓风吞人海底,小孙子葬身鱼腹,令梦中的老人家伤心气*,并由梦中的气*引发了真正的气*,使老人一梦不醒,见了阎王爷。旅途是艰辛而漫长的,当容自来站在释梦大师前,诚恳地向他递上引荐信的同时,大师 交给他一封信,信上报的就是老奶奶去世的噩耗。


    和人相比,信走的总是捷径,捷足先登也是情理中的事。耄耋之年的大师看远来的异域人,目光像两支利箭,足以把飞鸟击落,似乎很愿意在传教的末路途中收受这个异域人为徒。但后者想的是,既然奶奶已死,学得功夫也是枉然,所以只是领了情,心里是准备择日就走的。可就在等待走的期间,他在大师所在的 园里结识了一位同乡,同乡带他听了几堂课,他走的意图就没了,因为他发现这里值得他学的东西有很多。



    收起全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