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乡土小说

第三条河岸

作者:林培源 出版社:长江文艺
原价 ¥24.80
售价
运费 满59 包邮
销量 14 件
数量
-
+
库存:12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新品推荐
二月里来好春光(精)
¥21.40 | ¥32.00
种桃种李种春风(精)
¥30.20 | ¥45.00
故乡土热
¥21.40 | ¥32.00
福地(精)
¥26.70 | ¥39.80
苍茫
¥27.40 | ¥38.00
加琅
¥34.60 | ¥48.00
哪嗬嗨
¥34.10 | ¥48.00
林中秘族
¥31.10 | ¥45.00
泥淖(上下)
¥47.60 | ¥68.00
梁氏庄园
¥28.60 | ¥55.00
  • 商品标识:2711950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70591
  • 作者:林培源
  • 页数:241
  • 出版日期:2013-12-01
  • 印刷日期:2013-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
  • 《第三条河岸》的灵感来源于巴西小说家吉马朗埃斯·罗萨的短篇《河的第三条岸》,这也是作者林培源对经典的致敬:我们独坐世界一隅,艰辛写作,是为了用写作的光,烛照自身孤独和迷茫,在时间河流的第三条岸上寻觅出口,渴望能被洗礼和安抚。
    如果你耐心读完这部短篇集,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叫“清平镇”的地方,清平镇有条清平街,清平街上的男女老幼,就生活在这里,在这里生老病死,繁衍生息;而故事的主角大部分是“少年”。他用小说去虚构丰盛,抵抗现实,以期深入岁月深处,打捞沉寂的光影。

    收起全部

  • 《第三条河岸》是林培源三易其稿、殚精竭虑推 出的一部触及灵魂深处的文集,共收录了14篇短篇小 说,涵盖了他不同时期的创作。 《第三条河岸》全书由“经典+新篇”两部分组 成:精选5篇作者最广为人知的得奖作品,包括《打 马而过的旧时光》《我的石头祖父》《最后一次“普 渡”》等,其中《打马而过的旧时光》以及《我的石 头祖父》荣膺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 等奖,《最后一次“普渡”》获2011年广东省首届高 校校园作家杯中篇小说一等奖,具有极强的代表性; 文集另选取9篇作者全新创作短篇,内容丰实,类型 多样,风格各异,但题材重点依旧是书写少年成长形 象、家庭矛盾等方面,其中《小镇生活指南》和《他 杀死了鲤鱼》已刊登于《文艺风赏》,具有极强的可 读性。

    收起全部

  • 他杀死了鲤鱼
    小镇生活指南
    尚德
    青梅
    邮差
    躺下去就好
    沉睡者
    章台柳
    打马而过的旧时光
    秦歌
    我的石头祖父
    小时的父亲
    一个青年小说家的肖像
    *后一次“普渡”
    后记 河的第三条岸

    收起全部

  • 庆喜和张寡妇吵了几次架,*凶的一次,竟然动 手打了张寡妇。张 寡妇从没被儿子打过,就是揭阳佬生前,也未打过她 。庆喜揪住张寡妇, 质问她为什么要剪刘晴头发。张寡妇没想到儿子胳膊 肘往外拐,被狐狸 精勾引了不够,还要来欺负她,越想越难过,就哭了 起来,哭声尖得像 剃刀,剃了清平街沉闷的空气。张寡妇大概不会想到 ,她的一时逞快, 会给这个家带来如此巨大的分裂。刘晴家人,上门讨 公道,张寡妇欺负 刘晴时那股狠劲,遇到她家人,一下子焉了。清平街 被一颗巨大的炸弹 炸响了,母亲摇头叹气,说张寡妇这是何苦呢?再怎 么样也不能剪人家 头发啊!父亲不同意这个看法,他教训母亲说,有嘴 说别人,无嘴说自 己,别人家的事你管得着吗? 对啊。别人家的事我们管不着,可是,清平街就 那么大,街坊邻里, 大家都关心张寡妇,她早年死了丈夫,又一手拉扯大 两个孩子,本来就 够苦的了。这次呢,庆喜和她翻脸了,女儿和她亲, 但到底是女儿,在 家里没多少发言权,几番数落庆喜,被他吼一声,顶 了回去。
    恋爱的事告吹了,刘晴变脸比变天还快,前几日 还和庆喜你侬我侬, 现在可好了,在编织袋厂当厂长秘书的刘晴把庆喜给 甩啦!不管庆喜怎 么缠她,求她,她就是不回头,她把庆喜送她的呼机 丢给庆喜,让他有 多远滚多远。
    庆喜恨透了张寡妇,如果不是她插一手,刘晴怎 么会和他分了呢? 庆喜的摩托车又坏了,这一次,修不好了,阿强 叔说,机器和人一样,使久了就要生病的。
    庆喜不相信,新买的车怎么会生病呢,他身强体 壮,也觉得摩托车 和他一样,不能缺胳膊少腿,可坏了就是坏了啊,神 仙也救不了。庆喜 苦恼,沮丧的心情如同骑不了的摩托车,眼看着大路 坦荡,无法伸展, 腿脚被绑了,走一步也难。
    而坏事紧接着就来了。
    我们清平街的人目睹了庆喜被打残的过程。打人 的,听口音是外地 的,一共有三个,人不多,下手重,一人一拳,就把 庆喜打趴在地。庆 喜清早起来,正要去池塘边早点铺吃包子喝豆浆,一 脚踏出门,就被人 拖到一边,一个踉跄,来不及看对方是谁,劈头遭了 一拳。那一拳真够 狠啊,目击者说,庆喜的头就像铜锣,手一敲,嗡嗡 响。打人的人,用 完拳头又出脚,庆喜的胸膛和脑门,伤得*重。他一 点反抗的机会也没 有,像只皮球在地上滚。皮球流血了,伤口黏了地上 的沙砾,疼得他呻 吟不止。张寡妇冲出来,像只要保护小鸡的老母鸡, 架势是有,一遇上 三个强悍的打手,立刻退缩了。她被人揪住,身子瘫 软,半跪在地上。
    母子二人受了刑罚似的,在清平街寂寥的晨光中,如 过街老鼠,瑟瑟发 抖。庆喜嘴角和睑都流血了,三个外地人,对了一眼 ,其中两个反压庆 喜的手,将他的头按下去,庆喜咒天骂地。第三个人 就去扒掉庆喜的鞋 子,左脚,再右脚,然后把随身带的刀子亮出来,用 的是宰鸡鸭鹅的手 法,手起,刀落,庆喜左脚的后脚筋,像鸡鸭鹅的脖 子,一下子就断了, 血涌出来,惨叫声把清平街从睡梦中喊醒了。
    张寡妇见此惨状,来不及喊,一下子晕了过去。
    打人的人完成了任务,什么话也不说,就走了。
    整个过程持续不到 五分钟。事后,目睹这个暴力场景的人回忆起来,形 容道,就像一场电 影那么久。他们细致描述每一个过程,不放过打人者 的表情和动作,他 们夸大其词,可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也没有人说得 出,他们为什么要打人。
    庆喜还在医院的时候,清平镇派出所的人来调查 ,问庆喜,和什么 人有过节,庆喜说,没有,我老实人一个,和谁也没 过节。派出所的人 不满意这个答案,反问道,没过节,他们为什么会打 你?庆喜摇摇头说 不知道不知道,一群疯子,疯子。
    就是这几个疯子,打完人,不留半点口信。他们 有谋而来,要给庆 喜一个教训,像蝗虫,飞来啄食了庄稼,食得颗粒不 剩,飞走了,什么 时候饿了,还会飞回来。
    清平镇派出所的人下来调查,目击者稀里哗啦说 了一堆,派出所的 人就问,打人的长什么样,记得吗?描述一下。目击 者犯晕了,当时只 顾着看,忘了看他们长相了!派出所的人做了笔录, 判定这起案件只是 寻常的打架斗殴。
    庆喜一只脚跛了,落下残疾,又寻不着仇人,又 气又恼。出院后, 他就整天窝着不出门,喝酒,骂人。他的朋友都不来 看他了,恨不得躲 得远远的。张寡妇给他买来拐杖,他不用,举起来, 把铺头的东西砸了。
    父母听闻这事,和清平街的人一样,十分震惊,他们 猜想,会不会是刘 晴一家报复,雇打手干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应该 冲着张寡妇来啊, 是张寡妇剪了刘晴头发,何况事情都过去了,该赔礼 的赔礼,该道歉的 道歉,再苦大仇深也犯不着把庆喜弄残废啊!大家猜 来猜去,*后疑点 还是落到庆喜身上,他~定在外面得罪了人,(也许 是卷了别人的钱走 路了,不然怎么有钱买摩托?)躲回来,没过上几天 好日子,仇家寻来, 就遭罪了。一定是这样的,在饭桌上,我母亲摇头叹 气,告诫我说,做 人一定要老实,吃点亏不怕,要紧是别得罪人。我说 ,庆喜哥也是老实 人啊。我妈就生气了,他老窦人,全天下都是老实人 !父亲烦了,有你 这么教儿子的吗?母亲不服气,搁下碗筷,说,一定 是这样的——像之 前无数次讨论家长里短,母亲语气笃定,下了结论。
    清平街的人现在一谈起庆喜,都改口叫拐脚喜了 ,平常得就跟喊八 仙的铁拐李一样,可庆喜不是铁拐李啊,也不是神仙 。他脚残了,摩托 车骑不了,再也跑不远了。他的朋友都不来看他,半 年过去,庆喜变了 个人,他胖了,脸上肉一坨,就像凭空长出来的一颗 肉瘤,长在清平街 的皮肤上,一走路,鼓鼓的,很是晃眼。时间一久, 渐渐接受了拐脚喜 的角色之后,他就不再闹了,安心做一个残疾人,衣 来伸手,饭来张口, 不干活,不挣钱,愁了就喝闷洒。他的头发剪短了, 胡子拉碴,目光混 浊,像两粒死鱼眼。他白天经常一瘸一拐,走到修车 铺,坐下,看别人 下棋、打牌、讲占,一窝,就是**。P36-38

    收起全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