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乡土小说

土门/贾平凹长篇小说典藏大系

作者:贾平凹 出版社:安徽文艺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新品推荐
二月里来好春光(精)
¥21.40 | ¥32.00
种桃种李种春风(精)
¥30.20 | ¥45.00
故乡土热
¥21.40 | ¥32.00
福地(精)
¥26.70 | ¥39.80
  • 商品标识:1852104
  • 出版社:安徽文艺
  • ISBN:9787539635071
  • 作者:贾平凹
  • 页数:198
  • 出版日期:2010-09-01
  • 印刷日期:2010-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0
  • 本书故事充满传奇与悲壮,一个为集体牺牲的村长竟是飞天大盗!一个侠肝义胆的汉子竟是阴阳手!以革命和自由的名义筑造专制的祭坛……这就是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中激烈反弹的氏族文化本能。于是,伴随本书的便是千年积淀的精神痛苦和抵抗漂泊的内心挣扎……
  • 《土门》围绕乡村与城市的争斗展开,讲述了一个村庄城市化的过程 。它是贾平凹长篇小说中最薄的一本,也是最有特色的一本。小说脱离了 作者一贯的排斥都市、向往乡村的情结,理智地对城市当中腐朽的生存方 式和乡村的保守心态进行了双重批判。 主人公成义是一个有魄力、踏实肯干的乡村干部,但他的思想是极为 保守的,他惧怕城市将自己生活的村子吞没,惧怕过上一种离开土地的没 有根的日子。他并没有真正思考如何处理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关系,而是用 自己的方式为保存最后一块即将被城市吸纳的土地而努力着。一方面想保 留旧有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不断地被周围的城市所同化,生活在夹缝中 的人们无疑是痛苦的,反抗的力量亦是弱小的。不论是成义最后为筹钱而 去盗兵马俑的荒唐行为,还是最后被枪毙的结局都是无法避免的。改革的 步伐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的!

  • 当阿冰被拖下来,汪地一叫,时间是一下子过去了多少岁月,我与狗 ,从此再也寻不着一种归属的感觉了。
    那时候的人群急迫地向我挤来,背负了如同排山倒海的浪,我只有弓 起脊梁去努力抗抵。倾斜了的院墙下,支撑的那根柳棍就是这样吧?老冉 收藏的博山陶鼎,以小鬼做成的鼎腿也是这样吧?五十年前的晚上,正是 风高月黑,云林爷家的老牛挣脱了缰绳来到村口,不想遇着了那只金钱豹 的,两厢就搏斗开来,豹的前爪抓住牛肩,牛头抵着了豹腹,谁也没能力 立即吃掉对方,谁却也不敢松一口气的——一夜的势均力敌——天明时便 双双累死在大石堰下。我是不行了,我真的是难以再支持,后腰发酸,胸 部胀得生疼,想到膝盖一弯就要扑倒,立即会有千只的男人脚和女人脚从 身上碾踏过去。这是谁,拎不着,也扫不动的,得连泥带土铲起来,这是 谁的肉饼呀?好了!蛮脸的警察提着警棒跑过来了!短短的腿,胶鞋的帆 布帮渗着黑的汗渍。警棒并没有举,张开的嘴又合住,只透出一条红舌头 舔了舔干裂的厚唇……人群便向后斜去。——只要有风吹过,任何小草小 木都要飘摇的。但现在,一切骚乱却未发生声响,只有着阿冰在一声汪后 又吭鸣了两下,如瘪嘴的老太太高声说过一句还要低声再嘟哝嘟哝,软沓 沓的,是无可奈何的叹息。我是多么感念这两下余音啊,不至于在一时的 寂静里*加恐怖。耸耸肩站稳在那里,眼前依旧又恢复了七月天里袅袅不 *的热线,水天一色。是的,水天一色,但远处并不是孤帆远影,广场外 一幢一幢水泥钢筋砌起来的楼房,都在热线里开始变形,弯弯扭扭,如醉 了酒的汉子。行驶而过的车,一辆一辆,软和得失去棱角,似乎随时要稀 化在那里了。四十米外的**幢的**层的谁个人家,竟会有着一个小小 的篱笆,用建筑工地废弃的脚手架的破竹竿编织,种着菜蔬,栽着几株葵 花。葵花开得金黄耀目。凡·高!我当然知道,那个割掉了自己耳朵的丑 陋荷兰人,他的油画就是这样的。他是在夏日里发疯的吗?夏日的太阳容 易使人发疯吗?范景全是曾经坐着飞机俯视了全城的,“你知道吗?”他 说,“西京是以蜘蛛的形状建的。”这广场又是蜘蛛的哪一块部位呢?广 场这么大的,学着外国的样儿,全植了草皮,但草皮并不完整,一块发绿 ,一块发黄,甚至有裸露着的肮脏的黄土,斑斑驳驳有些像爹的那颗癞疮 头。
    爹是死了,有着铜包叶的旧樟木箱里,还留着爹的工作证,原籍的一 栏是写着仁厚村三个字的。一生走遍了天南海北的铁道工,那个夏天退休 回家,一坐在门槛上,卸了帽子就往下挠,脱了袜子又往上挠,说:嗬, *美的还是咱这儿嘛!在井台上摇着辘轳把的爷爷嘿嘿地笑,娃子,你终 于晓得故乡了!爷爷把辘轳把撒了手,辘轳把哗哗哗地打旋转儿,咚地, 桶掉进井里跌成碎片。父亲是一株老树,他到底还能叶落归根,而我充其 量还只是棵弱苗子,却就要被连根拔起,甚至拔起了还要抖掉根根爪爪上 的土,干净得像是洗过一样!五年前修建这个广场,村人还热衷着把田地 翻开来,掏出下边的沙,夜夜用马车运到老城东门口去出售,高兴着可以 赚好多钱。而市长亲自为广场命名“城市广场”,在电视上讲述这个命名 有着如何从农村走向城市化的象征意义,我们是怎样的参观过,向远在外 地的亲戚们炫耀过,如炫耀我们仁厚村的菩萨庙会有明王阵鼓一样。但是 ,城市数年的扩展,在仁厚村的左边右边,建筑就如熔过来的铅水,这一 点汇着了那一点,那一点又连接了这一片,……做了一场梦似的,醒来我 们竟是西京里的人了。我们在西京里,就真的如这些可怜的丧家狗啊!瞧 呀,獒犬,圣班纳犬,秋田犬,牧羊犬,阿拉斯加雪橇犬,自得宠于人类 后就只有主人没有了家,而人是靠得住的吗,西京里靠得住吗,以至于一 纸公告颁发了无证狗的禁养令,就得遭受全城范围内的捕杀了!在水泥柱 上,狗的眼前晃动的是什么呢,是落着雪和一片片黑色松林的北海道峡谷 和辽阔的瑞士草原,还是豪华的客厅里那些闪烁的壁灯和柔软的沙发?六 月天的打着旋涡的麦浪没有了,静穆得如千手观音的柿树没有了,乌鸦再 不来报丧,喜鹊也不来叫喜,再不能提着竹篮去剜荠菜,蚂蚱在脚面上飞 溅,酸枣刺破了手指……在**,我们——人和狗都是不配有什么故乡的 ! 人群里,紧贴着我的是一位肥胖的女人,厚厚的粉脂在汗水冲刷下弄 成一个花脸,真丝的裙衣湿沓沓在身上,**暴露了那坠吊的奶子和凸起 的小腹。上了年纪的女人就是一身臭肉吗?我竭力想从她身边挤过,一抬 头,不远的那个男人还在热辣辣地盯我。他已经很久时间在盯着我了,我 瞪过他,但他还是勇敢地盯我,勇敢如苍蝇。流氓!在这么个场合还有这 份心思?我这么暗暗骂着的时候,竟也真的看见了几只绿头的苍蝇从水泥 柱上起飞,盘旋在头顶,后来一只就落在胖女人的左耳轮上。在仁厚村的 经验里,即便到野外,你怎么也寻不着苍蝇的,但只要一解手,它立即就 出现了。我和眉子去给云林爷屋里搞卫生,云林爷的*招是能用筷子在空 中夹住苍蝇,他不愿劳动我们,笑着说:“这是我养的!”苍蝇是永远在 这个世界上藏着的,这只平日又藏在城里的什么地方呢?西京是明万历年 间修建的城,如果也是养着的,嗡嗡,营营,西京城里的苍蝇就从明代一 直飞下来的吗? “喂,扯起来,胖子,扯紧绳!” “他娘的×,解不开这圈嘛!” “文明点,胖子,语言要文明哩。” “他母亲的生殖器!还真是**做的项圈!” “用刀子割断!” “嚓!” 项圈割开了,阳光下一条丝麻编织得**精美的狗绳,日地丢过来。
    我弯腰拾起,看见套环的布片上写着“德国狼犬”。我差不多已经拾到十 二条写着各种狗名的狗绳了,许多拾狗绳的人以忌妒的目光乜斜我,他们 必是认为我是女的,那个警察就以此要讨好,殊不知胖子和眉子是很熟的 ,我只是在眉子家见过他一面罢了。
    胖子眯了一只眼看我,牙齿白花花地微笑。
    “他认识你?”胖女人硬着声说。
    “我只认识他。——他是破获一一二八凶杀案的立功者呀!” “那这是名人嘛?!” 胖子应该说是名人。几个月来,西京城里到处在议论着这宗凶杀案, 人们以为家里装了护窗网、防盗门,回到家里就是*安全的了,一个画家 ,却偏偏就全家四口被人捅死在住宅楼里。街上曾经张贴着悬赏二十万元 举报线索的告示,这告示诱惑了多少人,据说举报者有过十五余例,但都 是毫无价值的一派胡说。*终在案件一筹莫展的时候,胖子审讯另一桩案 子偶尔诈出了这一案的结果。罪犯,两个吸食白粉而又没钱的街上痞子, 他们就住在画家所在单位的街的对过,且与单位的人相识,当上百人的破 案组带着警犬忙活了一月理不出头绪,他们还跑去看热闹,拍着警犬说: “这家伙肉吃得多了!”可是,其中的一名因别的偷盗被抓住,两天两夜 轮番的审讯时,他的毒瘾犯了,鼻涕眼泪流下来,浑身筛糠。胖子拿着白 粉,说:“你要交代了,给你吸!”白粉给他吸了。“你知道这白粉多少 钱吗?”“多少钱?”“二十万!”他说,“二十万我要送你呢!”胖子 还没有醒悟过来。“我现在瘾越来越大了,可我没钱买白粉,就是有钱, 货也越来越难买,而且还常是假货,我恨死这些做假的!”他咬响着一阵 牙齿,叫着胖哥,就哼哼地笑了两声。“我感谢你还能给我白粉吸!但我 不想活啦,真的,不活啦!小弟要学雷锋,让你立个功呀!”于是交待他 们如何制造了一一二八凶杀案。这罪犯或许已决定要死,一切都无所谓, 或许是白粉的作用,他交待杀人经过时简直是在炫耀:带了两把刀子,***刀斜着从熟睡儿子的下身送进来,抽也没有抽,那一根肉却断下来在地 板上蹦跶。女儿被捅死在小房门口。听到响动,画家从另一问房子出来, 大裤衩,一只赤脚,一只脚穿了拖鞋,他们就抱在了一起厮打,还是另一 位抓着砚台砸了画家的头,他才补了一刀在小腹上,让肠子咕嘟流出来。
    然后,刀逼了主妇交钱,她不交,刀尖剜进每一个关节处转着搅……“我 这是**次杀人,胖哥,杀了那老女人我就瘫在地上,汗把毛衣毛裤全湿 透了。就在这时,我看见了一条狗,是条土狗。这土狗长得真是漂亮!它 原来一直在厕所门口目睹着,差不多吓呆了。我说,你全看见了?你这漂 亮的狗!举了刀向它扑去,它却钻进了另一间屋子,竟能用身子撞关了门 ,又大声吠叫。我们才匆忙开了大门跑了。”交待出的情况与现场吻合, 但庞大的破案组一直认为凶手是一人,是职业杀手,怎么会相信竟是眼前 这么个不足一米六的瘦弱男人?随后抓获了所提供的另一同案犯,两人交 代一致,此案才被定下来。胖子就成了破案*大的功臣了。胖子真是个幸 运的人,他将杀人犯送上了刑场,杀人犯却送他二十万元——杀人犯或许 前世是欠着了这笔巨款哩!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