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中国通史

鲍勃·迪伦编年史(精)

预计10月21日到货 《编年史》是美国传奇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历时三年在打字机上亲手敲出来的回忆录,记录了自己生命中种种非凡的时刻

作者:(美)鲍勃·迪伦|译者:徐振锋//吴宏凯 出版社:河南大学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商品标识:3148691
  • 出版社:河南大学
  • ISBN:9787564917586
  • 作者:(美)鲍勃·迪伦|译者:徐振锋//吴宏凯
  • 页数:294
  • 出版日期:2015-02-01
  • 印刷日期:2015-0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
  • 鲍勃?迪伦是美国民谣歌手、音乐家、诗人,对当代流行文化影响深远,并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鲍勃·迪伦编年史(精)》记录了他签约哥伦比亚,遭遇创作瓶颈,家庭生活片段,点燃灵感火花,打破界限等一系列生命中重要时刻的事情,将那逝去的黄金年代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 《鲍勃·迪伦编年史(精)》是美国传奇民谣歌手 鲍勃·迪伦历时三年在打字机上亲手敲出来的回忆录 ,记录了自己生命中种种非凡的时刻——初到纽约, 签约哥伦比亚,遭遇创作瓶颈,家庭生活片段,点燃 灵感火花,打破界限……这位民谣诗人用热情、怜悯 和深邃的目光回顾了往昔岁月,将那逝去的黄金年代 一幕幕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 1 记下得分
    2 失落之地
    3 新的早晨
    4 喔,仁慈
    5 冰河
    出版后记
  • 经常会有些类似乞讨者的人来骚扰弗雷德,要求 上台表演。他们中*悲哀的一个家伙叫屠夫比利。这 人就像是从噩梦里走出来的。他只唱一首歌——《高 跟运动鞋》,他喜欢这首歌就像吸毒上了瘾。弗雷德 通常会让他在白天的某个时候表演,都是没有客人的 时候。比利每一次唱之前都会说“这是给你们所有妞 的”。屠夫总是穿一件小得可怜的外套,扣子紧紧地 扣在胸前。他有点神经质,他过去曾在贝尔沃医院穿 过约束衣,还在牢房里把被褥给烧了。各种各样不幸 的经历都曾找上过比利。他和周围所有的人都处得不 好。尽管他唱起那首歌还真挺好的。
    另一个出名的家伙总穿着牧师的外套和带铃铛的 红皮靴子,讲述歪曲了的圣经故事。“月亮狗”也来 这里表演。“月亮狗”是一个盲诗人,大部分时间住 在街上。他头戴一顶维京头盔,身披一条毯子,脚蹬 一双高筒毛靴。“月亮狗”吟诵独白,吹奏竹笛和口 哨。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四十二街表演。
    在这里我*喜欢的歌手是凯伦·达尔顿(Karen Dalton)。她是个高个子的白人布鲁斯歌手和吉他手 ,质朴,瘦削,性感。其实我以前见过她,那是去年 夏天在丹佛郊区的一个山道小镇,我在一家民谣俱乐 部里遇见了她。卡伦的嗓音像比莉·霍莉黛,弹起吉 他则像吉米·李德(Jimmy Reed),几乎一模一样。我 和她合唱过几次。
    弗雷德总是试图让大多数艺人都能上场表演,所 以他也尽量表现得圆滑。有时这地方会不可思议地空 荡荡,有时会半满,然后毫无来由的,人一下子就挤 满了,连外面都排着队。弗雷德是这里的主角,吸引 顾客主要看点,他的名字写在门口的遮檐上,所以也 许许多人都是来看他的。我不知道。他弹着一把大号 民谣吉他,击打着琴,奏出尖锐激烈的节奏——一支 一个人的乐队,一把震撼的嗓音。他唱着凶猛的囚歌 并把观众的情绪刺激到疯狂。我听到过一些关于他的 故事,说他曾是个游荡的水手,在佛罗里达藏着一艘 小艇,还说他是一个地下警察,与娼妓交友,并有一 段黑暗的过去。他曾去过纳什维尔,留下一些他写的 歌,然后来到纽约避风头,等待着一些事被人淡忘并 挣个盆满钵盈。无论如何,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故 事。他看上去好像没什么渴望。我们俩很合拍,从不 谈私事。他跟我很像,礼貌但不过分友好,每**结 束时会给我些零钱,说“拿着……能躲开麻烦”。
    但是,跟他一起工作*好的部分还是跟吃有关— —就是所有那些我吃过的炸薯条和汉堡。**的某个 时候,我和小蒂姆会到厨房里晃悠。厨师诺伯特通常 会有一个油腻腻的汉堡等着我们。或者他会让我们消 灭一罐猪肉、豆子或一盘意大利面。诺伯特是个结巴 。他围一条沾着番茄汁的围裙,有一张满脸横肉、饱 经风霜的脸,肉鼓鼓的脸颊,脸上的疤像被爪子抓过 留下的痕迹。他自以为是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存钱 就为了能有天去意大利的维罗纳瞻仰罗密欧和朱丽叶 的墓。这厨房就像一个在悬崖峭壁里凿出的洞穴。
    **下午我正在厨房里,将牛奶壶里的可乐倒进 杯子,听见收音机里传出一个很酷的声音。里奇·纳 尔逊(Ricky Nelson)在唱他的新歌,《人在旅途》 (Travelin’Man)。里奇有一种温柔的气质,那种伴 着快节奏低声哼唱的方式,还有他嗓音的音色。和其 他那些十几岁的偶像不同,他有一个出色的吉他手, 弹起吉他来就像是小酒馆(honky-tonk)英雄和谷仓舞 会提琴手的结合体。纳尔逊从来不是一个大胆的创新 者,不像那些唱起歌来就像是在驾驶燃烧的船的早期 歌手。他不会*望地歌唱,造成很大的破坏,所以你 *不会把他错当成一个萨满教徒。感觉上他的耐力从 未被推到极限,但这并不重要。他唱起歌来冷静而稳 定,就好像站在风暴的中央,任由人们在他的身边飞 来飞去。他的嗓音有一种神秘感,能让你陷入某种情 绪里。
    我曾是里奇的忠实歌迷,现在也仍旧喜欢他,但 那种音乐已经在淘汰的边缘。它不再有任何意义。那 种东西是没有将来的。那**是一个错误。没有错的 是比利·莱昂斯(BillyLyons)的鬼魂,拔倒大山,在 “东开罗”(East Cairo)和“黑贝蒂”(Black Betty)砰哔榔的歌声中徘徊。这不是错误。这就是正 在发生的音乐,能让你对惯常接受的现实提出疑问, 能够带着破碎的心丢弃美丽的风景,它拥有精神力量 。里奇,像往常一样,唱着过时的歌词。那些也许只 为他而写的歌词。但我一直觉得同他有某种联系。我 们同一年龄,可能喜欢一样的东西,都属于同一时代 ,虽然我们的生活经历是如此不同,他在西部的家庭 电视节目里长大。就好像他在瓦尔登湖出生长大,那 儿一切都让人满意,而我则来自恶魔般的黑暗丛林, 同样是森林,只是用不同的方式来看待事物。里奇的 才华对我来说是**接近的。我感觉我们有很多共同 点。几年后,他将录一些我的歌,唱起来像是他自己 的歌,像是他自己写的一样。大概十年后,里奇甚至 会因为改变了他原有的音乐方向而在台上被嘘。我们 俩确实有很多共同点。
    我站在Wha?咖啡馆的厨房里听那舒缓单调的演 唱时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我只知道里奇还在出唱片, 而这是我也想做的事。我想象着自己能为“民谣之路 ”(Folkways Records)录唱片。那是我渴望的唱片厂 牌。那是推出了所有伟大唱片的厂牌。
    里奇的歌结束了,我把吃剩下的炸薯条给了小蒂 姆,走回外间看看弗雷德在干什么。我有一次问弗雷 德有没有出过什么唱片,他说:“那不是我的游戏。
    ”弗雷德把黑暗当作一种有力的音乐**,但即使他 有技巧和力量,作为一个表演者他还缺了点什么。我 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当我看见戴夫·范·容克的时候 我就明白了。
    P12-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