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校园

陪你到青春散场

八月长安真挚作序,青春梦想和感动,10篇散文166张图片,摄影师暴暴蓝写给每个人的青春纪念册。

作者:暴暴蓝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商品标识:3292594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81047
  • 作者:暴暴蓝
  • 页数:256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印刷日期:2015-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13
  • 1.八月长安真挚作序:假乐观是可怕的,他(暴暴蓝)是真期待,期待着明天再见,期待着大家还会有*好的未来在发生,期待每一段别离都不是结局。带着这种信任和温暖去写人、写人世,是可贵而无法模仿的。
    2.青春摄影师暴暴蓝首部文集+摄影集,10个故事,166张图片,写给每个人的青春记忆。
    3. 暴暴蓝,***知名青春文艺摄影师,《*小说》《文艺风赏》《青年视觉》《风尚志》《花火》等一线杂志当红摄影师;张皓宸、八月长安、PANO、陈晨、文子、浩森等好友&御用摄影;他的摄影作品红遍网络,他的文章和他的摄影一般细腻,又走入人心。
    4.**收录暴暴蓝经典摄影作品,*有八月长安、张皓宸、文子、浩森等人写真收录。全彩印刷,图文并茂,精致开本,锁线装订,适合所有青春人群和女生阅读的治愈之作。

  • 暴暴蓝编著的《陪你到青春散场》是一部写给每 个人的青春纪念册。 10个关于青春和怀念的故事,166张凝聚时光的 青春纪念照,生命中有很多人陪你一起长大,但能够 陪你到青春最后的人却是少数。那些散落在青春里的 记忆,被一笔笔描写下来,那些瞬间绽放的青春故事 ,被一张张凝固时刻。梦想、亲情、友情、爱情,校 园、社会,跨越数十年光阴,书写那些难以忘记的青 春故事。 愿我们的青春永不散场。愿你的笑容永远停留在 最美的瞬间。愿所有的美好故事都不会有结局。愿所 有值得纪念的事情,都会被人写下。愿这本书,能让 你想起关于青春的一切。 因为那些年少轻狂时的不完美和遗憾,我们的青 春岁月才变得生动起来。 一部写给每个人的青春纪念册。 10个关于青春和怀念的故事,166张凝聚时光的青春纪念照,生命中有很多人陪你一起长大,但能够陪你到青春最后的人却是少数。那些散落在青春里的记忆,被一笔笔描写下来,那些瞬间绽放的青春故事,被一张张凝固时刻。梦想、亲情、友情、爱情,校园、社会,跨越数十年光阴,书写那些难以忘记的青春故事。 愿我们的青春永不散场。愿你的笑容永远停留在最美的瞬间。愿所有的美好故事都不会有结局。愿所有值得纪念的事情,都会被人写下。愿这本书,能让你想起关于青春的一切。 因为那些年少轻狂时的不完美和遗憾,我们的青春岁月才变得生动起来。
  • 暴暴蓝 85后 双鱼座 常住沈阳 北京 爱好 音乐 电影 旅行 游泳 国内最知名青春文艺摄影师之一,作品散见于《最小说》《文艺风赏》《青年视觉》《风尚志》《花火》等杂志。 新浪微博 @摄影师暴暴蓝
  • 青春散场
    生日礼物
    *好的夏天
    野孩子
    情书
    给你的海
    南国的孩子
    陪你变老
    If I Could See You Again
    碎片
    一期一会
    钴蓝舞步
    迷雾森林
    风声与少年
    空气男孩
    他,她
    他她
    后记
    序 如果你现在 启程赶过去
    青春散场
    生日礼物
    *好的夏天
    野孩子
    情书
    给你的海
    南国的孩子
    陪你变老
    If I Could See You Again
    碎片
    一期一会
    钴蓝舞步
    迷雾森林
    风声与少年
    空气男孩
    他,她
    他她
    后记
  • 生日礼物 在我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沈阳下了一场大雪,那 天正好是我的十九岁生日。
    北方城市冬天下雪本是寻常事,可那年的那场雪 却不一样。在我的记忆里,从没见过这样的大雪,大 得足够掩埋一整座城。那天,是2007年3月4日。
    雪整整下了**一夜,全城高速公路封闭,机场 和火车站也全部都停运了。中心气象台分别于4日上 午和傍晚两次发布红色雪灾预警信号,电台新闻和手 机短信里反复推送着关于大雪会带来的人身安全隐患 问题。因为路上积雪过厚,造成了严重的交通瘫痪, 所有学校和单位放假三天。对于一个高三的学生来说 ,这真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差不多晚上八点的时候,我接到H发来的短信。
    “生日快乐!你在哪儿?”他问我。
    “在家里做题,不然还能去哪儿。”看着桌子上 厚厚的一沓卷子和那些一直解不开的公式,我惨淡地 笑了笑。
    “要不要出来玩儿?反正明天也不上学,找个地 方帮你庆生,生日还是要过的啊!” 我说好,然后穿上羽绒服,揣着一台只有三百万 像素的小卡片机出门了。
    街上的积雪足足半米多深,这样的大雪在北方的 冬天也是罕见的。远远地望过去,只有马路尽头的红 绿灯依旧固执地变换着颜色,这场风雪**跟它们无 关。
    没有一辆车经过,我干脆就躺倒在马路中央,偌 大的南京街静得只听见我一个人厚重的呼吸声。哈口 气,眼镜上迅速起了一层雾。因为大雪瘫痪了的城市 ,在我眼里却格外美好。我闭着眼睛对着天空按快门 ,相机里留下的全都是落雪在暖黄的路灯下形成的亮 斑。
    H是我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他家离我家只隔一 条马路。他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我,打电话来问我在哪 儿。我说,你看你的左手边啊,我已经埋在雪里啦。
    我没有起身,抬了抬胳膊朝他挥了挥手。
    我俩沿着有路灯的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这场雪 没有一点儿要停下来的意思,走一会儿就不得不停下 来拍一拍身上的落雪。北风冷得像刀子,吹得脸颊一 阵阵地疼。
    H把他的帽子递给我:“这个给你,就当是生日 礼物了。”一顶阿迪达斯的棉线帽。
    他问我:“马上就高考了,复习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越复习越糊涂,可能我天生就不 是学习的料吧。” “瞎说,是你自己不用心吧,要真不是学习的料 ,怎么考上省重点高中的。” “高中的课程毕竟和初中不一样,不是靠小聪明 突击突击就能应付得来的,我现在对高考是**没信 心了。你倒是好啊,考上了飞行员,**不用理会高 序 如果你现在 启程赶过去 八月长安 我还记得我**次拍“艺术照”的情景。
    大约从八十年代末开始,影楼艺术照忽然风靡大江南北,男女老少纷纷在粗糙的背景板下,拍出雷同的造型和姿态。小女孩们的服装头饰大多来自当红电视剧,比如梳着双丫髻的黄衫小丫头,比如戴着黑面纱的摩登女郎,比如高高拈起水晶球凝神打量的苏妲己…… 我上小学前,也曾懵懂地被老妈拎进一个幽暗的小房间,被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姨指挥着凹造型,将上述各色女子演了个遍。在两套造型的间隙,我妈叹着气跟摄影大姨说,你看,人家的孩子都会自己摆造型,她就杵在那儿,跟截木头似的! 私底下我也是每天披着床单,对着晾衣杆喊“相公”的堂堂白娘子啊!很灵动的好吗! 谁能想到,面对镜头时,会僵硬得像匹诺曹。
    这好像一个诅咒,之后我就再也不会照相了。我爸妈也不是热衷于“记录生活点滴”的文艺青年,于是我成长过程中留影**少,除了同学集体出游时候的几张合影,小学到高中,只有一片遗憾的空白。
    到了大学,我掌握了一手**的拍照技能:搞怪扮丑。南京扮铜像,平遥耍大刀,博大家一笑,用翻白眼吐舌头来避免面对镜头时那种不可控的僵硬和尴尬,反而收获了女同学们的喜爱——试问谁不愿意和这种傻帽一起拍美美的照片呢? 终结这种丑照的是暴暴蓝。
    大约两年前,编辑跟我说,你都没有一张正经能用的宣传照片,赶紧让暴暴蓝给你拍一套吧——起初我是拒*的。毕竟我是一个很有自尊的女作者,怎么能对着一个男生搔首弄姿呢?他长得丑点也就算了,居然还挺好看的(此处为客套)。
    记得当时是在北京某胡同里的小咖啡馆,老板娘养了许多花,兴致来了也会扎一束,或卖或送。谢天谢地当时除了我们一行人之外没有别的客人,但即便如此,我也紧张得不行,何况拍照全程,我编辑都摆着一张天然嘲讽脸在一旁看热闹,那种小时候拍艺术照的尴尬感再次充满全身。
    是的,我很害怕被别人看,很怕摆pose,很怕被笑话,有社交恐惧症,玻璃心,自知之明过度充盈,知道自己哪里丑,又担心刻意遮掩太矫情,你拿着镜头对着我,说放松点,放松点,放松点——这对我来说等于放屁。
    他没说。他只是按快门,咔嚓咔嚓,偶尔提醒一下,头抬一点点,下巴收一点……奇妙的是,随着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这些躁动的焦虑被安抚下来。也许正是因为,他没有去刻意关照被拍摄的人的心情,而是忙于他自己的观察与发现。我依然在做作地伸长腿、抱膝、闭眼浅笑,但不再觉得自己可笑,就当自己是在考了。”我叹了口气。
    谈到高考,我有些心烦,或许H说的是对的,我 花费了太多时间去弄一些有的没的,并乐在其中。只 是在学生时代,一个学习不好的孩子,其他别的方面 再突出,在老师和长辈眼里也不过是些不务正业的歪 门邪道罢了。
    我想起初二的那年,我拿了全市中学生业余绘画 比赛的二等奖。那晚,我兴奋地回到家里把奖状拿给 父母看,期待得到他们的赞许,可*后听到的也不过 是淡淡的一句“还是把心思多花在功课上面吧。” 他们的语气里分明是带着一些不屑和责怪的。
    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呢?就像是一场热闹的皮 影戏,我在台上咿咿呀呀地舞着,直到大幕落下灯光 亮起,放眼望去,才发现台下空无一人。
    那种感觉,叫作徒劳。
    我当晚就撕了那张奖状,连同所有画笔和颜料都 扔到了垃圾箱里,心里一点儿都不觉得可惜。只是那 张画我没舍得扔,一直保留到了现在。画面里是晴朗 日照下的一片海,一个戴眼镜的少年躺在鲸鱼的后背 上安静地发着呆。那个少年就是我。
    我和H一前一后地走着,雪越下越大,整个城市 雾蒙蒙的一片,分不清方向。马路上随处可见一些抛 锚的巴士和轿车,横七竖八地停着,车主早就不见了 人影。在下个路口,经过一个中年男人,一个人费力 地推着陷在雪里的车,我俩赶紧过去帮忙。三个人使 劲儿推着,车却是丝毫未动,*后只得放弃。他谢过 我们,打了通电话懊恼地讲了些什么后就走远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慌乱了整座城市。H说,不 知道今晚该有多少人回不去家呢。
    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 里却是格外安静。
    拐过一条街,远远地看到了一家装潢还不错的咖 啡店还未打烊。我俩像是获救了一样跑了进去,店门 前的风铃哗啦啦地响起来。
    坐下,看到菜单,我俩都吓了一跳,翻遍兜里的 零钱凑在一起才勉强够买一壶*便宜的茉莉花奶茶。
    对于学生来说,来这种地方消费的确是一件**的事 儿。
    这时的店里只剩一个女店长和一个正在弹钢琴的 男生。女店长送来两份元宵,对我们说:“**是元 宵节,叉下大雪,本来以为不会有客人了,我们都准 备提前打烊了。” H对她说,**我的生目,我们出来庆祝。
    然后,她笑着对我说了句生日快乐。
    这是我那天听到的第二旬生日快乐。
    钢琴旁的那个男生一直没有讲话,一个人自顾自 地弹着即兴Jazz(爵士)。钢琴旁放着一把吉他。
    我走上前去问他:“我可以借来弹一下吗?” P11-14 拍提线木偶的产品照,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过程中暴暴蓝先生一直在重复的就是“太美了”这三个字。“头抬一点?哎太美了太美了。”“眼睛闭上?哎这张太美了太美了。”“把脸侧过去?哎这个角度太美了太美了……” 我当时闭着眼睛,耳朵都烧起来了,简直太羞耻了!理智告诉我,这也是**的摄影师的工作经验,你就是让他拍头猪,他也能一边按快门一边给人家批发赞美,都不走心的,放下相机,转身就可以跟别人说,我昨天拍的那傻逼…… 直到很久以后。
    暴暴蓝来青岛玩。在海洋馆看见海狗,他说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海边傍晚忽然升腾起漫天大雾,他说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连饭馆服务员往铁锅里倒了一盆活海鲜…… 暴暴蓝,你说清楚,我、海狗、海鲜,到底谁比较美。
    原来暴暴蓝是走心的。因为他看什么都美。
    确切地说,他能从万事万物中发现美。他就像个小孩,一切都让他惊讶。他跟所有我避之不及的陌生人攀谈,抓拍一切在我眼里司空见惯的东西,却能让他们和它们绽放出几许不同。
    这句话像是某种陈词滥调。
    珍惜生活点滴,发现身边的美,已经是大家不屑于讲的道理了。我们都会珍惜生活,吃饭前先拍照发朋友圈,穿了新衣服也拍照发朋友圈,近郊自驾游看到一只农家走地鸡,同样记得先拍朋友圈。
    形式终于吞没了内容,他人的生活和自己的生活一起排列在timeline之中,被记录,也**被敷衍。
    然而发现和珍惜并不是用格言激励就能培养起来的生活习惯。它是对世界、对他人的兴趣,是探索的欲望和聆听的耐心,是无法抑制的好奇,是本能也是天赋。麻木的人从小便抱着成见去看世界,而暴暴蓝同学,到老了也看啥都美。
    他的天性中,拥有抵抗时间与庸常侵蚀的能力。
    我还记得两年前,当我在邮箱中收到暴暴蓝拍的咖啡店捧花少女系列照片时,痴迷地对着屏幕看了许久。他并没有如约把我PS成高圆圆,优点还是那些优点,缺陷也还是那些缺陷,连尴尬都还是那些尴尬。
    他拍的就是我,却比真正的我美丽很多。或许就是以为那一点好奇,一点耐心,一点欣赏。仿佛对所有人都知之甚多,能透过他人的眼睛,看到对方心中那面魔镜中的影像,分毫不差。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镜头温柔,笔触也温柔。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