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活着/余华作品

余华经典著作,以一种渗透的表现手法完成了一次对生命意义的哲学追问

作者:余华 出版社:作家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新品推荐
女心理师
¥25.80 | ¥38.00
守拙集/政协委员文库
¥35.80 | ¥49.00
西藏文学
¥31.20 | ¥48.00
  • 商品标识:2353163
  • 出版社:作家
  • ISBN:9787506365437
  • 作者:余华
  • 页数:191
  • 出版日期:2012-08-01
  • 印刷日期:2012-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3
  • 印次:28
  • 字数:136
  • 1.jpg

  • 《活着》是一篇读起来让人感到沉重的小说。那种只有阖上书本才会感到的隐隐不快,并不是由作品提供的故事的残酷造成的。


    毕竟,作品中的亡家,丧妻,失女以及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故事并不具备轰动性。同时,余华也不是一个具有很强煽动能力的作家,实际上,渲染这样的表达方式是余华一直所不屑的。余华所崇尚的只是叙述,用一种近乎冰冷的笔调娓娓叙说一些其实并不正常的故事。而所有的情绪就是在这种娓娓叙说的过程中中悄悄侵入读者的阅读。


    这样说来,《活着》以一种渗透的表现手法完成了一次对生命意义的哲学追问。

  • 《活着》是一部充满血泪的小说。余华通过一位中国农民的苦难生活 讲述了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难;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绝望 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    


    《活着》这部小说荣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最高奖项(1998年 ),台湾《中国时报》10本好书奖(1994年),香港“博益”15本好书奖 (1990年);并入选香港《亚洲周刊》评选的“20世纪中文小说百年百强” ;入选中国百位批评家和文学编辑评选的“九十年代最有影响的10部作品 ”。

  • 余华,1960年4月3日生于浙江杭州,3岁时随父母迁至海盐,在海盐读完小学和中学。


    曾经从事过5年的牙医工作,1983年开始写作,已经完成长篇小说4部,中短篇小说集6部,随笔集3部,其作品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近三十个国家出版。


    曾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法国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2005年)、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年)等。

  • 中文版自序
    韩文版自序
    日文版自序
    英文版自序
    麦田新版自序
    活着
    外文版评论摘要

  •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 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农村。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树下,我毫无顾忌地拿起积满茶垢的茶碗舀水喝,还把自己的水壶灌满,与田里干活的男人说上几句废话,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窃窃私笑里扬长 而去。我曾经和一位守着瓜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个下午,这是我有生以来 瓜吃得*多的一次,当我站起来告辞时,突然发现自己像个孕妇一样步履 艰难了。然后我与一位当上了祖母的女人坐在门槛上,她编着草鞋为我唱 了一支《十月怀胎》。


    我*喜欢的是傍晚来到时,坐在农民的屋前,看着 他们将提上的井水泼在地上,压住蒸腾的尘土,夕阳的光芒在树梢上照射 下来,拿一把他们递过来的扇子,尝尝他们的盐一样咸的咸菜,看看几个 年轻女人,和男人们说着话。我头戴宽边草帽,脚上穿着拖鞋,一条毛巾挂在身后的皮带上,让它 像尾巴似的拍打着我的屁股。我整日张大嘴巴打着哈欠,散漫地走在田间 小道上,我的拖鞋吧嗒吧嗒,把那些小道弄得尘土飞扬,仿佛是车轮滚滚 而过时的情景。
       



    我到处游荡,已经弄不清楚哪些村庄我曾经去过,哪些我没有去过。
    我走近一个村子时,常会听到孩子的喊叫:“那个老打哈欠的人又来啦。”于是村里人就知道那个会讲荤故事会唱酸曲的人又来了。其实所有的 荤故事所有的酸曲都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我知道他们全部的兴趣在什么地方,自然这也是我的兴趣。我曾经遇到一个哭泣的老人,他鼻青脸肿地 坐在田埂上,满腹的悲哀使他变得十分激动,看到我走来他仰起脸哭声* 为响亮。我问他是谁把他打成这样的?


    他用手指挖着裤管上的泥巴,愤怒地告诉我是他那不孝的儿子,当我再问为何打他时,他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了,我就立刻知道他准是对儿媳干了偷鸡摸狗的勾当。还有一个晚上我打 着手电赶夜路时,在一口池塘旁照到了两段赤裸的身体,一段压在另一段 上面,我照着的时候两段身体纹丝不动,只是有一只手在大腿上轻轻搔痒 ,我赶紧熄灭手电离去。在农忙的一个中午,我走进一家敞开大门的房屋 去找水喝,一个穿短裤的男人神色慌张地挡住了我,把我引到井旁,殷勤 地替我打上来一桶水,随后又像耗子一样蹿进了屋里。这样的事我屡见不 鲜,差不多和我听到的歌谣一样多,当我望着到处都充满绿色的土地时, 我就会进一步明白庄稼为何长得如此旺盛。显示全部信息活着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 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 光充斥的农村。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 埂的树下,我毫无顾忌地拿起积满茶垢的茶碗舀水喝,还把自己的水壶灌 满,与田里干活的男人说上几句废话,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窃窃私笑里扬长 而去。


    我曾经和一位守着瓜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个下午,这是我有生以来 瓜吃得*多的一次,当我站起来告辞时,突然发现自己像个孕妇一样步履 艰难了。然后我与一位当上了祖母的女人坐在门槛上,她编着草鞋为我唱 了一支《十月怀胎》。我*喜欢的是傍晚来到时,坐在农民的屋前,看着 他们将提上的井水泼在地上,压住蒸腾的尘土,夕阳的光芒在树梢上照射 下来,拿一把他们递过来的扇子,尝尝他们的盐一样咸的咸菜,看看几个 年轻女人,和男人们说着话。
       


    我头戴宽边草帽,脚上穿着拖鞋,一条毛巾挂在身后的皮带上,让它 像尾巴似的拍打着我的屁股。我整日张大嘴巴打着哈欠,散漫地走在田间 小道上,我的拖鞋吧嗒吧嗒,把那些小道弄得尘土飞扬,仿佛是车轮滚滚 而过时的情景。我到处游荡,已经弄不清楚哪些村庄我曾经去过,哪些我没有去过。
    我走近一个村子时,常会听到孩子的喊叫:“那个老打哈欠的人又来啦。”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